因為疫情很長時間沒有閉關了,積累的“困惑”也一直無法找到化解之策,雖然一直在反思,有時也感覺快找到答案了,但又被“雜念”“仇恨”“貪念”“焦慮”給帶偏了……以至於常常感覺無話可說。
近段時間微博發得少了,發的也多是無話找話[允悲]。
做投資、做企業、做教育……最難的是做教育,最最難的是做投資教育,因為沒人希望被教育,尤其是有點錢的成年人。
市場上的投資教育多是知識技能(技巧)教育,不成體系,幾乎所有教育機構的最終目的都不是為了幫助投資者,而是為了自身的利益,所以,迎合投資者就成了他們的生存手段,而迎合投資者只能助長投資者的劣根性。
我不想迎合投資者,只想真的能幫到投資者……如何破局?
廣州是個神奇的城市,周末廣州之行希望可以幫我找到答案。

更多股票投資名人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