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汗毛都豎起來了//@荀夜羽:打穿真實結局是你在車上睡著了,醒了之後發現自己好像躺在一個破舊的老屋里,你吃了一驚,但馬上發現男朋友躺在你身邊抱著你睡著,你松了口氣想摸摸他的臉,一抬手,鎖鏈一響……

我要是寫個中式恐怖遊戲腳本,我就寫女主角和男朋友,跟男朋友的好兄弟A去A的農村老家玩,順便幫A搬家。到了了解到A家還有七八個兄弟姐妹。A的父親是個笑容憨厚的農村漢子,但A家的豬圈里有住過人的痕跡、還有一條令人在意的鐵鏈子。不僅如此,整個村空了七八成,剩下的幾家也都在搬家,人們像是提前感受到災害而躁動不安的動物,可詢問下來,大家都是因為個人原因離開故鄉。
女主角一路上有很多提問選項,每次都問到疑點,才能可能打出逃生結局,比如聽說A有豬崽一樣多的兄弟得感到疑惑、沒見到A的母親和遺照得覺得有問題等。
夜色降臨,看起來普通平靜的村莊開始彌漫不詳的氣息,A和他的兄弟以及父親變得惶惶不安,他們提醒主角,一定要關好門窗,夜里不要離開房間。
半夜,慘叫響起。
這個村子里似乎有鬼,又或許有什麼擇人而食的野獸。
A家的人一個又一個慘死,連主角和男朋友也多次遭遇危險、被襲擊。
主角幾次跟“鬼”面對面,判斷出她是一個穿深色衣服的女性,她力大無窮、痛下殺手、冷血無情,而且很古怪——她沒有牙齒。
各種線索接連浮現,主角可以選擇單純地對抗“鬼”,又或者一邊對抗一邊調查。
不調查一定會死。只看到眼前的憤怒與仇恨卻忽視仇恨產生的原因,結局就是在仇恨和對抗中稀里糊凃地死掉。
如果選擇調查,主角最終會發現,這些村民嘴里的“鬼”大概率是個人,是A那位“已逝”卻連遺像都沒有的生母。她當年被同學父親的家人“撿回來”,“結了婚”,一個又一個生孩子,因為有“暴力行為”確診“精神病”,二十幾年都被鎖在豬圈那根鐵鏈上,牙齒也被拔光……
有一次她“攻擊”A,A父親“一時失手”把她打得停止呼吸,A和父親一起想去“叫救護車”,拿著工具回到豬圈卻發現那瘋女人不見了……再之後,村子里就鬧了鬼,不斷死人,A的爺爺奶奶是第一批……這才是村子里的人家逃難般離開的真相。
而事實上,主角最後會發現“鬼”不止一個。這里有很多沒了牙、握著殺人刀的女人,在絞殺這個村子里所有曾經因冷漠或怯懦而對人間地獄視而不見的生命,送他們真正地下地獄。

壞結局和普通結局都是死,各種各樣的死。
只有選擇調查、並且在遊戲開頭詢問過疑點的玩家,可能打出逃出生天的結局。
最關鍵的選項是知道村子真相後,主角和男朋友再次被一個“鬼”襲擊,主角和男朋友一起推開了鬼,男朋友拿起一塊石頭要攻擊“鬼”……
主角有兩個選項,要麼眼看著男朋友殺鬼;要麼拉著男朋友就跑、不去殺鬼。
看著男朋友殺鬼,就會因為這個動作耽誤時間,被其他鬼發現,寡不敵眾一起死掉。只有拉著男朋友繼續逃生,到最後也沒有去殺害燃燒復仇火焰的瘋狂靈魂,才能達成逃生結局。

逃生結局是主角和男朋友離開,跟那個村子有關系的全部死光了。
她們不斷奔跑,身後村莊在大火里燃燒。主角和男朋友跑到省道、乘上一輛好心人的車離開。
鏡頭拉高拉遠,道路邊黑漆漆的田地和樹木間站著一個個黑影,分不清是普通植物,還是穿著黑衣握著刀的無齒女人。
車上,女主角會打開背包,從里面翻出她在村子里找到的各種證據。這里有遊戲的最後一個選項,女主角可以把資料放回背包里帶走,也可以打開車窗把它們扔掉。
如果選擇帶走,畫面不會變化。
如果將證據資料丟掉,道路兩旁陰影里的黑色影子就會緩慢地移動起來。
它們將追著主角逃生的方向,緩慢而堅定的移動,如附骨之疽,如即便無視也會折磨我們、殺死我們的絕症。

ñ13萬
213
2.6萬

更多搞笑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