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聯盟宇宙] 薇古絲故事《悲慘的意義》

作者:JOHN O’BRYAN

島上正值當午,薇古絲剛剛從前夜的酣睡中醒來。暗影島上鋪天蓋地的黑霧今天尤其濃密,營造出一種與她完美契合的沉悶氣氛。

可怕的幽魂大軍將她團團包圍,它們的尖叫和嘶吼匯聚成寒意逼人的大合唱,期待著她在這樣一個格外沉悶的日子有心情與它們打成一片。

“你們又想玩了?”薇古絲歎了口氣,“唉。那我就陪你們玩吧。但這一次該換人當掘墓人了。”

在她身後,薇古絲聽到她的影子在自告奮勇。

“黑影,如果你要當掘墓人,那就意味著我也得當掘墓人了。”

黑影用可憐、央求的眼神看著她。

“啊隨便吧。雖然這事從頭到尾都蠢得要死,但還是由我和黑影來當掘墓人吧。其他人,快死快死。”

黑影用雙手捂住眼睛,開始從一數到一百,而幽魂大軍則四散逃竄,在島上的巨石和廢墟之中尋找藏身之處。

薇古絲倒是沒有遮住雙眼。她看到遠處的薄霧中,某種很奇特的東西上下顛簸著,漸漸浮現。看上去像是……一對尖尖的耳朵?

“小苗苗!”那對耳朵的下邊發出一個聲音,“你在嗎,小丫蛋?”

“喔,糟了啊,”薇古絲垂頭喪氣地說,“別告訴我是……”

那對耳朵一邊上下甩動,一邊朝她靠近。最後,耳朵的主人終於露面了。一個年長的約德爾人站到薇古絲面前,欣喜若狂地張開雙臂。

“找到你了,小丫蛋!”他說。

薇古絲滿臉嫌棄地看著這張熟悉的臉。“米爾提叔叔,你怎麼來了?”

“什麼叫我怎麼來了?難道一個成年的約德爾人就不能來看看他家里的小苗苗了嗎?”米爾提叔叔說話的口吻帶著不依不饒的歡快。

“別那樣叫我。”

薇古絲發現她的玩伴們正一個個地從藏身處冒頭,顯然是對這個新來的訪客十分好奇。

“我現在挺忙的,”薇古絲對叔叔說,“你有什麼事趕緊說,然後盡快回去行嗎?”

米爾提的臉色垮了下來,僵硬的笑意逐漸變成凝重的憂愁。“好吧。我不騙你,小苗苗——你父母情況不太好。”

薇古絲用力翻起白眼,看著像是眼球都要滾出來了。“呃——,他們怎麼了?”

米爾提叔叔幹嘛要管她的父母呢?他都不是她真正的叔叔。

“他們從來都沒跟你說過,可是……他們擔心死你了!”米爾提叔叔說,“你離開家搬到了……陰森森的臭水溝里。還跟鬼魂一起瞎胡鬧。你一定得回家去。”

“不回。絕對不回。”

“算我求你,小苗苗。”

“我不。”

“就回家看一眼?讓他們知道你一切安好。”

“我不。”

“就一眨眼?進去就出來。”

“不要!你走吧。”薇古絲說。

米爾提沒想到她這麼抗拒,不禁皺起了眉頭。但只過了片刻,他那副熱情洋溢的笑容又回來了,眼中閃爍著亮光。

“好吧,看來我只剩一件事可以做了……”年長的約德爾人說著,扭動指尖,揮舞雙手畫出一道圓弧。一扇巨大的彩虹傳送門在他面前展開。“咱趕快動身。你父母正要坐下喝茶呢。動作快點還能和他們一起!”

薇古絲滿臉不情願,米爾提叔叔拉著她走向傳送門。她開動腦筋,抬起一隻手,在他們腳下召喚出一道厚實的黑影,掐滅了色彩明快的傳送門。“你要是以為我會乖乖走進那扇門,那你可比我想象中還要沒腦子。”

米爾提叔叔抬起半邊濃眉,一臉疑惑,“可是,小苗苗,你左右看看。這個地方只適合死掉的東西。”

“多新鮮啊。不然我來這里幹嘛。”薇古絲說,“活人都好煩。約德爾人最煩了。五顏六色讓我惡心,想吐。這里就沒那麼多惡心東西。”

米爾提叔叔啞口無言,小丫頭的話徹底震驚了他。隨後他開始明白了,然後眼神中又閃起亮光。“哦,哦,我知道怎麼回事了。你離開班德爾樹林太久了!你把自己的約德爾精神弄丟了。你只需要回家住些日子,然後就會像玫瑰果一樣水靈靈了!”

他手指撥動,再次召來了彩虹傳送門。

薇古絲感覺自己的靈魂空落落的,因為她意識到自己永恒的悲慘命運:她是約德爾人,永遠都是約德爾人,所以會被他們不可磨滅的熱情永遠折磨下去。

除非……

薇古絲冒出了一個想法。她差點笑出來,因為她意識到這很可能是逃離這種折磨的對策。她迅速壓住笑意,喚起她最真切的萎靡,毫不保留,低頭看向地面。“有什麼意義呢,米爾提叔叔?”

“什麼有什麼意義,小薇薇?”

“所有事情。班德爾城,約德爾人……生命,有什麼意義?”她抬起目光,看到叔叔的笑容漸漸消退。

“生命的意義?”他自言自語道,“呃……難道不是……”

叔叔一時語塞。薇古絲見狀,立刻替他回答了這個問題。“你想,我們都只是一坨又一坨隨機出現的魔法團。我們是誰,我們做什麼,有什麼樣的家人——這些都不是我們自己決定的。我們只是在隨波逐流,就和枯死的落葉一樣,什麼都控制不了。”

米爾提叔叔臉上浮現出一種奇怪的堅決。“噢,我覺得不是這樣。比如說我們可以讓別人快樂啊!我們都有這樣的能力!”

“就算有吧。可是人們的快樂從來都不長久,不是嗎?”

薇古絲可以清楚地感受到,她這句話讓米爾提叔叔陷入了懷疑的旋渦。他活潑的長耳朵漸漸垂了下來。

“這個世界上的一切都是這樣的,”她繼續說,“快樂、飛鳥、綠樹、甲蟲……彩虹——所有這些都無法長久。估計你要說,短暫正是它們存在的意義。過眼雲煙,飛花一現,然後死去。那你可以再問問這些大塊頭。”

薇古絲看了看那些幽魂,它們從藏身處探出頭,露出一張張幹枯陰森的面孔。當她再回過頭時,差點兒沒看見他的嘴角掛上了一絲苦澀。

“我好像……從來都……沒有這麼想過。”叔叔說。

薇古絲朝自己深不見底的絕望探去,想把這種愁緒塞進他的內心深處。“我知道說起來很沮喪,但事實是,生命的全部意義……就是死亡。”

“死?”米爾提叔叔用哭腔說道。

“對呀。而且你知道最慘的是什麼嗎?約德爾人連這一點都做不到。我們只能永遠存在下去,命中注定要成為一種愚蠢、魔幻、沒意義的存在。”

米爾提叔叔的嘴唇在顫抖。鉆石般閃亮的淚珠從他眼角接連滾落。他身後的彩虹傳送門蒸發消散在周圍的黑暗中。

“實在是……太……殘酷了。”他大聲哭喊道。

“你說是吧?”薇古絲說。

突然,米爾提叔叔開始止不住地啜泣。哭聲像雷霆,即使是最可怕的怨靈都被他嚇跑了。

看著叔叔一邊哭一邊跑遠,薇古絲深呼吸,長籲了一口氣。不請自來的歡快終於走了,她如釋重負。“好了,”她說,“你們都出來吧。”

幽魂朋友紛紛從周圍的巨石和廢墟後現身。

“再來一次,”薇古絲說,“不麻煩換人了——我來當掘墓人就是。”

更多遊戲電玩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