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似乎知道了雲南象遷徙,才開始了解它們因何遷徙;我們目睹了白犀牛蘇丹與孤獨的喬治,才開始共情目睹本族滅絕的孤獨;我們跟隨著聚光燈與媒體的鏡頭,看向那些已無可挽回的結局落下。但,還有更多沉默的、生活在我們視野之外的、但就棲息在同一片大地上的生命。我們本應該看見它們,知道它們,了解它們,進而保護或善待它們,但卻沒有。

我們本應做些什麼,或許,就是現在——http://t.cn/A6MpjZ4k

更多科技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