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會平等是公平的嗎?】

2019年,美國曝出了有史以來最嚴重的一起高校招生舞弊醜聞。聯邦檢察官在3月對50人提出指控,知名演員、商業領袖及其他富有的父母涉嫌行賄(金額從5萬到120萬美元不等),為子女“購買” 耶魯大學、斯坦福大學及其他名校的新生入學資格。輿論嘩然,美國兩黨政要也紛紛對其予以譴責。

公眾的憤怒無須解釋,因為這踐踏了美國人深信不疑的“優績主義”理想或“優績制”(meritocracy)原則:社會與經濟的獎賞應當依據才能、努力和成就這些“優績”(merit)來決定。人們在機會平等的條件下公平競爭,成績優異者獲勝。因此,最好的大學應當錄取成績最出色的學生,收入最高的職位應當留給最有能力的人才。對美國人來說,這是不容挑戰的理想原則。其實,不只是美國人,包括我們中國在內的大多數現代社會都認同優績制,認為“擇優錄取”及“能者多得”是理所當然的公平原則。

可是,近來有學者向這種根深蒂固的觀念發起了挑戰。先是耶魯大學法學院教授丹尼爾·馬科維茨在新書《優績制的陷阱》(The Meritocracy Trap)中評論說,人們對招生醜聞的譴責完全正當,但並沒有觸及深層的問題,他們只看到有人破壞遊戲規則,卻沒有看透這個遊戲本身是一個陷阱。他認為,現在“美國生活中主要的痛楚, 不是因為優績制沒有得到充分落實,而是優績制本身造成的”。優績制根本無法兌現它許諾的公平競爭與社會階層流動,在虛假承諾的偽裝下只是一個陷阱。

哈佛大學教授邁克爾·桑德爾也加入了對優績制的討論。他在2018 年5 月發表的一篇文章中已經明確指出“優績制的傲慢”引發了美國社會的分化,促進了民粹主義的興起。他在2019 年秋開設了一門“優績至上論及其批評者”的本科生研討課,並曾邀請馬科維茨到課堂上與學生討論。2020 年,他出版了自己的新著作《精英的傲慢》。

桑德爾早年因其對哲學家羅爾斯正義論的批評而蜚聲學界,堅持批判自由主義的個人觀,被視為社群主義的代表人物之一。這部著作是其社群主義視野的最新延伸。他論證的主要觀點是,優績製造成了一種“暴政”,讓社會撕裂、背離正義,也讓工作喪失了尊嚴。

在這本書的開篇,桑德爾也提到了近年來美國大學招生錄取的醜聞,但他隨即表示:“大學招生錄取並不是爭論的唯一場合。在當代政治中,關於誰應該得到什麼的辯論比比皆是。從表面上看,這些辯論關乎公平:每個人都有真正平等的機會去競爭理想的商品和社會地位嗎?但我們關於價值的分歧不僅僅涉及公平。這些分歧也涉及我們如何定義成功和失敗、贏和輸——還關於成功者對那些不如自己成功的人應該持有什麼態度。”

大學招生錄取是優績制的表現形式之一。優績主義倫理的核心是,成功是憑借自己的努力和奮鬥可以獲得的東西,“英雄不問出處”, 你哪怕出身貧賤,“只要努力,就能成功”,如果每個人都有平等的機會,那麼成功者就應該獲得獎賞。優績主義其實本來蘊含著一種打破固定階層、讓社會流動的許諾,但現實情況是,它最終沒有實現它所許諾的理想。

作為哲學家,桑德爾從道德哲學思考出發,揭示了優績制的不公平性:影響我們成功與否的因素大都不是我們自己能決定的,例如性別、種族、地區、健康狀況、天賦、家庭背景等,這些“運氣”和你自己其實沒有什麼關系,卻在很大程度上影響了你能否進入大學、能讀什麼樣的大學,進而影響你未來的事業發展。

如果我們的命運如此深刻地依賴於我們無法選擇的運氣,那麼我們獲得的成就是我們理所當然獲得的嗎?桑德爾援引羅爾斯的觀點,認為運氣在道德上是一個“任意”的因素,因此依賴運氣取得的“優績”,並沒有道德上“應得”的正當性,那麼憑借“優績”獲得的社會等級也就談不上公平。http://t.cn/A6MOjYdk (作者:書入法)

更多科技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