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鞋#客自述:這是我見過最亂的行業】

新疆棉是一次黑天鵝事件,然而即使沒有這次黑天鵝,炒鞋同樣是風險極大的類賭博行為,暴富神話和輸掉底褲的慘劇每天都在上演。

炒鞋者老陳告訴@字母榜 ,他和幾個合夥人湊了1000萬掃貨,“沒想到預測失誤,鞋子不漲反跌。無論我們怎麼掃,球價都沒上漲,反而一路下跌。最後不得不迫於庫存壓力,在均價2600元的時候,全部虧本處理掉,幾百萬打了水漂。”

老陳不死心,去年又搏了一把,買入Nike黑曜石COURT BOROUGH LOW,小賺一筆後貪心不足,沒有及時賣出,結果價格暴跌,又損失了100多萬。

剛開始炒鞋時嘗到甜頭,於是投入資金越來越多,但好運氣逐漸離去,賠得越來越多,但此時已經無法自拔——這幾乎是炒鞋者的共同命運。“每個鞋販子的朋友圈,共性就是能經常看到同行卷錢跑路。”肖康告訴字母榜。#如何看待炒鞋熱蔓延至國貨#

盡管靠炒鞋賺了上百萬元,95後王儒慶幸自己從這個怪圈中拔出了腳。他愛好收藏球鞋,原本厭惡炒鞋者,但為了賺錢,結果變成了自己最討厭的人。“這個圈子的環境太糟糕了,品牌方需要炒鞋客幫他做饑餓營銷抬價,只有值錢的東西才會有二級市場。”王儒終於難以忍受,離開了鞋圈,他向字母榜道出了那個其實大家都心知肚明的道理,“關鍵在於,品牌方從來不吃虧,被割韭菜的永遠都是鞋販子和買家。”

道理人人知道,但市場上永遠有新鮮韭菜。98年出生的劉勉去年通過炒鞋賺了50萬,盡管他知道這個圈子沒法紮根,但什麼時候收手,顯然是個艱難的決定。(作者:@字母榜http://t.cn/A6cItW39

更多科技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