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團建逼瘋的當代職場人,到底有多慘】

“我這一輩子最討厭幹的事情,就是集體活動。被迫參與一些看上去不孤獨的集體活動,但是其實並沒有緩解內心的孤獨。”前段時間的某綜藝上,李雪琴又雙叒叕說出了廣大社恐的心聲。多年前僥幸逃過畢業同學聚會的人們,在工作後的第N年,終於還是迎來了他們人生的至暗時刻——團建。

團建文化,正在成為公司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如果你打開求職軟件,無論大、小公司,都熱衷於把“團建”當做公司福利之一寫在招聘中。攜程2018年發布的《我國企業團建定制旅行指數報告》顯示,2018年上半年,企業定制需求單量同比增長達200%,團建定制占整個企業定制的15%,團建人均消費同比增長15%。

按行業來看,互聯網公司的團建比例最高。按地區來看,上海企業團建頻率在全國排名第一。滴水湖的騎行道、東方綠舟的航空母艦似乎成了上海企業文化培訓基地。不過,能把團建當作福利的只有老板,員工眼里的團建還不如上班。脈脈數據研究院發布的《2021互聯網人生存狀況調查》顯示,90後職場人中,只有2成人喜歡團建,95後是11.4%,00後則將將超過10%。

對於年輕人來說,團建不僅是肉體上的酷刑,更是一場精神的折磨。首先,選擇去或不去團建,就是一場需要膽量的博弈。在許多公司的團建選項里,這項活動並不具有強制性,但就算是明面上寫著本次團建自願參加。倘若你不參加,也總覺得哪里不對勁。

團建像一場極為尷尬的大型社交。互相並不熟悉、甚至曾因為工作“積怨已久”“老死不相往來”的同事,如今要坐在一起往對方臉上貼紙玩遊戲。還有更多人,線上交流靠著表情包歡呼雀躍,一旦面對面交流,安靜如雞,一言不發。

正如李雪琴說的那樣,“被迫參與一些看上去不孤獨的集體活動,但是其實並沒有緩解內心的孤獨”。表面是一群人的狂歡,實則各自寂寞,團建人的悲歡,並不相通。http://t.cn/A6fyKAGM (作者:DT財經)

更多科技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