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做電競女友那些年】

1998年出生的雨桐是西北某銀行職員。這份工作是父母給安排的,“平時根本沒事幹”,在雨桐看來不過是求個安穩,她真正當事業做的,還是遊戲陪玩。

有人天生就是吃陪玩這碗飯的。雨桐就是這樣的人。她喜歡打遊戲,手遊、端遊都有涉及,在遊戲社區很活躍。19歲那年她考上大專,由於長得好看,為人活絡,被很多網路媒體邀請去拍寫真,結識了不少知名媒體編輯和電競圈紅人,兩個微信號很快就加滿了人(因為單個微信號上限5000名好友)。

我問雨桐朋友圈里最有名的人是誰,她說:“某前首富的兒子吧。”每次有勁爆的娛樂新聞,她都是我朋友圈里第一個知道的,只要她在朋友圈放出“猛料”,幾個小時後,微博“熱搜”就會如期而至。

我曾在朋友圈看見雨桐曬過房本,這也是她做陪玩的深層原因。2019年8月,父母掏首付給她買了一套房,之後每月的房貸要她自己還。銀行那點工資,付完房貸就一分不剩了,她向我抱怨:“想幹嘛都沒錢,買化妝品沒錢,吃甜品沒錢,出去玩也沒錢。”聽朋友說陪玩這行“時間自由、工作輕松”,還能解決燃眉之急,她就愉快地入了行。

很多人做陪玩純粹是圖個樂,真正賺到錢的鳳毛麟角,但雨桐打從一開始就目標明確,她並不滿足於單打獨鬥做一份兼職,她尋求的是“組織”,只要在組織里,她就有自信成為其中的佼佼者,通過上升渠道,讓陪玩成為一份有穩定收入的副業。

這個“組織”,就是陪玩工會。工會是雨桐在網上找的:“現在工會發展得大同小異,人多就行,我加入的工會有2萬多人。我在網上加了工會管理的微信,交一筆入會費就可以了。”

入會費分兩檔,第一檔299元,只能接單,不提供晉升渠道;第二檔399元,接單之余還有上升空間,通過考核便可競爭管理崗位。雨桐沒怎麼考慮就交了399元——工會管理承諾,打滿300單就會退錢。

進入工會以前,雨桐單純地以為,做陪玩就是陪人打遊戲,入會就是為了更穩定的客源。她想帶給客戶最好的遊戲體驗,成為“陪玩明星”,好讓工會給她越來越多的業務,從而達到“陪玩成為第二收入”的目標。

但事實完全不是她想的那樣。http://t.cn/A6xClBsx (作者:網易人間)

更多科技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