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夜聊天室# 【在5000人的事業單位做心理諮詢,至少160人明顯抑郁焦慮】

敲門聲響起時,王瑩忙站起來,快走六七步,拉開門。王瑩在站起來迎接前,看了一眼手里的預約單,上面只有一個非常簡單的“小謝”。“你好!小謝!”王瑩等對方進來關上門後,主動問好,很多初次來訪者都是緊張的,需要諮詢師來引導。

可當王瑩試圖讓來訪者多講一些、問出“你覺得自己哪里最滿意”時,來訪者的回答居然是“活著”。王瑩很想做個深呼吸,這又是一個有些難度的來訪者。她有些想不明白,為什麼在這樣一個平均學曆本科碩士的單位,大家都要熬到撐不住的時候才會來。

“活著是讓你最驕傲的嗎?”王瑩重複了一遍來訪者的話,來訪者的聲音有些哽咽了,很輕微,但能聽得出來他很難熬。“我快四十了,還沒結婚。領導直接問我是不是喜歡同性。”聽到對方這麼說,王瑩點點頭,“我能理解。我也沒結婚。也有很多人會問我。那你都怎麼回答的?”

“我不回答。我覺得他們有病。”來訪者的聲音大了起來。王瑩知道,對方的情緒要開始發泄了。可作為成年人,在一個初次見面的諮詢師面前哭,多少有些難為情。可此刻王瑩的眼角也濕潤了。有時候,王瑩也區分不出來,自己這樣的表現,是為了讓來訪者更坦然地表達自我,還是真的被感動了。畢竟,她長期要接受負面情緒帶來的攻擊。

來訪者和伴侶都在同一個單位的,是王瑩接觸的最多的。王瑩本以為來訪者中女性會比較多,恰恰相反的是,來訪者中男職工排在第二位,女職工排在第三位,排在第一位的是職工的家人,父母最多,偶爾也有孩子。http://t.cn/A6JT2hBZ (作者:三明治)

更多科技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