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後寵物殯葬師月入十幾萬# 一年多給912只寵物體面送別】

寵物殯葬,一個正在興起的神祕、小眾行業。歐陽娜娜曾在《奇遇·人間角落》體驗了一把,無數網友破防淚目“這樣的告別我沒想過”。近幾年,千億市場的寵物經濟正在快速崛起。相比趨於飽和的寵物吃穿、美容、醫療賽道,寵物殯葬似乎是下一個正待開墾的新大陸——相關數據顯示,我國每年有300萬只寵物去世,平均每天近一萬只寵物離開這個世界。

95後的英豪正是新生行業的一員。創業一年多,很多人不理解,但他卻收獲了愛與故事。他們體面送別了912只小寵物,跟藝術家一起拍了紀錄片,幫拍膩了商業片的導演找靈感,被媒體爭相報道過,還被投資人和FA找上門。2022年1月1日凌晨,英豪發來剛剛剪好的記錄片,里面記錄了創業以來的難忘時刻。

從事著“生死”行業,這位95後依舊態度輕盈。他一邊慶幸這份事業能養活自己,一邊調侃著張磊還沒來找他。以下,是英豪的自述:

前兩天,一家人要給上了年紀的狗狗安樂死,提前幾天電話我們預訂鮮花。但到了約定時間又猶豫了,說沒舍得,想再等等,就這樣反反複複改了幾次主意。最終我還是接到了電話:“狗狗沒挺住,我們下午5點過來。”於是一大家兩代四口人,逆著晚高峰從海澱開到朝陽。起初那家老爺子明顯很謹慎,似乎不大信任我們,人下了車但沒有把狗抱出來,而是先進門轉了一圈,審視完畢才把狗抱了進來。之後我們給狗狗做身體清理,大媽也來幫忙,親自給狗狗穿上衣服,扣上扣子,一邊整理一邊喃喃自語“我總覺得它沒走,它到底走沒走?”

我們按照流程,請他們點上蠟燭,在黑板寫上狗狗的名字和想說的話,留下一本遺體告別指南就悄悄退了出去,讓他們和狗狗做最後的告別。儀式完成之後,那家老爺子還在不停進進出出,張羅著每位家人和狗狗合影。照完他忽然衝我走過來,我還挺害怕的,畢竟他先前態度不太友善。結果他是來道謝的,還跟我聊了聊行業應該怎麼發展之類。

當時我很感動,那是一種即時的“能量補充”。這點跟我上份工作很不一樣,之前做設計,項目周期很長,整個人被拖很久,而現在每天都收到積極的即時反饋。賺得雖然跟做設計師時差不多,但我們每天都“元氣滿滿”。除了日常工作,我開始有選擇性地拍一些客人視頻,計劃之後在店里擺個電視,給未來的客人看。我想告訴他們並不孤獨,同樣的經曆也發生在別人身上,這會對他們有些安慰。我還想出本書,上周還跟出版社的人聊。我想做成一本可以隨時翻看的小冊子,里面是一個個溫暖故事,可以讓更多的人了解寵物殯葬。

生死終歸是個繞不開的人生議題吧,我們的店竟也成了藝術家找靈感的地方。

有位藝術家找到我,提出想跟我合作拍記錄片。她淚點很低,每次跟寵物主人聊天都會聊哭,還會根據個人理解,捏一個寵物泥塑送給主人。她跟我商量,等到天氣回暖一起在院子布置個小集會,帶主人一起做寵物主題手工。還有個導演也挺有意思,他老抱怨著拍商業片拍膩了,經常來這找靈感,一坐一下午,看著客人發呆,也不知他在想什麼。

我覺得自己挺幸運的,本以為這次創業大概率是試錯的,沒想到不但養活了自己,還遇見了這麼多有趣的人。雖然每天都在接觸死亡,但這里其實是個溫暖的場所。主人會分享他們和寵物的故事,如何相識,怎麼和病魔做鬥爭,多麼勇敢。天天聽到這些美好的故事,抑郁的人也會變得積極。

這行兒待久了,很多事兒也看淡了。以前做設計,壓力大時想摔電腦,現在平和很多,像修了佛法一樣,太多事情在死亡面前不值一提,沒關系,不重要,都可以解決。現在我們正在穩步推進業務,比如內部梳理一套標准化運營的流程,用於員工培訓、新店籌備等,今年還計劃開一家新店。

另外我們也在嘗試增值服務,比如寵物臨終紀錄片,目前已經拍了三支,前期都是免費的。這個工作很有挑戰,拍攝過程很費精力,需要提前介入,搜集主人跟寵物生前的素材,用心構思,串成故事。不過我也會陷入一個怪圈:一方面,如果把這類很有溫度但不免費的增值服務變成一項可選的消費項目,給顧客填一張單子,勾上無數個項目,這反而是冷冰冰、沒人情味的;另一方面,我不知道除了依靠這些溫情牌,還能如何構築品牌護城河。

不是所有人都是董明珠、馬斯克。如果這個業態完全打開,更多玩家衝進來,我根本不知道該如何應對。哎算了不管了,先把喜歡也能做的事情,做好了再說吧。我這人比較“佛”,但我堅信我們創造的這些“不賺錢”的東西是有無形價值的,也真心希望可以吸引更多有情懷、有能力的人進到寵物殯葬這個行業。http://t.cn/A6Jaahc2 (作者:投中網)

更多科技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