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夜聊天室# 【裸辭的盡頭是打工】

“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這輩子不可能打工的”、“世界那麼大,我想去看看”……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里,自由,是很多年輕人最為向往的生活方式。在很多Z世代年輕人看來,“朝九晚五”禁錮了他們對自由的向往,“個性”的Z世代對於工作和生活有自己更多的認知,於是,裸辭已經成為當代年輕人一段稀松平常的職業經曆。

DT財經《2020職場人裸辭報告》的調查顯示,在其調查的對象中,92%的人產生過裸辭的想法,有超過10%的人,每天都想裸辭;其中26-35歲的年輕人,最有底氣裸辭。尤其是每到年底,總有很多年輕人“一時衝動”下裸辭,他們或是因為“向往自由”,或是因為接下來要“掌控自己的人生”。但“裸辭一時爽,待業天天哭”,在生活面前,並不是所有的現實都和理想一樣豐滿。

“準備春節過完就去找工作。”在家休息了近一年的夢舟告訴燃財經。2021年3月,夢舟因為在當前公司看不到發展前景,又正好家里人生病,於是裸辭回到了老家。“當時辭職的計劃是回家休息一段時間,照顧生病的媽媽,並且備考公務員。”夢舟介紹,“但我備考公務員不是一定要考上那種,只是為了讓生活有重心、有事情做。不過能考上當然是最好的了。”

2022年1月9日,國考成績出爐,夢舟總分116.6,距離她報考的職位進面分數還差6分,考公務員失敗。同時,“媽媽的病也好得差不多了。”於是,夢舟打算過完春節就回去工作。“這並沒有超出我的計劃,因為我最開始的打算就是至多休息一年,就要回去工作。”夢舟說道,“坦白來說,在家有點度日如年。因為人與人的關系本來就複雜,處太近都容易有摩擦,而家庭又是更複雜的。另外則是很現實錢的原因,裸辭期間我也為自己繳著社保,雖然有存款,但難免坐吃山空。所以重新工作是最好的選擇。”

同樣在2021年初選擇辭職,計劃自己創一番事業的白洋,近期也在思考是不是該重回職場,“本來準備打造個人網紅,但抖音、小紅書、微博的號都沒火起來。想順勢做的服裝工作室銷量不佳,最後不得不擺地攤賣貨。攝影工作室也只是勉強開著。我現在都懷疑我是不是不該創業了。”

2015年,河南省實驗中學心理教師顧少強的辭職信“世界那麼大,我想去看看”引發大眾對自由的向往;同時,因盜竊電瓶車而入獄的周某採訪時說的一句“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這輩子不可能打工的”也成為年輕人對工作的態度;2020年宣布財務自由、提前退休的字節跳動員工郭宇更是引發了大眾的豔羨……資料顯示,目前顧少強在成都開了一家客棧,同時也當起了心理諮詢師工作;而郭宇的微博透露,正在進行創業。但更多年輕人則認清了現實,從“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這輩子不可能打工的”變成了“打工是肯定要打工的”。http://t.cn/A6JilbHf (作者:燃次元)

更多科技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