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夜聊天室# 【多少“社牛”,到處偽裝“社恐”】

太宰治在《人間失格》中寫道:“我一向竭力回避人與人之間的摩擦,害怕卷入那樣的漩渦之中。”如今,太宰治描述的這樣的人越來越多了。這當中,大多是年輕人,他們為自己的行為打上了一個標簽——“社恐”。

“社恐”是“社交恐懼症”的簡稱,指行為主體不敢進行面對面的社會交往。換言之,這個群體在進行正常的社會交往時會感到有壓力、不自在,並且無法以正常的方式表達自己的意見和態度。而這種趨於回避與退縮的心理狀態,也多見於在手機媒介環境下成長的個體。

哲學家叔本華說,生活在社交人群中的人們必然被要求相互遷就和忍讓,社交聚會不可避免地伴隨著拘謹、掣肘。葉佳璿和胡翰通過主觀調整,讓那些曾經難以接受的狀態向好的方向發展。實際上,大多數聲稱自己“社恐”的人和他們一樣,擔心的其實是對社交的焦慮,在情緒得到一定舒緩之後,生活會發生極大的改觀。

在醫學的界定中,“社恐”算是恐懼症的一種亞型病症。對於人這種社會性動物來說,完全的病理意義上的“社恐”,存在的可能性並不大。之所以會出現如今“社恐”汎濫的情形,與當下的訊息承載方式和溝通場景的變化有很大的關聯。

比起傳統的身體在場,人們越來越傾向於用線上的手段來完成社交。雖然便捷性大大提高,但由於注意力的缺失和情感互動的減少,社交對於人們的意義也不一樣了。日本學者中野收在《現代人的訊息行為》一書中研究過電視媒介環境中成長起來的人的社交。他提出“容器人”的概念:現代人的內心類似一種“罐裝”的容器,孤立且封閉,為了擺脫孤獨狀態,人們希望與他人接觸。但在社交過程中,只是內心的容器外壁相互碰撞,任何一方都無法深入對方的內心世界。http://t.cn/A6iv4mr9 (作者:新周刊)

更多科技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