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收入多樣化比高薪更重要#?】

幾年前,我在一篇文章里出了一條選擇題,下面兩種工作狀態,你覺得哪一種風險更小:A:在一家大公司工作十年了,公司業務很穩定,工作很順手,同事上下級關系很融洽,薪水說不上高,但也沒什麼不滿意;B:自由職業,收入波動很大,有一些基本的老客戶,但需要不停地想辦法拓展新客戶。

當時,大部分人都覺得是A的風險更小,而B給人不靠譜的感覺。但經曆了疫情的不確定、中小企業倒閉潮和互聯網大廠的裁員潮之後,當你看到身邊的高薪收入者瞬間被打回原型,被房貸和家庭壓力擊垮後,相信很多讀者應該看到了職業狀態A隱藏的風險。

人生最大的風險不是“不穩定”,而是你一直覺得自己很穩定,讓你完全喪失了抵抗風險的能力。《反脆弱》一書的作者納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認為,類似波動性的無序性、不確定性、混亂、不平衡性、不可預見性,這些我們平時看來不好的狀態,其實往往是應對風險的最好手段。職業狀態B的“不穩定”,更有可能讓你度過這個動蕩的時代。

當然,職業狀態B也不是最抗風險的,因為它也只有一種收入來源。此時,如果你有另一份收入來源,不僅能增加心理上的安全感,而且能讓你在失去工作後,還能心態保持鎮定、狀態保持充實。

收入來源多樣化,正是一種“反脆弱思維”。比如2008年的金融危機,倒閉了資產配置過於單一的雷曼兄弟這樣的巨頭,但也讓產品配置更平衡的高盛在危機中大賺一筆,高盛的“反脆弱結構”更勝一籌。

很多讀者可能會想,什麼“收入多樣化”,不就是搞“第二職業”,再做點投資理財嗎?事實上,它們是兩種不同的思路,方法也有所差異,多收入來源,不僅僅是一種工作方式,還是一種思維方式。

收入多樣化,是指通過一系列投資與活動,讓自己的單一收入來源變得多樣化。最典型、最容易想到的“收入多樣化”的途徑就是投資理財,但並不是所有的投資理財都是。收入多樣化是為了抵禦未知的風險,而投資理財是為了家庭資產長期增值保值,兩者的出發點不同。

你需要讓高風險高波動的股票類投資的一部分或大部分,變成收益相對穩定的債券型基金。不過,通過投資來使收入來源多樣化,一般是35歲以上,中年人的積蓄相對比較多,且屬於“死錢”,投資理財是必備的“第二收入來源”;年輕人的積蓄少,而且是活錢,用的地方多,所以“收入多樣化”還是要通過工作來實現。那麼,“收入多樣化”就是多打一份工嗎?

收入多樣化與“多找一份工”或“下班兼職”有相同之處,它們都能讓你得到更多的收入,但它們的不同之處更重要。“多找一份工”和“下班兼職”純粹是為了增加收入,它有兩個前提:收入低、時間閑,缺一不可。

“收入多樣化”不一定是收入低,解決的是收入來源單一的問題,更適合一些技能面太專業冷門、且有一定家庭負擔的高薪人士,哪怕收入提升有限,但結構改善明顯,它強調的是“2萬+1萬的雙薪資結構,優於3萬的單一薪資”。而且,“多收入來源”不僅僅是多個收入來源,它更強調“多樣化”,還要求類別不同,因為只有各收入來源有明顯的差異,才能起到“反脆弱”的作用,差異越大,抗風險能力越強。

比如專業銷售與業余寫作構成多樣化,但編輯與寫作則“多樣化”的程度稍低,白領和網約車構成多樣化,但快遞和送外賣不構成多樣化。還有“斜杠青年”,這是前幾年特別流行的一種工作狀態,它也屬於收入多樣化的一種,但它的目的也不同:“斜杠青年”主要目的是平衡“高收入的工作”與“喜歡的工作”,屬於“人生更高追求”層次;而收入多樣化是為了提高抗風險能力,屬於“底線思維”。

“斜杠青年”花了更多的時間在自己喜歡的事上,並不追求時間的性價比,喜歡就好,不強求回報率,往往要等很長的時間才能將興趣轉化為收入;而“收入多樣化”無關興趣愛好,第二份收入同樣要考慮時間的性價比,也不能過度占用自己的休息時間。“多收入來源”不僅僅是一種工作方式,還是一種思維方式。http://t.cn/A6XilPmt (作者:人神共奮)

更多科技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