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北上廣的青年不喊麥#【“我是雲南的”背後的小鎮喊麥青年】

短短一周時間,互聯網被雲南占領。在這段動感旋律占領大腦高地之前,許多人根本不知道“怒江瀘水市”的位置,而現在,這段文字比小學課文還要朗朗上口——我是雲南的,雲南怒江的。怒江瀘水市,瀘水市六庫。六庫傈僳族,傈僳族是這樣叫。

雖然沒人統計過《我是雲南的》以各種形式傳播了多少次,但只要你通網了,你就至少刷到過一次這個魔性的雲南小夥。異域野性面孔,潮流先鋒狼尾頭,秀發隨著節拍舞動,嘴角以詭異的角度上揚——這些元素集合起來,讓畫面中的小夥蔡金髮充滿了原始陌生的性魅力。

在傈僳族小夥蔡金髮一夜成名背後,抖音快手的直播間里,還有無數個等待被流量選中的小鎮喊麥青年。他們籍籍無名,卻依然在等待扭轉命運的一刻。這些面目模糊的個體,組成了中國的B面景觀,這個景觀被另一個群體觀看、凝視、二次創作,拼裝出一場畸形秀,再次形成新的景觀。 http://t.cn/A6XauZYm

“我是雲南的”背後的小鎮喊麥青年
虎嗅APP2022/05/21 12:00

更多科技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