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說成都是科幻之都#【成都,何以科幻之都】

在科幻作家寶樹的短篇小說《成都往事》中,主人公利用時光機從西周穿梭到當代,時間分別停留在公元前807年、前319年、199年、962年、1646年、2058年。在“我”投資興建的“武侯院”時空實驗中心,有應徵者準備開始一趟時間旅行,任務是“回到四十多年前的成都待幾小時,見證2017年的國際科幻大會,料想即便被發現,也只會被當成會上的特效表演”……

2019年3月,借著電影《流浪地球》上映引起的轟動,《城市中國》編輯部奔赴刊載原著小說的雜志《科幻世界》所在地成都,走訪了許多科幻從業者和科幻迷。聽聞大家感慨中國科幻進入新的曆史時期的同時,也得知成都上下正全力申辦2023年世界科幻大會。

2017年成都國際科幻大會上,“科幻之都”的名號正式亮相,並開始了“申辦”籌備工作。再往前十年,2007年世界科幻大會(Worldcon)第一次來到亞洲,主會場是日本橫濱。同期在成都,還舉辦了“中國(成都)國際科幻·奇幻大會”。從這個時候開始,大家開始期待Worldcon這一最高級別的科幻節事能來到中國,來到成都。目前這一願望經過艱苦的努力已成現實:2021年12月18日,成都獲得2023年第81屆世界科幻大會的舉辦權。申幻的塵埃落定,成都作為“科幻之都”的名號變得更加不可撼動。

首屆科幻銀河獎得主吳顯奎有過一個說法:成都是中國地理上的窪地,但卻是中國科幻的高地。瀏覽新中國以來的科幻界事件和人物,成都是無法繞開的地方。上個世紀五六十年代,新中國迎來第一次科幻高潮,來自川渝地區的科幻作家分量相儅重。1980年上映的中國第一部科幻故事片《珊瑚島上的死光》,改編自童恩正於1963年創作的同名小說。童恩正本人,是畢業於四川大學曆史系的考古學家、作家和編劇。

在改革初期的第二次科幻高潮中,中國許多城市都湧現出了代表性的科幻/科普刊物:哈爾濱《科學時代》《中國科幻小說報》、北京《科幻海洋》、天津《智慧樹》、成都《科學文藝》。但在1980年代中期的“清汙”運動中,各地的科幻報刊停刊,科幻社群被打散。這其中,只有偏居一隅的《科學文藝》幸存下來。1986年,銀河獎成立。此後圍繞雜志與銀河獎,大批科幻作家被挖掘並為人所知,成都也成為中國內地唯一規模的科幻陣地。

1991年,《科學文藝》更名《科幻世界》。同一年,楊瀟、譚楷等雜志創始人把世界科幻小說協會年會引進到成都,這是中國科幻和世界科幻的首次面對面接觸。1997年,《科幻世界》再次主辦北京國際科幻大會,並借機創辦了“國際科幻大會”品牌。

此後曆經2007、2017年兩次國際科幻大會,成都決定把此前每十年一次的大會,變為兩年一次,固定在成都舉行。這期間,從《科幻世界》出名的劉慈欣,其《三體》獲得世界科幻最高獎項雨果獎,《流浪地球》改編成電影上映,各種事件和人物相互震蕩,科幻之於成都變成一面旂幟。在這些豐富的經驗之上,世界科幻大會落戶成都顯得水到渠成。

從更多元的視角切入,成都之為科幻之都,可能早就埋藏在曆史的脈絡之中。三星堆為代表的古巴蜀文明,有著相對於中原地區的獨特性和神祕性;三線建設時期,四川作為大後方,承接了大量的軍工和核工業;改革開放初期,《四川日報》最先報道了人體特異功能現象,由此拉開了中國八十年代科學界對特異功能的研究……這些不同曆史時期累曡起來的地質層,與多元包容的城市氣質結合起來,組成了科幻之城的基因。

隨著市場的培養,科幻愛好者群體的擴大,成都不再是全國唯一的科幻陣地。同樣《科幻世界》在成都也不再孤獨,更多的個體和組織冒出來,上下齊進助力科幻事業。作為現任四川省科普作家協會理事長與省科協副主席,吳顯奎被認為是官方層面推動成都打造“科幻之都”的第一人。早在2007年成都國際科幻·奇幻大會上,“科幻之都”的名號就已經打出,但之後多年無人再提起。直到2017年11月,中國(成都)國際科幻大會開幕式上,吳顯奎受大會組委會委托發布了《成都科幻宣言》,提出打造“科幻之都”的概念,包括加速推動“科幻城”項目、常設中國(成都)國際科幻大會、申辦世界科幻大會、“一百年後的成都”徵集等工作。

吳顯奎的前任董仁威,則嘗試開拓一個能團結業界大多數人的共同體,於是在2010年與《科幻世界》的主編姚海軍,時任教於北京師范大學的吳岩共同發起了世界華人科幻協會,並設立“科幻星雲獎”。不同於“銀河獎”的官方背景,“星雲獎”是由民間發起、自籌資金的獎項。但憑借發起人的號召力和眾科幻作者和愛好者的支持,“星雲獎”的聲勢逐漸壯大。最近幾屆在重慶的舉辦,可以算是成都的資源溢出,在川渝間產生的聯動效應。

緊接著“星雲獎”出現的,還有誕生於四川大學科幻協會的“未來科幻大師獎”。2011到12年,時任川大幻協會長的孫悅,籌備發起了“高校幻想類社團聯合徵文”,旨在發掘和培養新人科幻作家,後來發展為“未來科幻大師獎”,目前已是國內規模最大的中短篇原創獎。

2015年,《三體》英文版獲得“雨果獎”最佳長篇小說獎,極大刺激了國內科幻業界,創業公司不斷湧現。孫悅與合夥人創立了賽凡科幻空間,並落地了國內第一家科幻主題空間。原《科幻世界》副主編楊楓,也選擇了自主創業,成立“八光分文化”,以策劃出版為基,挖掘國內科幻作家,和英美科幻界進行深度合作,並與其他機構共同發起以青海荒原為背景的冷湖科幻文學獎。至此,成都已經形成了從上到下,方向各異的獎項矩陣。http://t.cn/A6XoGDyT (作者:城市中國雜志)

更多科技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