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後真的能改變職場風氣嗎#【別瞎吹了,00後擔不起這“贊美”】

“仲裁俠”指的是00後敢於在遭遇職場不公時拿起仲裁武器,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當80後、90後只敢偷偷摸魚以示抗議,只有00後絕不慣著老板,對任何職場不合理行為勇敢說no!”仿佛一個手舉《勞動法》的年輕人站在聖光里,下面黑壓壓的人群大喊:整頓職場風氣,就看你們這一代了!

平心而論,如今的職場新人確實很愛仲裁。尤其是在各種裁員、降薪的大背景下,網上那些通過法律武器成功拿到賠償的案例,簡直是打工人難得的出氣時刻。但看別人過癮是一回事。真正經曆過一次,才知道其中的糾結和挫折,可以說跟“爽”字毫不相幹。回頭看那些把年輕人吹成“職場俠客”的段子,更像是個笑話。

勞動仲裁這個詞,以前總帶點悲情色彩。“不是被公司欺負狠了,誰願意費這個功夫?”時間長、耗精力,對下一份工作還有著薛定諤的影響。但如今,無數年輕人摔杯為號,吹響了打擊無良公司的號角——“仲裁啊!讓老板感受一下打工人的憤怒!”社交平台上有關仲裁成功的故事越來越多,不少都來自剛工作沒兩年的職場新人。像爽劇一樣,讓人看幾眼就熱血沸騰。

作為維權武器排行榜第一名,仲裁對於年輕人最直接的吸引力,當然是真金白銀。不僅能要回原有的報酬,可能還有更多。除了錢之外,更重要的是出氣。尤其近兩年,就業大環境的壓力正漸漸蔓延。剛入職就被裁員、社保公積金打折扣、工資被降、要求無償加班……這些幺蛾子越來越頻繁地發生在年輕人身上。扣了錢、沒了工作,還要被教育“不懂社會的艱難和黑暗”。在很多維權成功的故事中,當事人都會著重提到對方態度的改變。“昨天還揚言我想告就去告,一收到通知就慫了,跑來談和解。”“囂張的反派受到懲罰、低頭認錯”,可謂是最標准的爽劇劇情。

就算不服軟也沒關系。輸了勞動仲裁,公司不僅要給錢還會留下記錄,至少能提醒其他求職者不要掉進火坑。仲裁,仿佛是在弱者在濁流中找到了名為“公正”的武器。這武器似乎還挺好用,自然會讓人覺得熱血沸騰。也難怪它被捧成了00後“整頓職場”的大殺器:“所有員工都站起來維護自己的權益,他們就不敢這麼欺負人了!”

但你要真以為年輕人靠仲裁就能揚眉吐氣,那多半要失望。這可不是什麼“口號一喊,無良老板立刻跪地投降”的故事。相比於打官司,勞動仲裁對普通人來說門檻已經低了很多,但依然是需要依照法條和出具證據,由第三方做出裁決的程序。收集證據、準備資料、跟公司談判拉扯……都是磨人的工作。如今去仲裁的年輕人,對要付出的時間和精力是有準備的。但對於心理上的壓力和郁悶,往往沒有預料。

因為引入了第三方,也的確能夠在公司和打工人絕對的力量差距之間,起到一些平衡的作用。但把它看做是弱者必勝的“正義之錘”,可能只得到失望。即便是贏了仲裁,也可能被刁難。幾年前新聞里“有公司用硬幣支付補償款”的事情,如今也時有發生,個人跟企業的差距不只在於一個耗得起、一個耗不起,更是資源和經驗上的碾壓。一場仲裁,能改變的東西比想象中還更加有限。

所謂“仲裁俠”從年輕人的口中說出來,更像是在給自己鼓勁。也只有他們才願意相信,在所有的折騰和忍氣吞聲後,真能改變一點什麼。從自己做起,反抗職場大環境,這種話每代人都信過。80後對領導“不服管”,90後發明“摸魚大法”,是同樣的道理。只不過00後正在面對更加緊迫的就業環境,姿態自然也就顯得更加孤注一擲。這叫光腳不怕穿鞋的,可不是什麼“俠”。

前幾天看過一種說法,年輕人愛仲裁主要是因為“沒錢又有閑”。話雖然難聽,卻說到了點子上。一方面,各個行業的用人都在收縮。被動失業後很難迅速找到接盤的工作,空檔期普遍被拉長。反正都是沒工作,那申請仲裁付出的就不是“時間成本”,而只是時間本身。另一方面,收入的漲幅也在變緩。曾經那種“被裁員後新工作工資翻三倍,老同事都羨慕死我了”的故事,早就已經成為了過時的傳奇。http://t.cn/A6XKC8BX (作者:Vista看天下)

更多科技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