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苗缺口下的中國力量:實現全球群體免疫需百億支新冠疫苗,專家呼籲中國疫苗行業加速國際化進程】
近日,美國杜克大學全球健康創新中心發布“新冠肺炎疫苗市場投放與規模測算表(The Launch and Scale Speedometer)”。該研究顯示,以2劑疫苗估算,大約需要110億劑新冠疫苗,才能使世界70%的人口接種上新冠疫苗,並達到實現群體免疫的門檻。因此,全世界疫苗生產量“需要以前所未有的規模擴大”。

這給包括中國在內的世界疫苗產業帶來了嚴峻挑戰,也讓全球看到了國際合作帶來的無限機遇。新冠疫情對我國疫苗產業的影響如何?國產疫苗如何在國際化進程中收益並為全球健康作出更大的貢獻?4月7日,在第五期北京大學全球健康與創新傳播系列研討會上,專家指出,國產新冠疫苗對於填補新冠疫苗缺口發揮了重要作用,而新冠疫苗研制也帶動了中國疫苗行業的國際化。他們呼籲,中國疫苗行業亟需加速國際化,做“優”做“強”,為全球健康事業貢獻中國力量。

△ 救急:保質保量,填補新冠疫情疫苗缺口

當前新冠疫苗的全球供給明顯不足,全球新冠疫苗分配出現了不平等的局面。美國杜克大學全球健康研究所研究顯示,截至1月中旬,全球已購買了超過70億劑新冠疫苗,其中42億劑疫苗被富裕國家所購買。這意味著,盡管高收入國家僅占世界人口的16%,但它們目前持有迄今為止已購買的新冠疫苗的60%。

為應對這種不平等,“中國新冠疫苗正作為全球公共產品,為實現疫苗在發展中國家的可及性和可負擔性作出貢獻。”中國醫藥保健進出口商會對外合作部副主任管雲鵬說。

中國疫苗行業協會會長封多佳表示,截至目前,我國國產新冠疫苗在國內的使用量超過1億3千萬劑,而出口的數量也超過了1億劑,兩者基本相儅。同時,中國已經向50多個國家和3個國際組織提供疫苗援助,同時向幾十個國家商務出口疫苗。這是新中國成立以來中國首次大規模對外提供疫苗援助,是落實疫苗作為全球公共產品承諾的重要行為。此外,中國企業正在幫助多國合作建設疫苗生產設施和提供生物活性材料。

“中國疫苗已經具備長久地擔負提供全球公共產品和服務的責任擔當,中國新冠疫苗的工業製造能力已經占全球新冠疫苗產能的約一半,擁有為全球健康做出貢獻的巨大潛力。”封多佳說。

借助世界衛生組織的緊急使用清單(WHO EUL)程序,中國新冠疫苗獲得了為國際提供服務的平台。帕斯適宜衛生科技組織(PATH)上海代表處國家代表、商務與業務開發負責人袁瑗介紹,2017年,世界衛生組織明確了WHO EUL程序,目的是盡快將產品提供給受到突發公共衛生事件影響的人們。當前申請WHO EUL的18個新冠病毒疫苗中,有7個來自中國。

2020年10月8日中國同全球疫苗免疫聯盟簽署協議,正式加入“新冠肺炎疫苗實施計劃”(COVAX),秉持人類衛生健康共同體理念、履行自身承諾推動疫苗成為全球公共產品。

“中國疫苗行業非常積極,正在踴躍地為世界公共衛生作貢獻。”袁瑗說。

△ 行動:精誠合作,在國際化中成長壯大

我國國產疫苗能夠為國際新冠疫情防控作出貢獻,離不開疫苗研發生產全流程的國際化。

“中國新冠疫苗是國際大合作的成果。”封多佳感慨,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後,中國疫苗企業與多國開展了全過程的合作,包括流行病學研究合作、疫苗研發科研合作,疫苗臨床試驗合作、產品銷售代理合作、生產代工合作、向有關國家提供生物活性材料、與多國合作在國外建設疫苗生產線,在接種環節與各國合作追蹤免疫效果以及提供分析處置接種反應等方面的服務合作。

新冠疫苗的研發也加速了國內疫苗產業的國際化進程。例如,在新冠肺炎暴發之前,除了康希諾的埃博拉病毒疫苗外,幾乎沒有疫苗企業做過海外臨床試驗。而如今,我國已有多支疫苗在阿聯酋、巴西、巴基斯坦、祕魯等多國開展臨床試驗。科興新冠疫苗克爾來福就是其中一支。

“國際合作在克爾來福開發過程中發揮了重要作用。”科興控股(香港)有限公司總經理楊光說。由於在國內沒有條件開展三期臨床試驗,他們選擇了出國做。由各國負責臨床試驗的組織,科興負責提供研究用疫苗,各國政府負責監管,克爾來福分別在土耳其、巴西、印尼和智利開展了臨床試驗,以證明疫苗安全有效。

國際合作也加速了克爾來福疫苗的本地化生產供應。楊光表示,海外本地灌裝包裝檢測供應,縮短疫苗供應時間和步驟,同時,自2020年至今,科興新冠疫苗已經通過了中國、印尼、巴西、智利GMP認證、印尼清真認證。

△ 未來:做優做強,改善全球健康事業

“中國疫苗無論從質量還是產量都正在加速從疫苗大國向疫苗強國的曆史性轉變。”封多佳表示,新冠疫情給中國疫苗行業帶來了前所未有的發展機遇,也對疫苗的研發和供給工作提出了前所未有的巨大挑戰,突出表現為“如何做優”和“如何做強”。

那麼,中國疫苗行業該如何加速國際化進程,實現“優”與“強”?在封多佳看來,“優”即疫苗產品和服務全過程、全要素與國際接軌;“強”即具備強大的疫苗工業能力和生產效率。

藥明海德CEO、藥明生物高級副總裁董健也表示,確保服務質量,確保生產規模和成本控制,將有助於中國企業走向國際市場。

在長期的疫苗研發生產工作中,董健看到了傳統的疫苗生產模式的症結:“在傳統模式中,疫苗上市許可持有人承擔著疫苗研發、廠房建設、工藝驗證、疫苗上市註冊、生產與質量管理、持續改進工藝與質量等所有工作,只有實力雄厚的疫苗企業才能承擔從研發到生產的重任,而即便是疫苗巨頭企業,在供應優質低價疫苗方面也存在動力不足的問題,一旦應急情況出現,很難及時充分地滿足全球對疫苗的需求。”

對於這一問題,他提出了疫苗合同定制開發生產(CDMO)的新思路。“研發機構或企業進行疫苗設計和早期研發,自行進行或者委托CDMO企業進行臨床前工藝開發和臨床試驗用樣品生產,研發機構或企業作為上市許可持有人負責疫苗註冊申報,並將註冊批准後的疫苗生產任務部分或全部委托給CDMO企業。”董健說。

他表示,有序可控地利用CDMO模式,可以快速提升疫苗產能,擴大國產新冠疫苗尤其是腺病毒載體和重組蛋白新冠疫苗惠及的國家、地區和人群;有利於提升國內疫苗生產與質量管理水平,促進國內疫苗研發和生產與國際接軌;有利於提升國內和國際供給嚴重不足的疫苗品種的產能,造福更多的國內外群眾;有利於中國疫苗行業為中國和全球疫情防控和各種消除傳染病行動計劃,助力中國成為國際公共衛生產品的研發與生產的主要貢獻者。http://t.cn/A6ctzyag

更多學習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