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COP15體驗多樣雲南##雲南動植物圖鑒# 【COP15上的“中科院之聲”:中國生物多樣性保護正在從參與者向貢獻者、引領者轉變】“近十余年來,從保護地面積增加到科學研究迅猛發展、國際履約合作不斷深化,中國在生物多樣性保護和研究方面的國際影響力逐年攀升,正在從參與者向貢獻者、引領者轉變。”近日,中科院院士魏輔文在接受《中國科學報》採訪時說。

10月11日至15日,聯合國《生物多樣性公約》第十五次締約方大會(COP15)在昆明舉行。作為科技“國家隊”,會場上留下了不少中科院人的身影與他們擲地有聲的話語。在大會間歇,《中國科學報》記者對他們中的一些人進行了訪談。

△ 中科院院士魏輔文:中國正在成為生物多樣性保護“引領者”

“中國生物多樣性研究和保護與國際並駕齊驅,某些領域呈現引領態勢。”在COP15期間,魏輔文在接受《中國科學報》採訪時說。魏輔文認為,取得這樣的成績與我國生態文明制度建設緊密相關。“基於生態文明體制,中國在生物多樣性保護、恢復和研究等方面取得了讓世界矚目的成績。”魏輔文說。

例如,他表示,中國引領了全球的“綠色增長”。2000年至2017年,地球陸地綠化面積增加了約5%,中國貢獻了25%,其中42%的新綠化來自於造林。過去20年內中國的科學研究國際影響力逐年攀升,在生物多樣性的起源、演化與維持機制,物種瀕危和演化適應機制以及氣候變化和生物入侵等對生物多樣性的影響及適應機制等方面,都取得了非常重要的成果。

不止如此,我國參與的國際履約合作不斷深化。自1992年加入CBD以來,中國積極推進相關國際公約如《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CITES)、《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聯合國防止荒漠化公約》的履約,倡議成立“一帶一路”綠色發展國際聯盟,舉辦COP15,積極推廣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從生物多樣性保護的參與者,向貢獻者、引領者轉變。

△ 中科院院士陳發虎:以青藏高原碳中和保護生物多樣性

青藏高原是我國的生態安全屏障,面積達262萬平方公里,生態系統類型豐富,自然保護地占區域面積的40%以上。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科學院青藏高原研究所所長陳發虎表示,作為維護國家生態安全大局中的重要力量,青藏高原實現碳中和,會促進生態環境的保護與修復以及生物多樣性保護。

陳發虎指出,實現生態文明,就是要實現人和自然的和諧發展。在青藏高原生態文明建設中,科技支撐從未缺席。通過分析青藏高原環境變化對人類社會發展的影響,可以提升民眾在青藏高原生態文明建設中的參與度,推動青藏高原可持續發展,推進國家生態文明建設,促進全球生態環境保護,努力實現人與自然的和諧共處。

目前,青藏高原區域碳排放總量約為1億噸CO2,不足全國1%,未來仍具有減排空間。從碳匯角度,青藏高原碳匯每年約1.1億噸CO2,生態系統碳匯大於人為碳排放量,約占全國碳匯總量的10%-16%。未來青藏高原將持續暖濕化,可能促進植被生長,青藏高原自然固碳能力持續增強。

陳發虎表示,青藏高原實現碳中和,生態系統保碳增匯會對生態環境及生物多樣性保護發揮直接的正向影響。“例如三江源-羌塘高原區這些地方生態環境脆弱且獨特,我們在這里建立典型自然保護區,在維持自然生態系統碳匯可持續的同時,也保護了這里的植物、動物及微生物的多樣性。”陳發虎說。

此外,他還指出青藏高原減排等會對生態環境及生物多樣性保護發揮間接的正向影響。比如,高原農牧業綠色轉型,大力發展高原可再生能源,這些舉措在實現減排的同時也間接地減少了對自然生態環境的幹擾和破壞,保護了生物多樣性。

△ 中國科學院植物研究所研究員馬克平:中國生物多樣性保護與研究需“走出去"

在COP15第一階段會議期間,中國承諾將率先出資15億元人民幣,成立昆明生物多樣性基金,支持發展中國家生物多樣性保護事業。“這是中國作為大會主辦方對締約方和國際社會關注焦點問題的積極響應。”中國科學院植物研究所研究員、中國科學院生物多樣性委員會副主任兼祕書長馬克平在接受《中國科學報》採訪時表示。

他指出,與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的資金機制相比,可用於生物多樣性履約的資金“少得可憐”。“資金嚴重不足是生物多樣性保護目標不能如期實現的主要原因之一。急需為第15次締約方大會即將審議通過的2020後全球生物多樣性框架的實施籌措資金。”馬克平告訴記者,中國政府設立基金之後,10家中國機構和企業在COP15的閉幕式上承諾為全球生物多樣性保護投入25.5億元人民幣。

“這展示了中國積極參與全球環境治理的決心和行動。希望中國生物多樣性研究與保護的作法和經驗能夠得到這些基金的資助,向發展中國家推廣,以提高他們的研究和保護能力,實質性推動未來十年全球生物多樣性保護框架的實施。”馬克平說。

在他看來,中國在生物多樣性研究、保護方面已經形成了一系列很好的做法和經驗,生態保護紅線以及正在建設的以國家公園為主體的自然保護地體系,都提供了生物多樣性保護的“中國方案”。在全球生物多樣性保護的大背景下,我們需要進一步“走出去”,積極參與全球環境治理。

“近年來,中國在政治、經濟上的全球影響力提升非常快,但在科學方面‘走出去’仍遠遠落後於這一步伐。作為科技‘國家隊’,中科院應該以科學為支撐,努力填補空白。”他說。

△ 中科院成都生物研究所所長、COP15中國代表團成員吳寧:為生物多樣性保護提供“軟硬”支撐

“COP15第一階段會議總體來說進行得非常順利,圓滿完成了各項任務,達到了預期目標——在各締約方高層達成共識,有助於推動第二階段的‘後2020年框架’的具體談判。”會議期間,中科院成都生物研究所所長、COP15中國代表團成員吳寧在接受《中國科學報》採訪時表示。

作為科技“國家隊”的一員,自2016年底中國確認主辦COP15以來,吳寧就參與了大會的前期工作,例如作為公約祕書處獨立諮詢組成員參與了關於提高生物多樣性保護主流化水平等方面的工作。

在他看來,如果把開發生物資源、建立野外觀測網站、設立標本館看作是生物多樣性研究的“硬件”支撐,中科院的科學家們基於科學研究提供的政策決策諮詢與建議就體現了科技智庫的“軟支撐”。在吳寧看來,後一個方面尤其重要。

COP15第一階段會議上,我國第一批國家公園名單正式公布。位於四川的大熊貓國家公園也是其中之一。自2017年國家公園體制提出開始,成都生物研究所就積極參與到大熊貓國家公園建設中來,從生物多樣性評估、棲息地保護方案、國家公園治理體系建設等方面積極獻智獻策。不止如此,無論是對於在建的川藏鐵路,還是在建的若爾蓋濕地國家公園,成都生物所都參與其中,為保護和建設規劃的制定提供科學支撐。

在吳寧看來,由於生物多樣性的保護和利用具有跨學科、跨行業、跨部門的特點,中科院可以站在第三方的角度,利用其多學科、建制化的優勢,對生物多樣性開展綜合性、系統性的研究,並為國家提出更加客觀的決策諮詢建議。無論是對於生物多樣性的研究、生態環境的長期監測,還是在生物多樣性保護與利用的思想智庫方面,中科院龐大的科學家隊伍都無可替代。

過去10余年期間,作為國際山地綜合開發中心(ICIMOD)的領域主任和首席科學家,以及新近擔任CNICIMOD副主席,吳寧參與和見證了中國科學家在興都庫什-喜馬拉雅地區生物多樣性保護和可持續發展中發揮的關鍵作用。“對於ICIMOD來說,它本身的工作是要把區域內的各國政府和科學家凝聚在一起,共同推動區域的可持續發展。這個區域也是中國發揮引領作用的一個重要舞台。”

△ 中國科學院昆明動物研究所研究員蔣學龍:作為“國家隊”一員,要為“國家事”盡責

“中科院作為科技‘國家隊’,一直肩負著生物資源調查和保護的職責。”COP15期間,中國科學院昆明動物研究所研究員、COP15雲南代表團代表蔣學龍在接受《中國科學報》採訪時表示,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第一次青藏高原考察時,老一輩的科學家在極為艱苦的條件下擔負起生物資源本底調查和保護的重任,在許多研究領域填補了空白。

今天,“接力棒”傳到了蔣學龍等新一代中科院生物資源研究者的手上,他們也做出了不斐的成績。作為一名動物研究專家,從2009年至今,蔣學龍團隊先後已經發現並描記了天行白眉長臂猿、高黎貢比氏鼯鼠、高山鼴屬墨脫鼴等7個哺乳動物物種。就總體物種數量遠低於鳥類和魚類的哺乳動物而言,這個數量不可謂不多。這些發現對人們認識新物種、了解物種演化,以及保護物種多樣性提供了重要的價值。

“做科學研究要有興趣,但更要認清責任。”蔣學龍說。他表示,發現新物種不是目的,他們的科學調查是為了了解一個區域的生物本底、生存現狀以及影響生存的機制,以此評估其生態系統健康性或完整性。在這個過程當中,如果能夠發現新物種,也能豐富人們對自然的認知。

蔣學龍認為,作為“國家隊”的一員,就要擔負起責任,為“國家事”盡責。作為中科院中-非聯合研究中心的一名成員,2015年以來,他與肯尼亞國家博物館的研究者合作,先後多次赴肯考察,與當地研究者一起開展生物資源本底調查,幫助他們提升技術、知識和能力。最近他與合作者剛剛發表了一篇文章,對肯尼亞不同形式保護地的成效進行分析,以推進該國的生物多樣性保護。

“盡管我們現在仍是發展中國家,但是我們的技術水平和能力比非洲國家更強,我們有責任幫助他們做調查,提升技術、知識和能力,這也有助於發揮中國在生物多樣性保護方面的引領作用。”蔣學龍說。http://t.cn/A6MWfGI4

更多學習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