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核廢水入海,將對全球生態環境安全等造成極大威脅】
4月13日,日本政府召開內閣會議,正式決定將東京電力公司(以下簡稱東電)福島第一核電站內儲存的核廢水排放入海。整個排放預計於2041年至2051年福島核電站完成反應堆廢除工作前結束。

據了解,截至今年3月,加上地下水和雨水的不斷匯入,福島第一核電站內已產生125萬噸核廢水,且以每天140噸的速度增加。東電共準備了約1000個儲水罐,其儲水容量上限為137萬噸,目前九成已裝滿。東電稱到2022年秋季,這些儲水罐將全部裝滿,且無更多空地用於大量建設儲水罐。

“日本突然決定將核廢水排放入海,是不負責任的表現。目前尚無高效去除或固定核廢水中放射性氚的技術,這種行為將對全球生態環境安全等造成極大威脅。”長期從事輻射防護與輻射劑量學研究工作的北京市化工職業病防治院副研究員曹磊告訴《中國科學報》。

▲ 擴散路徑與時間

受2011年發生的大地震及海嘯影響,福島第一核電站1至3號機組堆芯熔毀。事故發生後,福島第一核電站運營方東電持續向1至3號機組安全殼內注水以冷卻堆芯並回收廢水。

若核廢水排入海中,受太平洋環流影響,廢水中的輻射物將先北上,向東抵達北美西海岸以及夏威夷,再沿著赤道方向流經菲律賓,最後從我國台灣地區東側回到日本。德國海洋科學研究機構指出,福島沿岸擁有世界上最強的洋流,從排放之日起57天內,放射性物質將擴散至太平洋大半區域,10年後蔓延全球海域。

“此前,美國《科學》雜志披露,美國西海岸的魚類組織中已經檢測出了氚、銫—134、銫—137等放射性核素。這就說明,由於儲存罐泄漏和前期小規模排放等,已經造成了美國西海岸輻射背景值超出正常水平。”曹磊說。

“由於洋流隔離,我國幾個主要海域面臨的輻射汙染風險可能相對較低。”中國科學院電工研究所副研究員張子立告訴《中國科學報》。

“根據目前的計算模型,預計1至2年後會擴散到我國。我國渤海屬於冷水灣,影響相對較小,東海、南海水溫更高,擴散速度快,影響作用較大。”曹磊說。

▲ 難以處理的氚

據了解,東電將利用多核素去除設備對核廢水進行過濾。這種處理方法可捕獲銫、鍶等62種放射性物質,但無法捕獲氚。氚是氫的放射性同位素之一,半衰期為12.3年,天然存在於海水和大氣中。去除水分子中的氫原子非常困難,目前科學上沒有合適的去除和固定氚的辦法。

據日本經濟產業省數據,截至2020年6月,福島第一核電站核廢水中氚的總活度約860萬億貝克勒爾,平均每升水約73萬貝克勒爾。

曹磊表示,“核廢水中的氚一旦經過水體交換進入生物體內,部分無機氚就有相儅大的概率轉變為有機氚,其毒理性將增強幾十倍。通常無機氚有半衰期、半排期,但變為有機氚後,就會變成生物組織的一部分,無法排出體外。最終經食物鏈進入人體的氚,導致人體內照射且終生無法去除。”

東京大學海洋地球化學家重坂重義也表示,同位素在海底沉積物中積累,可能被海洋生物吸收,因此,“適當進行評估很重要”。另一方面,東電的多核素去除設備僅用少量水進行了核廢水的淨化測試,“是否可以長時間保持處理性能”是該公司需要證實的問題。

▲ 急劇釋放危害更大

2020年3月,日本電力曾提出5種處理核汙水的方案,包括增加儲罐量、地下掩埋、注入地殼、以水蒸氣形式排放到大氣中、以稀釋水形式淨化入海等。

曹磊表示,“不論以哪種形式進行排放處理,由於放射性物質總量是可以估計的,都會造成相應的汙染,只是汙染擴散途徑不一樣,由此所影響的范圍、人群不一樣。”

不少人提出,通過增加儲存罐、對現有的儲存罐進行加固的方式進行處理,可以控制汙染物擴散,是較好的辦法。

“這樣做能夠推遲汙染物擴散時間,給大家爭取更多的時間進行氚的去除、固定及其防護技術研究。但這也存在很大風險,儲存罐已經使用了10年多,設施安全性風險不斷增高,一旦罐體發生開裂,大量放射性物質急性釋放,可能造成更大的危害。”曹磊說。

《朝日新聞》曾報道,日本國內外很多核電站在控制氚含量的前提下將核電站廢水排放入海。在福島核事故發生前5年,日本全國核電站平均每年向海洋排放氚的總活度約為380萬億貝克勒爾。

“只能說,如果是按照計劃進行的、經過詳實考證,符合相應的排放標准和要求,且將相關方案、數據全部公開,使世界范圍內的學者能夠分層級研究、制定應對措施和辦法,或許能將其影響置於可控范圍內。”曹磊表示。http://t.cn/A6c6pKlj

更多學習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