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位院士“破圈”拍電影,是什麼體驗?】兩位中國科學院院士——戴立信和丁奎嶺參演的電影剛剛上線了!4月18日,一部科普微電影《無處不在的手性之有機師姐》亮相上海科普網和bilibili平台。除了男女主角是職業演員外,其他角色大多由中科院上海有機化學研究所的科研人員和管理人員出演。

院士拍電影是種什麼體驗呢?戴立信和丁奎嶺分別向《中國科學報》講述了自己的首次“觸電”經曆。

戴立信院士今年已達97歲高齡。在2020年出鏡時,他正處于大病初愈狀態。“因為肝膽重疾他瘦了十幾斤,精氣神尚未完全恢複,但思路和記憶尚可,在導演指教下排練了幾次就完成了拍攝任務。” 戴立信的家人對《中國科學報》說,“老人對科普工作一直非常熱心。”

在微電影裡,戴立信的角色是圖書館裡一位愛與年輕人交流、喜歡提問的老人。“你們知道我們有機所一個很有名的工作叫邊臂效應嗎?” “要記得,做重要且實用的化學。”

以下是戴立信的自述:

我記得當時導演讓我坐在圖書館裡看書,周圍沒有別人,然後有兩位同學走了進來,我回答了幾個他們的問題,整個過程就結束了。

導演很專業。他讓我抬頭我就抬頭,讓我低頭看書,我就低頭看書。

我覺得科普工作于國于民是一件很重要的事。現在國家開始采用各類手法做科普工作,應該會更受百姓歡迎。對公眾來說,如果這些作品能讓他們常常想起科學技術的實用性和重要性,那我們的心願也就實現了。

前幾天所裡播放這部微電影時也邀請了我,但因為身體不適就沒去成。希望觀眾能喜歡並理解這部科普電影。

丁奎嶺院士在電影中扮演的是在食堂裡大碗吃飯,寥寥數語點化男主角的“高人大叔”。在電影結尾,“高人大叔”用自己研發的手性螺縮酮雙膦(SKP)配體,助力了兩位主角的科研事業。

以下是丁奎嶺與《中國科學報》的對話:

《中國科學報》:您為什麼會出演這樣一部微電影?首次觸電的感覺如何?

丁奎嶺:

平時我對科普項目比較關注,一直以來都想通過更多樣的形式、更多元的渠道讓更多人了解科學、認識科學、熱愛科學。當時上海市科委邀請我參與一個科普項目,我也沒多想就答應了,後來我才知道是要拍微電影。雖然對電影了解不深,但為了支持青年科學家的科普活動,還是“硬著頭皮”做起了策劃與客串演員。我的戲份不多,半個多小時就拍完了。

後來我在所裡的發布式上看到了完整版電影。感覺“虛構”的故事講出了年輕人在探索科技道路上的“真實”,有艱辛,也有努力,有彷徨,也有篤定,痠甜苦辣都在其中。比如,裡面提到的發論文、“破四唯”、出國留學,都挺接地氣的。

《中國科學報》:越來越多科學家在用越來越豐富的方式做科普:拍電影、拍抖音,做直播,入駐B站(bilibili網站)……您對這種現象怎麼看?

丁奎嶺:

我覺得這是很好的一個趨勢。科學家用納稅人的錢做科研,就有責任讓公眾了解科學,知道我們正在做什麼,為什麼而做。這樣公眾就能對科學的重要性有更深刻的認識,知道科學如何影響我們的衣食住行。

要想讓科學走向大眾,很重要的一點就是要在內容與形式上“與時俱進”,既要讓專業人士覺得“懂行兒”,也要讓年輕人覺得“好玩兒”——好玩兒很重要。

《中國科學報》:您在電影裡的人設是“飯量很大的叔叔”,這個設定是怎麼來的,有現實依據嗎?

丁奎嶺:那沒有,就是好玩兒唄!(笑)

記者快評:不愛年輕人的科學家當不了好演員

年近百旬的戴立信院士,很“聽話”地坐在圖書館裡。面對初出茅廬的青年導演,“讓我抬頭我就抬頭,讓我低頭看書我就低頭看書”。他對年輕人的關懷和愛護已經成了習慣,據家人透露,他90多歲還幫助博士生審校科普書籍,近年來一直在一家中學擔任科普顧問。

丁奎嶺院士則在短短的幾分鐘采訪裡,反複地提到“年輕人喜歡”“年輕人覺得好玩兒”。對年輕人送來的“大碗叔叔”人設,他欣然接受,一邊捧著雪白的大碗米飯,一邊講著冷幽默范兒的台詞。

他們的“演技”或許還略顯生澀,但這種一本正經的生澀看起來特別可愛。

為了激發年輕人對科學的興趣,越來越多科學家勇敢地走進自己此前並不熟悉的領域:抖音、B站、快手……與新新人類零距離。

你可別小看了這些“老人家”。君不見,84歲的汪品先院士已經在抖音收獲45萬粉絲,還把課堂搬到了bilibili。

科學家“破圈”做科普,正在悄然成風。但科普工作之難,也不遜于科學創新,其中最最首要的,就是謙遜、理解和尊重。

傲慢的人做不了科普,傲慢的科普也走不進人心。我們欣慰地看到,這些大科學家、大院士們,擁抱新事物,尊重“小朋友”,而廣大年輕人們也回應以熱情和敬意。在這樣的土壤裡,科普的種苗一定會長得越來越豐茂。http://t.cn/A6c9jSAU

更多學習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