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航天:“硬”創業迎來“暖”東風】長城戰略諮詢公司於4月26日在天津發布的《中國獨角獸企業研究報告2021》顯示,銀河航天(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成為我國商業航天領域首個獨角獸企業,截至2020年底銀河航天估值已達12.4億美元。

這給了我國商業航天創業者巨大的鼓舞,也進一步拓展了商業航天創業的想象空間。統計顯示,我國從火箭研制、發射,到衛星研制、運維、服務,至少有數十家商業航天企業在創業徵途中探索前行。

隨著我國疫情得到控制,TMT(科技、媒體與通信)行業投融資自2020年下半年回升,作為技術和資金門檻極高的“硬科技”創業典型,商業航天日益得到資本的青睞。而各地不斷出台的商業航天產業培育政策,更是為我國商業航天的蓬勃發展吹來了煦暖的東風。

▲ “硬科技”創業

商業航天創業,一直帶著高科技的“硬氣”。

在衛星研發領域,創立於2018年的銀河航天,於2020年1月16日在酒泉衛星發射中心成功發射了首發星。該星是由銀河航天自主研發的我國首顆通信能力達到24Gbps 的低軌寬帶通信衛星,在軌 30 天後成功開展通信能力試驗,在國際上第一次驗證了低軌Q/V/Ka等頻段的通信應用。

“銀河航天深度融合航天與互聯網基因,致力於通過敏捷開發、快速迭代模式,規模化研制低成本、高性能的低軌寬帶通信衛星。”銀河航天創始人徐鳴向《中國科學報》表示,未來,銀河航天將為衛星互聯網建設、5G產業發展以及消除互聯網數字鴻溝貢獻力量。

2020年12月,由西安中科天塔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中科天塔)和國智恒北鬥好年景農業科技有限公司聯合設計的“國智恒好年景中原金水一號(未來號-1R)”在太原衛星發射中心成功發射,該衛星可為我國黃淮海地區提供精准的農作物數據普查遙感服務,助力中國農業現代化、數字化與智能化進程。

據悉,中科天塔主營業務包括商業遙感載荷、天基物聯網、航天雲立方平台和航天工程系統解決方案。中科天塔推出的“航天雲立方”,圍繞航天器測控管理、空間訊息管理與訊息服務,建設的航天器測控管理與空間訊息應用服務平台,為商業航天相關企業提供從航天器測控管理、數據通信、數據處理到行業應用開發等整體解決方案。

而在火箭運載領域,2020年7月14日,藍箭航天空間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藍箭航天)開發的液氧甲烷運載火箭朱雀二號完成了控制系統與二級遊機發動機匹配性驗證。其二級遊機“天鵲”10噸級液氧甲烷發動機(TQ-11)完成了單次時長達3000秒的熱試車考核,達到了國內泵壓式低溫液體火箭發動機單次試車時間最高紀錄。

而至今年3月,藍箭航天“天鵲”10噸級液氧甲烷發動機完成新一輪點火試驗,單次試車時長4000秒,單台試車時長突破萬秒大關,全面刷新了我國泵壓式液體火箭發動機試車的紀錄。發動機設計、生產、裝配質量和工作可靠性得到了充分考核。

▲ 政策吹來“東風”

商業航天能夠破土而出,並且快速發展,離不開改革突破和政策的牽引支持。

2012年,國防科工局、總裝備部印發《關於鼓勵和引導民間資本進入國防科技工業領域的實施意見》提出:鼓勵和引導民間資本進入國防科技工業的原則和領域;鼓勵民間資本進入國防科技工業投資建設領域;引導和支持民間資本有序參與軍工企業的改組改制。

2013年,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於印發國家衛星導航產業中長期發展規劃的通知》,強調“市場主導,政策推動;以市場需求為導向,充分發揮市場配置資源的基礎性作用,調動企業主體積極性”。

“這些政策的出台,為我國後續航天行業的放開提供了可能。”中國衛星導航定位協會副會長張全德向《中國科學報》表示,國家相關政策釋放了重要訊息,就要是打破航天領域一直以來相對封閉的門檻。

2016年,商業航天再次迎來密集政策利好。國務院新聞辦發布《2016中國的航天》白皮書,提出要“完善航天多元化投入體系,大力發展商業航天。要鼓勵引導民間資本和社會力量有序參與航天科研生產、空間基礎設施建設、空間訊息產品服務、衛星運營等航天活動。推動政府與社會資本合作,完善政府購買航天產品與服務機制”。

工業和訊息化部印發《訊息通信行業發展規劃(2016-2020年)》,提出要“建成較為完善的商業衛星通信服務體系”。

國防科工局、國家發改委也發布《加快推進“一帶一路”空間訊息走廊建設與應用的指導意見》,提出要“積極推動商業衛星系統發展;支持以企業為主體、市場為導向的商業航天發展新模式;鼓勵商業化公司為各國政府和大眾提供市場化服務”。

而在北京、西安等地,也相繼出台了培育商業航天產業發展的政策。

為推動衛星網路產業、鼓勵商業航天企業在京發展,今年1月,北京市經信局牽頭出台了《北京市支持衛星網路產業發展的若幹措施》,旨在快速培育壯大衛星網路新業態,為北京高質量發展打造新的創新空間和增長極。

今年4月18日,北京商業航天產業基地落戶北京大興區,北京進一步邁向“南箭北星”的產業格局。北京市經信局局長楊秀玲介紹,北京將在大興區、經開區建設商業航天產業基地以及商業火箭創新中心,做強“南箭”;在海澱區建設商業衛星產業基地等,做強“北星”;豐台區發揮央企、軍工優勢,承接高端溢出項目,其他各區錯位發展,形成全市產業的協作互補。

▲ 投融資持續向好

商業航天無限的想象空間,吸引了創投等眾多資本的青睞;而隨著資本的加持,商業航天創業之“火”越燒越旺,技術也在不斷取得進步。

英諾天使基金合夥人盧健向《中國科學報》表示,我國商業航天正迎來巨大發展機遇,2019年至2024年,中國商業航天市場規模年複合增長率將達23.5%;預計到2024年,商業航天市場規模將達到2.4萬億。

5月12日,國際諮詢機構普華永道發布《中國 TMT報告》顯示,2020年下半年私募及創投(PE/VC)在科技、媒體及通信(TMT)行業的投資實現大幅度反彈,投資金額創造了自2018年下半年以來的新高。

普華永道中國內地審計業務合夥人劉雨鷗向《中國科學報》表示,得益於國家對於科技創新的大力支持,半導體、大數據中心、人工智能等正成為投資熱點;商業航天、量子通信等“硬科技”領域,“也正是未來中國大力支持的科技領域,相信未來一段時期內,也一定會越來越受到資本的關注。”

早在2019年,銀河航天就完成了新一輪融資,由建投華科領投,順為資本、IDG資本、君聯資本和晨興資本跟投,其時銀河航天投後估值達50億元人民幣。

2020年11月,銀河航天完成又一輪融資,由南通開發區智能製造產業投資基金領投,混沌投資、經緯中國、中金資本旂下中金基礎設施基金等跟投,老股東順為資本、五源資本(原晨興資本)、君聯資本、源碼資本等持續跟投。

徐鳴介紹,借助於融資的不斷推進,銀河航天已在西安建立了載荷基地,在上海建立了整星基地,在南通布局了衛星超級工廠。銀河航天將在南通開發區投資建設衛星互聯網產業示范項目,重點打造新一代衛星研發及智能製造基地“銀河航天衛星智能超級工廠”,有望實現每年300-500顆衛星的產能,推動微小衛星實現低成本、批量化智能生產。

2021年3月,北京千乘探索科技有限公司(千乘探索)宣布,已完成了超億元人民幣的A輪融資,該輪融資資金將主要用於“千乘一號”星座的快速組網和相關產品的研發和市場開拓,同時支撐千乘衛星精益智造廠房、千乘測控網的建設和擴容工作。

千乘探索公司CEO苗建全向《中國科學報》表示,千乘探索主要聚焦衛星研制與地球空間訊息服務。“通過本輪融資,千乘探索將進一步做大做強空間訊息服務、產品交付和星座智能運營三條業務線,創新助力新基建,充分發揮‘遙通融合’商業低軌星座體系的服務優勢,實現智能衛星星座應用新體驗,拓展新動能。”

▲ 不斷改革探索

張全德表示,航天領域很可能是中國最後一個開放的工業體系。在2014年以前,航天是一個比較封閉或者說是受管制的行業,而“管制放開,往往意味著巨大的機遇”。

航天人才的外溢,是商業航天迎來發展的重要基礎。

銀河航天聯合創始人張世杰,則是哈爾濱工業大學航天學院教授,曾參與“試驗三號”、“快舟一號”等小衛星研制。苗建全在創立千乘探索公司前,是某航天型號首飛時的01指揮,體制內工作9年後離職。

“雖然在人才流出過程中,仍有許多細節需要完善。但航天科研人員離職創業,渠道是通暢的。”苗建全表示。

而商業航天的發展,也離不開航天“國家隊”的支持。航天技術專家黃志澄表示,在美國發展商業航天的過程中,擔負發展公共航天重任的美國宇航局(NASA),發揮了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NASA通過多項商業航天計劃,為商業航天公司注入項目的起動資金,並用預付服務合同費用,支持商業航天公司的運營。”黃志澄表示,NASA為了加速成果轉化,向多家新興航天公司提供了技術支持。“這些經驗,值得我們借鑒。”

“航天科技集團和航天科工集團,作為我國航天產業的中堅力量,必須主動改革,打破自我封閉、自成體系的體制,與民營企業開展合作。”黃志澄說。

而作為商業航天創業者,千乘探索公司副總經理張巍向《中國科學報》表示,健康的產業生態、始終關注和不斷滿足市場需求的商業化意識,是保持商業航天市場活力的關鍵因素。“行業壁壘高、圈子小、產品周期長等因素,也制約著商業航天領域的發展,使得這個行業想快也快不起來。創業者要以更大的耐心去做產品,不能急於求成。”http://t.cn/A6V4obwH

更多學習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