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網精選博文集錦# 【以“飛升疾走”之氣概進行科學探索】一方面,我們面臨著諸多亟待突破的科學難題;另一方面,因為低垂的果實幾乎已被摘完,留給我們的都是越來越難啃的硬骨頭了,即科學突破的難度日益增大。為加速認識未知世界從而盡早為人類造福,需要科研人員在科學探索道路上“疾走”以做出重大的科學發現;只有做出了這樣的成就,科研人員才能從默默無聞的小人物“飛升”為大師。

為什麼在科學探索道路上需要“疾走”呢?這是因為“自然科學研究是競爭性的,在科學研究中只有第一名,沒有第二名。”誠然,學科領域的深挖和拓展需要後來者的應用和延伸,所以在某種程度上說,有些科研人員量力而行做“從1到N”的工作,也無可厚非。然而,“不想當元帥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不想奪冠的科研人員不是真英雄。當學界論真英雄時,關注的往往是原創者所做出的“從0到1”工作。從曆屆諾獎看,其頒發對象就是這類原創者,即使後人做出了更好工作,也往往與諾獎無緣。

縱觀科學史,諸多科學大師在做出重大科學發現前,幾乎都是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其之所以成為被世人敬仰的科學大師,是因為其取得了偉大的科學成就。譬如,我們知道牛頓,是因為F=ma; 我們知道愛因斯坦,是因為E=mc2;我們知道居里夫人,是因為發現元素釙和鐳;我們知道門捷列夫,是因為元素周期表;我們知道魏格納,是因為大陸漂移說;……。這些大師不但在學界被廣為傳頌,而且被眾多普通民眾稱道。盡管諸多科研人員經努力奮鬥後能成為大師的仍是極少數人,但不努力奮鬥則沒有成為大師的可能。人過留名,雁過留聲;或重於泰山,或輕於鴻毛。這樣的道理,無人不懂;但何去何從,智者自有決斷。

科學研究是異常艱辛的智力勞動,只有全身心投入、長時間潛心探索,才有可能取得突破。即使再有天賦的科研人員要想取得載入史冊的成就,都需要付出足夠的時間成本。換句話說,科研人員要“疾走”成功,需要以下功夫慢慢“磨劍”為前提,正所謂“慢工出細活”、“把拳頭收回來再打出去更有力”。因此,只有科研人員把大塊時間用於深度鉆研科學難題上,一旦靈感光顧茅塞頓開時才可能做出原創成果;反之,若把大塊時間用於內卷化的雞毛蒜皮工作上,雖可多快好省地掙得名利,然只能出些“雞肋”成果。

有志科研人員要想“飛升”為大師,須善於瞄准且從事第一流的工作。何謂第一流的工作呢?諾獎得主本庶佑先生給出了解答:“做別人從沒有做過的工作,或力爭將現有的定論推翻。”第一流的工作又可稱為外卷化工作,即在“無人區”開疆拓土,在攀登科學高峰過程中攻堅克難。有志科研人員只有瞄准且從事這樣的工作,才可能做出一流成果,從而才能成就“飛升”為大師的願望。人這一生,十分短暫。作為有志向、有抱負的科研人員,與其碌碌無為一生,不如奮起爭先做出這樣的成果,為子孫後代留下念想。(秦四清)
http://t.cn/A6VBOW7Z

更多學習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