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網精選博文集錦# 【端午日雜說“端”】今日端午,端午即端五,又即端陽。端午之時,說一說端。端,本義是站直。《說文解字》:“端,直也。從立,耑聲。”站直就是立正,因此,稱端為正,我們現在常常還說端正,這接近於端的本義。

端是正,不前不後,不左不右,不偏不倚。這樣坐著,稱端坐。這樣的容止,稱端莊。這樣的正楷字,稱端楷。

端午節起源何時,如今很難考察出來了。一般認為,在很古老的時代,這就是在夏至前後的一個重要節日。從字義上看,陽對應於夏,端對應於至,端陽與夏至意思上很接近。在夏至前後,太陽最高,用古人陰陽的語言說,就是陽最足最正的時候,而陽最足最正之時,陰隨即要增加了(陰影要增長了)。這就是端陽的意思。

夏曆十一月為子月,正月為寅月,五月為午月。這實際上是中國古人用十二個月(插入閏月)來擬合太陽年的核心問題之一。它使得中國的曆法成為陰陽曆,中國年的時間長度在平均的意義上等於太陽年,而春夏秋冬四季大體上與太陽年的節氣相吻合。所以,以半夜作為一天的開始,午時為一天之正中(十一時至十三時);以子月為一年的開始,午月也相對於一太陽年之正中(夏至前後)。

而古人又認為,“天地之至數,始於一,終於九焉”。從一到九,五又為正中。

所以,人們稱五月初五為端五、為端午、為端陽。

端是一個很好的字,端正是一個很好的詞,我們做人做事就是要端正。坐要坐得端正,立要立得端正,行為要端正,品德要端正。過去被人稱贊品行端方是很高的評價。品行端正的人,過去稱端人,端士。

孟子說:“夫尹公之他,端人也,其取友必端矣。”尹公之他是一個古人的名字,孟子認為是一個端人,說他的朋友也必定是一個端人。

端的反面是不端,不端就是不正。我們如今反對學術不端,這是一個很重要的任務。做學問應當是老老實實的事業,決不能投機取巧,行為不端。

端是正,是直,是平。所以我們常常說一碗水端平。端平,就必須拿得穩。民以食為天,我們的飯碗是很重要的,所以,傳統上用手拿飯碗的動詞用的是端,稱端飯碗。飯碗是人們生活來源的象徵。一個端字,表示了我們對於飯碗的重視和恭敬的態度。不認真,稀里糊凃的,甚至投機取巧、弄虛作假,“不端”了,就可能砸了飯碗。

如今對於學術不端,往往還比較寬容,這可能是由於曆史的原因,暫時先寬容些些。相信以後會越來越緊,越來越嚴。有關人員還是要小心謹慎,管束好自己、管束好學生和下面的工作人員,不要“不端”,砸了飯碗總是不好。

端,還有一個義項是事物的一頭。頂端、尖端、末端、端點、兩端等等,都是指事物的頭。

這里的端,實際上是耑字的假借。耑,音duan1,與端同音,本義是事物的開頭、開始。這是一個會意字,中間一橫是地面,下面的是草木的根須,上面的是草木的尖,所以從字形看,耑就是草木的尖頭。實際上,草木初生,都是直直地往上長的,所以端字的本義為直,在這里可以理解了。

耑是草木的頭,在這個意義上,古人多以端假借,結果借來借去,“端行而耑廢”。

端,頭,是事物的開始,如開端,發端,端倪,端兆。

《莊子•大宗師》:“反覆終始,不知端倪。”前人這樣解釋端倪:端為草始,倪(兒)為人始。

端可引申為頭緒,如《三國志•郭嘉傳》中說袁紹“多端寡要,好謀無決。”多端寡要就是頭緒太多而不得要領。實際上,端、頭、緒都是頭,端(耑)是草木之頭,頭是人或動物的頭,緒是絲的頭。

端可引申為原因、原委,如端原,端由。無端的本義是沒有什麼原因,如張泌《蝴蝶兒》詞句:“無端和淚濕燕脂,惹教雙翅垂。”爭端的本義是爭執發生的緣由,如今轉化成為爭執的事由。

這樣,事情的兩端,就可以是事情的來龍去脈。孔子曾經說過:“吾有知乎哉?無知也。有鄙夫問於我,空空如也。我叩其兩端而竭焉。”讀到孔夫子的這段話,我也有類似的體會。有時候,學生或別的什麼人問我的問題,我也許並不了解,“空空如也”。我就問學生問題的來龍去脈,“扣其兩端”。在一番相互的討論之中,我可能就弄明白了,學生也有可能就搞清楚了。

兩端都清楚了,事情也就可能清楚了。所以“端的”的意思是果然、的確;究竟;事情的經過;底細。端詳也就是問題的始末。京劇《鍘美案》中有著名的唱詞:“包龍圖打坐在開封府,尊一聲駙馬爺細聽端的:曾記得端午日朝賀天子,我與你在朝房曾把話提……駙馬爺進前看端詳:上寫著秦香蓮三十二歲……”。

端詳作動詞,那就是詳細地看,仔仔細細地看。

現在雖然耑字的意思已經由端字承擔,但是由耑作為偏旁組成的字還有許多,略微看一下這些字也有好處。

瑞,本義是作為符信的玉。過去諸侯朝見天子,手里拿著的“圭”,就是一種瑞玉。上古交通不便,諸侯不能常常見到天子。再相見時恐怕變化很大,為防止假冒,於是需要用信物作憑。這符信就是“瑞”。瑞符是見面時首先需要出示的,瑞字中間的耑便是首先的意思。

祭祀是人與神交通,實際上是人間交通的仿照。於是,在祭祀的時候,人們也需要用到類似的符信,也稱為瑞。

時間長了,瑞也就引申為吉祥的事物。如瑞禎、祥瑞、瑞氣、瑞光、瑞雪等等。

揣,本義是量高度,音chuai3。耑是初生的植物,苗,把手指伸開,用手度量苗的高度,所以揣表示度量,測量,引申為估量,猜測。有揣摩、揣測、揣度等詞。不揣冒昧,是一句客氣話,表示自己沒有慎重考慮就輕率行事。不揣淺陋,也是一句謙詞,表示沒有考慮到自己才疏學淺,見識鄙陋。

至於揣在懷里,表示懷藏的意思,懷孕了,稱揣了崽等,那是現代北方方言才有的用法,讀chuai1。

惴,音zhui4,恐懼,害怕的意思。如果以字形分析,耑是初生的、小的,惴字便應了如今網路上的“小心臟”了。如今仍然常用的詞:惴惴不安。

喘,如今的常用字。呼吸急促為喘。新生兒平靜的呼吸次數約每分鐘40多次,運動時有60次。成人一般不到每分鐘20次。用成人的標准,小嬰兒都在喘。所以,耑加口旁為喘,也就容易理解了。

耑為草之初生,初生之草成長很快。所以湍(音tuan1)為水流急,遄(音chuan2)為行動疾。

水流湍急,則多回旋、旋渦。李白《蜀道難》有詩句:“飛湍瀑流爭喧豗,砯崖轉石萬壑雷”。

物體在空氣、水等流體中運動時,會遇到不規則運動的流體團,這就是湍流。例如飛機在飛行中,列車、汽車、船舶在行駛中,都會遇到湍流。湍流增加了物體運動所遇到的阻力,浪費了運動所需要的能量。這是流體力學中的一個重要的大問題。

遄字如今用的很少了,只是偶然有人寫信寫文章時用到遄往(快去)、遄歸(快回來)等語匯。

踹,音chuai4,是一個後起字。本義是腳跟。古人用得很少,現在北方方言口語中表示以腳底用力踢,如“踹了他一腳”,如“把門踹開”等。

顓,音zhuan1,表示頭腦很愚蒙朴實的樣子(頁是人頭)。這個字用得很少。如今經常遇到的只有兩個專用名稱。

一個是顓臾,這是古代的一個小國。在春秋時已經成為魯國的附庸。《論語》中孔子說:“吾恐季孫之憂,不在顓臾,而在蕭牆之內也”。如今大家都學傳統文化,《論語》中的這一段,一般都是要學的。

另一個是顓頊(音xu1),這是傳說中上古的“三皇五帝”中的“五帝”之一,據說是黃帝的孫子,高陽氏。

離騷》的第一句話便是:“帝高陽之苗裔兮,朕皇考曰伯庸”(我是高陽氏的子孫啊,我的父親字伯庸)。如今端午節的主角屈原,就是顓頊的後代。

祝大家端午節快樂!(馮大誠)
http://t.cn/A6Vg8b1i

更多學習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