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網精選博文集錦# 【40歲拿到第一個國基項目,改變了我和學生】又是一年基金評審季,幾家歡樂幾家愁。在此我想說一下我承擔國家自然科學基金的經曆,並表達對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的真誠感謝。

我博士畢業比較晚,直到2013年40歲時才拿到第一個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地區項目(安全電子投票協議設計與分析,61363069),由於所在平台較弱、科研氛圍不好,每年只有一個碩士生和我一起做研究,確實有放棄科研的想法。幸運的是我和研究生在2012年發表了一篇IEEE Transactions on Computers的文章,很可能是這篇文章的加持,使得評審人給予了我資助,使我暫時打消了放棄研究的想法。

在第一個國家自然基金項目的資助下,我和研究生很認真地投入到研究工作中,在這一過程中相互扶持著往前走,也慢慢知道學生該怎麼帶、題目該怎麼選、問題該怎麼解決,總的來說,研究工作還算順利,這一期間發表的文章不算多,但是我感覺到研究的點在不斷地深入,范圍也在慢慢擴大。經過三年的研究,我們把原來的安全電子投票協議的研究,較為成功地拓展到了數據聚合,於2016年拿到第二個地區基金(大數據時代具有隱私保護性的數據聚合協議研究,61662016)。

在2015年之前,我每年基本上只有一個碩士研究生,從2016年開始,一下子增加到了4個碩士生,並且從2017年開始招收博士生。在此後,研究內容也從單一的數據聚合擴展到不同類型數據的隱私保護,不同目標的隱私保護。學生多,成果自然也多,尤其是2018年開始,有10多篇英文論文在IEEE Transactions發表,在《計算機研究與發展》、《電子與訊息學報》等中文期刊也發表了論文,並且還獲得了IET的年度最佳論文獎。

有了以上的研究基礎,有了更為系統性的研究目標,2020嘗試申報國家自然基金的面上項目,並且順利獲批(面向數據發布的隱私保護協議研究,62072133), 得到立項通知大概是2020年的9月中旬,在一個月後的2020年10月我們拿到了中國電子學會的自然科學二等獎,此時我已經47歲了。

與國家自然科學基金的持續資助相比,我在過去十多年里獲得的省級基金的資助並不多,僅僅在2013年和2018年獲得兩項資助。也就是說,如果沒有國家自然科學基金的持續資助,我應該早就放棄目前的研究工作。當然,放棄科研工作,生活會輕松很多,焦慮感也會減少很多。但是,也會失去很多樂趣和成就感。

回顧這些年的研究,最主要的成就感真的還不是發了多少文章,拿了什麼獎勵,我覺得最主要的成就是引導了一批出身草根院校的學生,逐漸對研究工作有了初步的認知。在我這個草台班子完成科研啟蒙訓練後,有的跟著我讀博士,有的到國內外更好的科研機構讀博士,也有的出去做公務員或到公司做研發,都有了不錯的出路。如果沒有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的資助,他們應該會走另外一條路,肯定不會有這麼多的學生熱愛科研工作,大多數人在拿到學位後應該與科研工作再無關聯。(劉憶寧)
http://t.cn/A6fEVXOt

更多學習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