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鸚鵡三只,必有其師:研究證明這種鳥通過模仿學會“開箱”】近日,一個由多國科學家組成的研究小組描述了鸚鵡如何適應城市環境文化:鳳頭鸚鵡能通過相互學習獲得一項獨特的技能——掀起垃圾桶蓋尋找食物。研究人員認為,社會學習傳播在鳳頭鸚鵡行為習得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它們的很多“壯舉”並不是遺傳的結果。相關論文http://t.cn/A6fDWorR 近日刊登於《科學》。

一種“奇特”行為

《中國科學報》從德國馬普學會獲悉,幾年前,澳大利亞博物館研究所高級首席研究科學家Richard Major跟當時在英國牛津大學做研究的Lucy Aplin分享了一段視頻,視頻中一隻葵花鳳頭鸚鵡打開了一個封閉的垃圾桶。

其實過程並不複雜,它只是用喙和爪子提起沉重的垃圾箱蓋子,然後“一腳踹開”蓋子,最終獲得了豐富的食物。

但Aplin和她之後的同事、馬普學會動物行為研究所的Barbara Klump被這段視頻深深吸引住了。對於一直鳥而言,做到這些並不容易。

圖:一隻鳳頭鸚鵡打開了一個家庭垃圾桶的蓋子。圖片來源:Barbara Klump / 馬普學會

“觀察到如此巧妙和創新的獲取食物資源的方式是如此令人興奮,我們立即知道自己必須系統地研究這種獨特的覓食行為。”Klump告訴記者。

研究了澳大利亞鳥類物種20多年的Major,對吵鬧的小型鳥類、朱鷺和鳳頭鸚鵡都有了解。“和許多澳大利亞鳥類一樣,葵花鳳頭鸚鵡非常聰明,出色地適應了與人類共同生活。”Major說。

澳大利亞塔朗加保護學會的John Martin曾與Major一起在許多城市鳥類項目工作過,“澳大利亞全國的垃圾箱都有統一的設計,葵花鳳頭鸚鵡分布在該國整個東海岸地帶。我們想知道的第一件事是,它們是否會打開所有地點的垃圾桶。”

但是,“證明動物的一些覓食行為不是源於遺傳,是一個挑戰。”Klump說。

學習而得

於是,2018年,研究人員在澳大利亞的多個地區發起了一項在線調查,問題包括:你來自哪個地區?你以前見過(鳳頭鸚鵡)這種行為嗎?如果見過,是什麼時候?

Martin說,“這項為期兩年的調查幫助我們確定了這種行為是如何在鳳頭鸚鵡群體中傳播的。”

截至2019年底,來自澳大利亞44個地區的居民報告稱觀察到鳳頭鸚鵡打開垃圾桶的行為,這表明其已經迅速和廣汎地傳播了。對調查結果的進一步分析顯示,這種行為到達鄰近地區的速度要快於到距離較遠的地區,這表明這種新行為並不是在某一地區隨機出現的。

“這些結果表明,它們確實是從附近的其他鳳頭鸚鵡那里學到了這種行為。”Klump說。

研究人員還在3個選定的熱點地區用小油漆點標記了大約500只鳳頭鸚鵡,以便讓研究人員觀察哪些鳥可以打開垃圾箱。結果表明,只有大約10%的鳥能做到這一點,其中大多數是雄性。其余的鳥要等到“吃螃蟹”的鳥打開垃圾桶後才會自己動手。

然而,有一個例外。2018年底,悉尼北部的一隻鳳頭鸚鵡重新“發明”了這種技術。鄰近地區的鳥類隨後開始模仿該新行為。

總體而言,研究人員描述了鸚鵡的覓食文化創新傳播到地理變異的完整路徑,證明了鸚鵡文化複雜性的存在。“我們觀察到,這些鳥打開垃圾桶的方式並不同,而且在不同的郊區使用不同的‘開箱’技術,這就證明這種行為是通過觀察其他鳥類學會的。”Klump說。

聰明的鸚鵡

“通常,孩子善於借助社會學習。從很小的時候起,他們就從其他孩子和成年人那里學習技能。但與人類相比,已知的動物相互學習的例子很少。”Klump說。

不過,鸚鵡的聰明伶俐是“眾人皆知”的。

就像非洲灰鸚鵡亞曆克斯,它能說話會數數。研究人員曾發現,除了會單詞以外,亞曆克斯還有另一個“驚人”能力,能夠正確推斷出基數詞和序數詞之間的關系。科學家表示,除了人類以外,之前沒有發現任何一種物種擁有這種能力。

新西蘭食肉鸚鵡則“能掐會算”。實驗中,黑色標記總會有一個美味的食物球,而橙色標記則不會有。科學家把兩個裝有一定數量的兩種標記的透明罐子放在食肉鸚鵡旁邊,並每次用手拿出一個標記。結果表明,這些鳥更有可能會啄伸進裝有更多黑色標記的罐子的手。即使這個罐子里黑色和橙色標記的比例接近63比57。研究人員認為,這表明食肉鸚鵡具有真正的統計推斷能力。

而且,這也不是第一種會社會學習的鸚鵡,戈芬氏鳳頭鸚鵡也可以。

一隻名叫Figaro的戈芬氏鳳頭鸚鵡,能自發地利用鳥舍的木梁製造棍棒工具。為了弄清這種鳥能否通過觀察同伴的方法學會製造工具,科學家選擇12只鸚鵡進行了試驗。一組鸚鵡觀看Figaro如何使用一支小棍獲取放置在盒子中的堅果。另一組則觀看“幽靈示范者”轉移食物—— 一塊磁鐵被置於桌子下方,由研究人員對其進行控制。

結果,3只公鸚鵡和3只母鸚鵡組成的觀看Figaro“表演”的一組也拾起小棍,並進行了其能夠回想起的動作。但只有公鸚鵡成為了工具使用能手,並成功獲得堅果。而且觀看“幽靈示范者”演示的一組,無論公母都無法做到。有趣的是,這些聰明的觀察者又發展出比Figaro更好的技術。因此,鸚鵡並不是精確地複製行為,而是模仿這些行為,這種差別意味著一定程度的創造力。

“通過在當地居民的幫助下我們研究了鳳頭鸚鵡的學習行為,發現了這種鳥類獨特而複雜的文化。鸚鵡打開垃圾箱與人類提供的機會直接相關,突出了文化促進鸚鵡對人類變化行為反應的潛力。”Klump說,社會學習是不同群體文化的基礎,文化創新的出現、傳播和建立可以促進動物對人類變化的適應性反應。總得來說,一些動物,如靈長類動物和鳥類,似乎是具備社會學習能力的。http://t.cn/A6fDWorE

更多學習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