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祥琬院士:初心如磐,拓遼闊人生】杜祥琬(1938— )應用核物理、強激光技術和能源戰略專家,中國工程院院士。1938年4月29日出生於河南省南陽市,1964年畢業於蘇聯莫斯科工程物理學院。中國工程物理研究院高級科學顧問,中國工程院原副院長。

他曾主持我國核試驗診斷理論和核武器中子學的精確化研究,為我國核試驗的成功和核武器發展作出了重要貢獻;曾任國家“863計劃”激光專家組首席科學家,是我國新型強激光研究的開創者之一;主持了中國工程院“中國可再生能源發展戰略研究”“中國能源中長期(2030、2050)發展戰略研究”“我國核能發展的再研究”等我國能源發展戰略重大諮詢研究項目,任國家能源專家諮詢委員會副主任;主持了中國工程院“應對氣候變化的科學技術問題研究”等重大諮詢研究項目,參與了國家2020年和2030年低碳發展戰略目標的論證,任第二屆國家氣候變化專家委員會主任、第三屆國家氣候變化專家委員會名譽主任。

先後獲國家科技進步獎特等獎1項、一等獎1項、二等獎2項,部委級一、二等獎十余項,何梁何利科技進步獎。1997年當選中國工程院院士,2006年當選俄羅斯工程科學院外籍院士。出版專著8部,撰寫論文報告200余篇。

“絕對服從祖國需要”

杜祥琬出生於日寇侵華、百姓逃難的戰亂年代。彼時,日本華北方面軍一舉攻占豫北重鎮安陽,河南省會開封岌岌可危。為避戰亂,1937年冬天,父親杜孟模攜全家隨他就職的河南省立開封高級中學(以下簡稱開封高中)遷往南陽伏牛山麓的石佛寺鎮。1938年4月29日,杜祥琬就出生在這里。因當地產玉,故得名“琬”。

幼年逃亡的經曆給杜祥琬留下了深刻印象,讓他幼小的心靈模模糊糊根植了國家、民族的概念。1949年開封解放,家里得到了一批來自解放區的書,其中有《劉胡蘭》《共產黨宣言》《大眾哲學》等。令杜祥琬印象最深的是那本厚厚的《劉胡蘭》,“生得偉大,死得光榮”八個大字和她英勇就義的高大形象深深地印入了杜祥琬的腦海。

1950年4月8日,12歲的杜祥琬加入少年先鋒隊。1953年4月29日,在張壽同的介紹下,杜祥琬在原開封實驗中學加入中國新民主主義青年團(現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曾任團支部宣傳委員、支部書記。1956年5月23日,杜祥琬在原開封市河南師院附高加入中國共產黨,預備期一年,入黨介紹人為高彩雲和孫希桐,支部書記為時任開封高中校長車光訓。

是年7月,杜祥琬從開封高中畢業,被選拔為留蘇預備生。在選拔留蘇生登記表對留學的認識與志願一欄中,他深情地寫道:“為了加速祖國的社會主義建設,使社會主義、共產主義早日到來,我願意留學。學習外國的先進科學技術,成為一個稱職的建設者,在建設社會主義的偉大勞動中,貢獻自己的全部力量。我願學習工科或理科,並絕對服從祖國的需要。”

1956年8月,18歲的杜祥琬來到北京,在北京俄語學院留蘇預備部攻讀為期一年的俄語,為留學作準備。次年 5月22日,杜祥琬轉為中共正式黨員,開啟了他一生“絕對服從祖國需要”的奮鬥曆程。

1957年6月,正在杜祥琬全力以赴學習俄語的時候,由於當時中蘇關系趨於緊張等原因,我國派遣留蘇學生的事有所變化。組織決定留蘇生重新填報志願,按之前的高考成績進行再分配,因此,杜祥琬陰差陽錯地走進了父親的母校——北京大學,在當時的數學力學系學習。1959年8月,杜祥琬突然接到通知,留蘇的事又有眉目了。他記得臨行前,時任第二機械工業部副部長錢三強來給大家送行,他沒有講留蘇的背景、意圖,只是要求大家出去學習工程物理,並在黑板上寫下了“提高科學技術水平”幾個字。

圖2:杜祥琬在留蘇時的學習筆記。
圖3:2018年,工作中的杜祥琬。

就這樣,21歲的杜祥琬來到了莫斯科工程物理學院就讀。這是當時蘇聯最重要的原子能研究教育的學府,集中了蘇聯一批最優秀的物理學家。該校以淘汰率高在蘇聯聞名,教材非常講究,課程很重很難。在蘇留學期間,杜祥琬和其他中國學生接到大使館轉來國內對他們學習的希望,其中提到“要著重學好中子在介質中輸運的理論”。當時,杜祥琬並不理解這個指導性意見的意義,只是認為這是國家的需要,於是就在這方面下盡功夫學習。

經過5年的刻苦攻讀,杜祥琬於1964年10月順利通過莫斯科工程物理學院理論核物理專業畢業答辯,畢業論文題目為《反質子原子壽命的理論計算》,拿到了優等生才有的紅皮畢業證。

“我願學習工科或理科,並絕對服從祖國的需要。”留蘇申請書上的這句話一直深深印刻在杜祥琬的腦海里,出國留學就是為了學習國外的先進科學文化知識,更好地投身祖國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而杜祥琬留蘇期間,正值我國三年自然災害,整個中國經濟面臨嚴重困難,母親寫信告訴杜祥琬說:“國家有難,大家承擔。”這讓他更加深刻感到報效祖國的責任。

1964年10月底,杜祥琬謝絕了所有的機會與挽留,拜別指導老師尤利·費維斯基和同學,將自己剩余的生活費全部上繳給中國駐蘇聯大使館,毅然決然地踏上了回國道路,心里默默地呐喊著:“祖國,多災多難的、我深深眷戀的祖國,我回來了!”

在等待分配工作時,杜祥琬清晰地記得,那是1965年的大年初五,父親杜孟模特地召開了家庭會議,教育孩子們要在逆境中保持高漲的情緒,認識問題要注意抓住本質,要保持相儅的業務水平並逐步加強。因杜祥琬學的是核物理,杜孟模對兒子未來的工作有了隱約預判。他語重心長地對杜祥琬說:“你心里要永遠裝著黨,在黨的領導下工作,但又不能做庸人,要有出息,動腦筋,有主動精神。”父親的教誨對杜祥琬之後的工作產生了很大影響。

“永遠的專業”

1965年,27歲的杜祥琬被分配到中國核武器研究的龍頭部門——第二機械工業部九局(現中國工程物理研究院),當時給他的任務是參加氫彈原理的突破。

自此,杜祥琬在核物理領域一紮根就是20余年的時光:主持研究並系統發展了核武器中子學,實現了二代核武器中子物理精確化模擬由單群擴散到多群輸運的重大突破;主持研究並系統發展了我國核試驗診斷理論,實現了從特徵數據到系統診斷的重大突破;主持創建了中國原子分子數據聯合體,是我國核軍備控制物理學的主要創建者之一。

1986年,在特殊的國際和國內背景下,黨中央高瞻遠矚,作出實施國家高技術研究發展計劃(即“863計劃”)的英明決策。當時,杜祥琬已經在核物理方面有所成就,事業順風順水,朱光亞親自動員他轉行投身國防高技術事業。

面對國家的需要和組織的安排,杜祥琬毅然調轉方向,研究領域從核物理轉到強激光技術研究,開啟了他科研生涯中最為艱難但卻精彩的一段時光,一幹又是20多年。在強激光方面,作為“863計劃”激光專家組首席科學家,他主持研究、制定了符合國情的目標、重點與技術途徑等發展戰略與實施方案;在有關物理規律和關鍵技術研究中獲得了重要成果;提出並成功主持了綜合實驗研究,解決了多項單元技術銜接與總體集成的工程技術問題,使中國強激光技術跨入世界先進行列。

2002年,杜祥琬當選為中國工程院副院長,主持院士隊伍建設、中國能源發展戰略諮詢研究等工作,繼續在國家最需要的崗位上發光發熱。

在國家能源戰略研究方面,作為國家能源專家諮詢委員會副主任,杜祥琬主持研究並提出了一系列能源戰略創新思想,特別是對可再生能源和核能發展方面的戰略判斷,有力推動了我國能源轉型;作為國家氣候變化專家委員會主任和名譽主任,他主持參與了國家低碳發展目標(2020與2030)的科學論證,為我國應對氣候變化的國內外兩個大局作出了突出貢獻。

從核物理研究到激光技術,再到能源戰略和氣候變化,杜祥琬數易專業——國家的需要就是他“永遠的專業”。問起杜祥琬在半個多世紀科學道路上追求和前進的最強勁動力是什麼,他不假思索地答道:“國家和民族的需要、個人對科學探索的興趣!”他將從事科學研究的兩個動力比喻為兩個輪子,“兩個輪子一起轉動起來,才會有更強勁的力量”。

杜祥琬,這位心中永遠裝著國家需要的科學家,長期堅守在科研第一線,對工作嚴肅認真,實事求是,嚴於律己,淡泊名利,用“平實做人、勤懇做事、求真做學問”的態度和行動書寫著自己的科學人生,踐行著中國工程物理研究院“築國防基石,做民族脊梁”的核心價值觀,也譜寫了中國核武器事業和高能激光研究的輝煌篇章。

如今,杜祥琬已屆耄耋之年,但為了國家的需要和發展,他初心如磐,沒有停下科研的腳步,依然奮戰在事業的徵程中……http://t.cn/A6fDEz2X

更多學習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