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城市“防災減災之盾”已刻不容緩】近日,河南多地出現了曆史罕見的暴雨,5個國家級氣象站日降水量突破建站以來曆史日極值。其中鄭州遭遇的特大暴雨,最大小時降雨量超過200毫米。

截止到7月23日,河南暴雨引發的洪澇災害已有56人死亡、5人失蹤,全省緊急避險轉移58.5萬人,緊急轉移安置91.9萬人,農作物受災面積576.7千公頃。

此次暴雨產生的天氣原因,包括西太平洋副熱帶高壓位置異常偏北、亞洲大陸高壓在我國西北地區穩定少動、西風帶低壓系統受這兩個高壓的影響移動受阻在華北和黃淮地區長時間維持、台風“煙花”外圍偏東氣流將大量水汽向華北平原輸送、太行山和伏牛山等東北-西南向地形對偏東氣流的輻合抬升效應等。

其中最主要的是西太平洋副熱帶高壓位置異常偏北,這與全球氣候變化有關,即氣候變化是導致本次河南暴雨災害的自然原因。此外,城市建設對暴雨災害形成的影響也不可小覷。城市建設帶來的地表不透水面積增加、地形河道改變、地鐵隧道立交橋等易積水建築物廣布,帶來了城市孕災環境的變化。城市通勤高峰時密集的人流因素使災害效應被放大。這表明人類活動及城市化也是引發本次河南暴雨災害的重要原因。

我國目前處於城市化快速發展時期。截止2020年,全國有63.89%的人口居住在城鎮,與2010年相比,城鎮人口比重上升了14.21%,這使得城市孕災環境的脆弱性大幅增加。

與此同時,近30年我國中東部地區暴雨發生的面積范圍在不斷地增加,降雨強度的頻次和極端性超出曆史預期。提高的城市極端降水事件發生頻次和強度與上升的孕災環境脆弱性相曡加,導致城市暴雨災害事件頻發,損失越來越大。

如何在氣候變化和城市化建設背景下提升城市的安全系數,是城市管理者、城市居民和社會各界必須面對的重要問題。當今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的城市排水系統都無法應對24小時624.1毫米的降雨量(鄭州),我國現有的經濟能力和城市發展階段也很難做到防范重現期為千年一遇的極端洪水,因此無限制地提升城市排水系統和排水能力是不經濟和不現實的。

人類目前無法做到阻止暴雨發生和降落,能做到的只是“以己之盾、禦彼之矛”,即充分利用現有各種條件,防范暴雨災害風險和減少暴雨災害損失。

防范城市暴雨災害風險,最重要的是做好暴雨預報和預警工作。暴雨雨量和暴雨落區的精准預報是當前國際上暴雨預報的前沿難題,提升預報水平需要加大基礎研究投入和開展多學科、多領域合作,針對本次鄭州暴雨,氣象部門已經提前給出了預報預警,但在雨量和落區預報上還存在不足,如能盡快解決這個不足,則防范暴雨災害風險就有了更准確的科學依據和更充分的準備時間。

減少暴雨災害損失,最重要的是做好災害應急和災害救助工作。國家成立應急管理部已經在體制上解決了災害發生時的行政管理問題,各地各部門也都編制了針對各種各類災害的應急預案,接下來有必要根據實際情況對這些應急預案進行細化和完善,開展必要的應急演練和防災減災教育,並且要持之以恒、常備不懈。對立交橋、地鐵站、交通幹線、主要河道、排水系統等重點地段的防洪問題,要逐一排查隱患、落實應對措施。

城市安全與防災減災需要多部門聯動,要正確理解氣象預報的准確率問題,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因為“信其有”雖然會帶來的若幹不便,但“信其無”卻會放松了警惕,從而造成重大災害損失,悔之已晚。

習近平總書記於2014年首次正式提出“總體國家安全觀”。總體國家安全中涉及許多非傳統安全,包括經濟安全、生態安全、社會安全、訊息安全、科技安全、生物安全等。

本次河南暴雨災害事件就是經濟安全(直接和間接經濟損失)、生態安全(應對氣候變化)、社會安全(災前、災中和災後城市防災減災)、訊息安全(災中通訊保障)、科技安全(災情監測、預警、報警)和生物安全(災後疫情應對)等問題在城市集中爆發後的結果。

河南暴雨災害事件提醒我們,深入踐行總體國家安全觀,系統打造城市“防災減災之盾”已經刻不容緩。城市管理者、城市居民和社會各界需要共同努力,制定城市防災減災規劃、提升城市防災減災水平,走出一條具有中國特色的城市防災減災道路。http://t.cn/A6f3wKyY

更多學習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