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膽固醇”可以護肝!最新研究表明腸道中的高密度脂蛋白可以預防肝臟炎症】近日,美國華盛頓大學醫學院的一項新研究表明,一種高密度脂蛋白(HDL)在保護肝臟免受傷害方面具有以前未知的作用,這種HDL通過阻斷普通腸道細菌產生的炎症信號來保護肝臟。相關研究結果http://t.cn/A6fr2Mhw 發表於《科學》。

HDL主要功能為清除體內膽固醇並將其送到肝臟處理。在該研究中,研究人員發現了一種特殊的高密度脂蛋白HDL3,當它由腸道產生時,會阻斷引起肝臟炎症的腸道細菌信號。如果不被阻斷,這些細菌信號就會從腸道傳播到肝臟,在肝臟中激活免疫細胞,從而觸發炎症,從而導致肝臟損傷。

研究通訊作者之一、華盛頓大學醫學院免疫學教授Gwendalyn J.Randolph表示,該研究表明,提高這種特定類型的HDL的水平,特別是在腸道中的含量,可能會對肝病有保護作用。在這項研究中,研究人員發現來自腸道的HDL3可以保護小鼠肝臟免受炎症。

任何形式的腸道損傷都會影響革蘭氏陰性菌對人體的影響。這些微生物產生了一種叫做脂多糖的炎症分子,它可以通過門靜脈進入肝臟。腸道微生物產生的物質可能與食物中的營養物一起運動,從而激活引發炎症的免疫細胞。因此,腸道微生物群的元素可能會導致肝臟疾病,包括脂肪肝病和肝纖維化。

一些早產兒會患上一種致命疾病——壞死性小腸結腸炎,這是一種腸道炎症,需要手術切除一部分腸道。即使在成功的腸道手術後,這些嬰兒也經常會患上肝病。

研究人員在小鼠模型中研究了這個問題:他們摘除了小鼠小腸的一部分,並研究由此產生的肝纖維化。Randolph表示,有跡象表明,HDL可能會幹擾免疫細胞對脂多糖的檢測,而脂多糖受體可能與腸道手術後的肝臟疾病有關。

“然而,沒有人想到HDL會從腸道直接移動到肝臟,這要求HDL進入門靜脈。”她說。“在其他組織中,HDL通過一種叫做淋巴管的血管傳播出去,這種淋巴管在腸道中不與肝臟相連。我們通過實驗工具追蹤來自該器官的HDL,看看HDL從哪里流向哪里。這就是我們如何證明HDL3只通過門靜脈直接進入肝臟的方式。”

當HDL3沿著門靜脈進行“短途旅行”時,它與一種叫做LBP的脂多糖結合蛋白結合。當有害的脂多糖與這種複合物結合時,脂多糖就無法激活被稱為Kupffer細胞的免疫細胞。這些巨噬細胞駐留在肝臟中,一旦被脂多糖激活,就會引發肝臟炎症。

研究第一作者、韓國江原國立大學Yong-Hyun Han表示,作為一種蛋白質和脂肪的複合物,HDL3利用它與LBP的結合來與脂多糖結合。當LBP是HDL3複合物的一部分時,它可以阻止有害細菌分子激活肝臟Kupffer細胞並誘導炎症。

他說:“我們認為,只有當LBP與HDL3結合時,才會在體內產生阻礙,所以脂多糖不能激活炎症免疫細胞。如果沒有HDL3,LBP將引發更強的炎症。”

研究人員發現,當腸道中的HDL3減少時,肝臟損傷會更嚴重,例如手術切除部分腸道。Randolph認為,手術似乎造成了兩個問題。較短的腸道意味著它會產生較少的HDL3,而手術本身也會導致腸道損傷,從而使更多的脂多糖溢出到門靜脈血液中。

Randolph說:“我們發現,當手術切除了腸道中製造HDL3最多的部分時,肝臟結果會非常糟糕,HDL3基因敲除小鼠的肝臟炎症也會更嚴重。我們還想看看這種動態是否存在於其他形式的腸道損傷中,因此我們研究了高脂肪飲食和酒精性肝病的小鼠模型。”

在所有這些腸道損傷模型中,研究人員發現HDL3具有保護作用,與損傷腸道釋放的額外脂多糖結合,並阻斷其在肝臟的下遊炎症作用。

研究人員進一步表明,人類血液中也存在相同的保護性分子複合物,這表明人類存在類似的機制。他們還使用一種藥物化合物來增加小鼠腸道中的HDL3,並發現它對不同類型的肝損傷具有保護作用。

雖然這種藥物僅用於動物研究,但該研究揭示了治療或預防肝病的新可能性。Randolph表示,希望HDL3可以作為未來肝病治療的靶點。http://t.cn/A6frL2fc

更多學習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