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17起實驗事故!法國5機構暫停相關研究】過去10年,法國約100名從事朊病毒研究的科學家和技術人員中,至少發生了17起實驗事故。其中一人在2019年6月因感染該病毒去世,僅33歲。

近日,法國國家農業、食品和環境研究所(INRAE)一名退休的實驗室工作人員被確診克雅氏病(又稱瘋牛病),而她恰好也曾處理過朊病毒(瘋牛病的病原)。該事故目前正在調查,以確定患者是否在工作期間感染了該病毒。

為此,法國5家公共研究機構決定暫停對朊病毒的研究,為期3個月。

“暫停顯然會導致研究延遲,但鑒於朊病毒疾病的潛伏期很長(平均10年),3個月的中斷影響有限。”法國原子能和替代能源委員會(CEA)朊病毒疾病和相關傳染病部門副主任Emmanuel Comoy表示。

△ 潛伏期平均10年,尚無有效治療方法

上述5家機構包括法國食品、環境與職業健康安全署(Anses),CEA、法國國家科學研究中心(CNRS)、INRAE和法國國家健康與醫學研究院(Inserm)。

7月27日,5家機構發布的聯合新聞稿稱,目前已經暫停了與之相關的9個實驗室,目的是“研究新患者此前進行的專業活動與感染(朊病毒)的關聯性,並在必要時調整實驗室現行的預防措施”。

一位知情科學家表示,這位新病人是一名在INRAE位於圖盧茲的宿主—病原相互作用與免疫小組工作的女性,目前沒有性命危險。

上述新聞稿還表示,目前尚不清楚新病例是變異型克雅氏病(vCJD)還是“典型”克雅氏病,也不知道是否由動物朊病毒引起,因為目前區分其類型只能通過腦組織的屍檢解剖。

典型克雅氏病的發病率估計為百萬分之一,是一種主要發生在50~70歲人群的可傳播腦病。感染者會出現睡眠紊亂、失語症、視覺喪失、肌肉萎縮、進行性癡呆等症狀,且會在發病的一年內死亡。

約80%的病例是散發性的,這意味著其病因未知。其他的病例則是遺傳性的,或是在組織移植過程中被感染的。

感染朊病毒的風險非常大,因為目前沒有疫苗或有效的治療方法,後果通常是致命的。雖然大多數感染在幾天或幾周內就會顯現出來,但克雅氏病的平均潛伏期約為10年。

△ 實驗室是否存在違反安全規定行為?

這並非法國第一次發生此類案件。

2019年6月,年僅33歲的émilie Jaumain不幸去世。她也是INRAE實驗室的工作人員,曾在2010年5月31日清洗冷凍切片機時,用彎曲的鑷子刺傷了左手拇指。

盡管她戴了兩層乳膠手套,但手指仍被刺破出血。冷凍切片機可在低溫下切割組織,Jaumain通常用來切割感染了瘋牛病的轉基因小鼠腦片。

2020年發表在《新英格蘭醫學雜志》(NEJM)上的一篇論文稱,毫無疑問, Jaumain是在工作中被感染的。她患上了變異型克雅氏病(vCJD),這是一種典型的、食用了被牛海綿狀腦病(BSE)或瘋牛病汙染的牛肉後而患上的疾病。但歐洲的瘋牛病疫情在2000年後結束,vCJD幾乎消失。

該論文指出,在法國,與她年齡相仿的人感染食源性vCJD的可能性“微不足道或根本不存在”。

據該論文,2017年11月,Jaumain的右肩和頸部出現灼痛,在接下來的6個月內,疼痛加劇並蔓延至右半身。2019年1月,她變得焦慮、抑郁,記憶出現障礙,並產生幻覺。

“這是一次墜入地獄的經曆。”Jaumain的丈夫Armel Houel說。她於當年3月中旬被診斷為“可能的vCJD”,並於3個月後死亡。後來的屍檢證實了診斷。

Jaumain的家人已對INRAE提起刑事指控和行政訴訟,指控其實驗室存在一系列問題。他們的律師Julien Bensimhon說,Jaumain沒有接受過處理朊病毒或應對危險事故的培訓,也沒有戴本應該戴的金屬網和外科手套。事故發生後,她的拇指應該立即浸泡在漂白劑溶液中,但事實並非如此。

INRAE直到最近才承認Jaumain的疾病與事故之間可能存在聯系。“我們毫不含糊地認識到Emilie Jaumain的事故與她感染vCJD之間存在相關性的假設。”INRAE主席兼首席執行官Philippe Mauguin在6月24日給朋友和同事創建的一個協會的信中寫道。該協會旨在傳播Jaumain的案例,並遊說改善實驗室安全。

由一家專門從事職業安全的公司和政府檢查人員分別出具的獨立報告稱,沒有發現實驗室存在任何違反安全規定行為。報告顯示,該實驗室有著“強大的風險管理文化”,盡管律師稱這些報告是“有偏見的”。

△ 10年發生17起事故,迫使實驗室收緊安全程序

據政府檢查人員的報告,Jaumain的事故並非孤例。過去10年中,法國約100名從事朊病毒研究的科學家和技術人員中,至少發生了17起事故,其中5人用受汙染的注射器或刀片刺傷或割傷了自己。

律師Bensimhon介紹說,2005年同一實驗室的另一名技術人員也曾刺傷過手指,但截至目前尚未出現vCJD症狀。“令人震驚的是,當時並沒有采取預防措施以確保此類事故不再發生。”他說。

據2020年的NEJM論文,在義大利,最近一名死於vCJD的患者也是一名實驗室工作人員。他於2016年接觸了受朊病毒感染的腦組織,盡管調查沒有發現實驗室發生事故的證據。

在Jaumain確診後,“我們聯系了法國所有的朊病毒研究實驗室,建議他們檢查安全程序,向員工強調遵守這些程序的重要性。”巴黎腦科學研究所神經科學家Stéphane Haïk說。

Stéphane Haïk曾幫助診斷過Jaumain,並且是上述論文的通訊作者。他說,根據政府檢查人員的報告,許多實驗室收緊了安全程序,例如引入一次性塑料剪刀和手術刀(不太鋒利),以及防咬防割手套。

同時,由5家研究機構聯合組成的專家小組,將於今年年底向法國政府提交關於朊病毒研究的實踐指南建議。

蘇黎世大學神經病理學家Adriano Aguzzi說,科學界早就認識到,處理朊病毒是危險的,這也是神經病理學家的職業風險。

在2011年的一篇論文中,他的團隊指出,朊病毒可通過氣溶膠傳播,至少對小鼠是這樣的。這提示,可能需要在研究和診斷實驗室中重新思考朊病毒生物安全指南。他表示,對這一發現感到“完全震驚”,並在自己的實驗室引入了防止氣溶膠擴散的安全措施,但該論文幾乎沒有引起注意。

據悉,盡管Jaumain的診斷讓該領域的許多人感到不安,但並沒有導致法國研究人員的大量流失。Stéphane Haïk說:“我只知道一個人因為太擔心而辭職。”http://t.cn/A6Ihr7DP

更多學習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