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院院士劉嘉麒:鬥志昂揚的“80後”】在中國地質學界,談起火山研究,中科院院士劉嘉麒的名字首屈一指。然而,很少有人知道,他開始與火山打交道時,已接近“四十而不惑”的年紀。為攀登科研高峰,他“把四十歲當成三十歲過”。

而今,剛成為“80後”一員的他,仍堅守在科研與教學一線,一有時間就做科普、做諮詢。“忙”,是他現在的生活狀態。

選擇成就強者

“我從來沒想過自己多大年齡,反正還能幹事情。”接受《中國科學報》採訪時,劉嘉麒語速不快,聲音響亮。在兩個多小時的訪談中,他有許多立場鮮明的觀點。從他身上能感受到一名“戰士”的熾熱、一種耄耋之年的鬥志昂揚。

的確,他是人生的戰場上的“戰士”:克服逆境,一次次迎難而上。

1941年,劉嘉麒出生在遼寧省丹東市一個農民家庭,9歲時,他的父親不幸離世,讓這個本就不富裕的家庭更為困頓。作為四姐弟里最大的男孩,他奮發努力,希望用知識改變命運。

高考填志願時,他原本感興趣的是文學,但學校要求優秀生只能報考理工類。拿不定主意的他跑去徵詢母親意見,母親的回答很簡單:哪個學校不要錢,或者少花錢,就考哪個學校吧。“無奈”之下,1960年,他考取了長春地質學院地球化學專業。因為該院實行學費、書費、夥食費、醫療費、住宿費“五包”,“基本不花錢”。

上學後,他才發現這個專業還要在野外跋山涉水。加之趕上三年困難時期,他遇到的最大問題是經常吃不飽飯。班里一些家庭條件好的同學受不了當時的苦,便退學回家了;劉嘉麒沒有退路,因為“在學校吃不飽,回家就更吃不飽”,他堅持了下來。

苦日子慢慢挺過去了,最初的“無奈”之選也被他“挺”成了興趣,越鉆研興味越濃,學習成績一直名列前茅。1965年本科畢業時,經過“千里挑一”的選拔,他考取了本校研究生。畢業後,他又留校擔任助教。

然而,“文革”的到來卻讓他的鉆研戛然而止。但他始終不想讓所學的知識就此荒廢,仍不時地“偷看”一點書。

十年彈指一揮間。1978年,國家恢復了研究生招生,劉嘉麒非常振奮,躍躍欲試。

這時,他已從遼寧營口地質大隊調到吉林冶金地質勘探研究所任同位素地質研究室主任,成為單位的業務骨幹,受到單位器重。但劉嘉麒始終覺得要到更廣闊的天地見見世面,他毅然報考了中國科學院地質研究所暨中國科學技術大學研究生院的研究生,成為中國著名地質學家侯德封的學生。

彼時,他已37歲,與班里年齡最小的同學相差十六歲。雖然是個“老學生”,但他心里依然憋著一股勁兒。

碩士研究生畢業後,他放棄原單位給的優越條件,再考博士研究生,成為地學大師劉東生院士的學生,並成為中國自己培養的第一批博士學位獲得者。當結束長達27年多的學生生涯時,劉嘉麒已年過44歲。

要珍惜研究生時期

今天的劉嘉麒,無疑是一位地學領域的“強者”。他十進長白山,八上青藏高原,三入北極,兩徵南極,系統揭示了中國近代火山活動規律與地質特徵,積極推進火山資源的保護開發與火山災害的監測預警,將火山噴發與氣候變化相關聯,開拓了瑪珥湖(火山口湖)高解析度古氣候研究,被認為是中國火山和瑪珥湖古氣候研究的領軍人物。

而他與火山研究的“不解之緣”正是在研究生時期結下的。

“研究生時期是富有創造力的時期,對一個人的學業與事業都極為關鍵,要珍惜這段時間,為一生打下基礎。”這是他的切身感受。

彼時,在選擇研究生論文題目時,老師建議劉嘉麒做研究領域相對成熟、把握性較大的中生代岩石研究。他卻覺得這樣的題目有些平淡,“做成了也不精彩”。依靠多年的工作積累,他想“賭一把”——做在中國尚無先例的新生代岩石同位素年代學研究。為此,他把實驗室變成了家,一天24小時除了到食堂買飯都在實驗室里轉,最終交出了一份優異的答卷。

1986年他被中國礦物岩石地球化學學會授予首屆侯德封(地球化學)獎;1990年,又被國家教委和國務院學位委員會評為“作出突出貢獻的中國博士學位獲得者”。他在碩士、博士研究生論文中得到的數據結論,至今仍被國內外同行引用。

與40多年前相比,現在我國研究生招生規模是當時的100倍還多。劉嘉麒激勵青年學生認真思考讀研究生的目的,樹立遠大志向,反哺國家與社會。“同時,年輕人要找到自己的‘生長點’,不好高騖遠、這山看著那山高。真正的遠大目標,必須從眼前一步一步做起。”他說,“不要以為自己年輕、還有好多時間,就不著急。這麼說吧,你在年輕的時候如果能比別人多前進一步,以後的路可能要容易得多。”

“現在最需要時間”

“我現在最需要時間,得趕緊再做點事兒。”其實,劉嘉麒早就過了退休年齡,沒人逼著幹活了,不過他選擇了“忙”。

在他書桌旁一個不起眼的角落里,有兩個汎著金屬色澤的“大線軸”,這是他近年來研究的焦點。

圍繞火山鉆研了一輩子,他想再挖“一桶金”——把硬邦邦的玄武岩(火山岩的一種)拉成絲,幫助企業製作適用於民用、航空、化工等領域的新型纖維材料。

現在,他還在給研究生上課,帶著十多名研究生;一年作二三十場科普報告,給地方、企業做諮詢……今年5月,劉嘉麒剛獲得中國科學院大學教育基金會頒發的“李佩教學名師獎”。

“也不是覺悟高,人活一輩子總要給社會留點東西。”他說,“人不能忘本,自己是花國家和老百姓的錢才有了學習機會,要盡可能回報給社會、回報給老百姓才行。”

結緣地學“一甲子”,他時刻心系學科發展。在他看來,中國已經是地質大國,但還不是地質強國。在一些基礎理論方面,中國人創造的理論還很少;國內使用的許多技術手段、儀器設備都很先進,但絕大部分是買的,不是自己研制的,這容易受制於人;當前的理論和60年前相比雖不斷進步,但沒有質的變化,仍需要新突破。

“如果把國內有關學界的報道排個隊,會看到一支相儅長的 ‘領先’隊伍。其實並不完全是這樣。”他說,“我們既要看到自己的進步和成就,來鼓舞士氣;也應該看到很多方面尚未領先,還得加倍努力。科學來不得浮誇和驕傲。”http://t.cn/A6IhNbBz

更多學習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