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動了我的航天服?高校“啞巴虧”何時吃到頭[思考]】時至今日,今年7月湘潭大學與湖南大學因航天服設計成果歸屬而引發的爭議已漸漸平息。然而,在隨後的採訪中,《中國科學報》記者發現,與這次風波相似的由人才流動帶來的項目成果爭端並不少見。更為吊詭的是,在面對爭端時,不少“吃虧”的高校或個人往往會選擇“不宣揚”“不追究”。個中緣由,值得深究。

△ 爭端背後的明爭暗鬥

盡管湘潭大學和湖南大學的風波引起了輿論的廣汎關注,一些高教界人士對這類事件卻早已見多不怪。

“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這句話用來形容當下高校科研團隊的流動狀況再合適不過。某高校一位科技項目管理者告訴《中國科學報》,在高校工作的這些年里,他曾見過不少項目團隊最後分裂到不同的高校。

“在人才流動越來越快的時代,現單位和原單位之間因為項目和職務科技成果發生衝突是難以避免的,這種現象也廣汎存在。”他說。

北京語言大學科研處工作人員鄭璐曾在一篇論文中指出,教師本人服務期內離職,其所主持科研項目的結項及級別認證所關聯的問題是高校人才流動過程中的人事爭議點之一。

在上海大學教授葉志明看來,這類爭端不僅廣汎存在,而且已經存在了很長時間。“從20多年前各高校爭相申報博士點時就開始了。”他認為,這種衝突背後其實暗藏了高校早已存在了數十年的資源之爭。

早在2000年前後,國內高等教育領域便開始興起了博士點攀比之風。一些大學甚至提出了“只要能申請到博士點,不惜財力”“不惜一切手段,今年的博士點要保5個爭取8個”的口號。為申請博士點,高校開始四處“挖人”,並由此加速了人才在高校間的流動。

如今,高校除了在意博士點的多少之外,還要在學科評估中爭個高低,而作為學科評估參考的重要量化指標,科研項目的級別和數量在很大程度上決定著高校的排名。

“人才跳槽過來了,他的項目和成果也會被帶過來。學校只要稍微多花點錢,不但可以補充師資,還能毫不費勁地把項目成果也引進來。”某位高校知情人士告訴《中國科學報》,這種急功近利的做法為高校之間科技項目的管理和成果的認定帶來了隱患。

△ “吃了虧也不會公開說”

盡管爭端普遍存在,但與此次湘潭大學和湖南大學之間產生的風波不同的是,大多數情況下,“現單位和原單位都能做到相安無事”。前述高校科技項目管理者說,“大部分老師會采用比較柔和、不宣揚的辦法去應對衝突。礙於顏面,高校之間一般也不會追究或訴諸法律。總之,很少有公開對峙的情況發生。”

前述知情人士也表示:“對於很多學校來說,這就是‘啞巴虧’。學校吃了虧也不會公開說,因為說了以後可能會得罪很多人,說不定其中還包括評審專家。”

不過,“不宣揚”“不追究”並不代表學校“不介意”,事實上,某些學校也曾專門對離職人員科研項目管理問題發布過管理辦法。

例如,江蘇師范大學在2014年發布了《離職人員科研項目經費使用與管理辦法》,明確提出“以我校名義獲得的縱向和橫向科研項目,項目承擔人在離職後要繼續做好項目研究工作,並努力保質保量、按時完成項目。項目成果屬我校所有”。

內蒙古科技大學也曾在2018年發布《離職人員在研科研項目處置辦法(暫行)》,強調對不變更依托單位的項目,離職人員須按計劃繼續完成項目研究任務,研究成果必須署名內蒙古科技大學為第一單位。

葉志明表示,在項目管理和成果認定等問題上,實力不那麼強的學校更容易“吃虧”。“‘小學校’里有一些人幹得很好,結果跳槽走了,成果也帶走了,學校吃虧吃得多了,自然會想辦法進行補救。”

在這些國內政策與國際實踐的影響下,國內高校對項目和成果的保護問題開始有所警覺。

近年來,國家對職務發明的重視程度逐漸提升。

2020年,修改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專利法》進一步明確“職務發明創造申請專利的權利屬於該單位,申請被批准後,該單位為專利權人”“該單位可以依法處置其職務發明創造申請專利的權利和專利權,促進相關發明創造的實施和運用”。

此外,教育部和科技部等也出台了一系列政策,對科技成果的管理和應用進行規范。

在國外,很多高校和實驗室都有嚴格的管理規章制度,無論是長期受雇者還是短期訪問的學者,都要與高校或實驗室簽定具體的合同協議或雇傭合同。在某些情況下,高校、實驗室還會與研究人員約定離職後的競業禁止問題。

“這些學校發布了專門針對離職人員項目管理的相關辦法,其實也反映出國內高校已經有了自我保護的意識。”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張平說。

△ 完善契約,躲開“啞巴虧”

既然如此,在人才流動依然頻繁的當下,高校怎樣才能不吃這類“啞巴虧”?

“通過契約的完善可以大大減少糾紛。”浙江農林大學黨委書記沈滿洪認為,現代社會是契約社會,隨著高校人才流動性的增加,高校要加強相關契約的完善工作。

沈滿洪提出,在人才調離或調入的過程中,高校均要對正在進行的項目的歸屬問題做出嚴格界定。

如果項目不帶走,相關人員就要保質保量完成項目研究任務,接受原單位管理,同時,項目成果歸屬原單位,項目及其成果的獎勵也由原單位負責。如果項目帶走,那麼高校也要與相關人員做出項目的約定。

張平表示,未來,合同管理將是高校很重要的管理手段,高校要健全管理制度,並將制度落到實處。“一定要在項目合同任務書里寫清權利歸屬、責任條款、利益分配,以免日後發生糾紛。”張平認為,通過合同、協議對具體情況進行約定,是避免高校陷入糾紛的最好辦法。

與此同時,葉志明認為,高校出現“醜聞”之後,應當追究相關人員的責任,不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如果不了了之,以後這類事情就會越來越多。”他建議,要從根本上改變高校的生態環境,扭轉高校急功近利的發展觀念。

“同時,也要從個人層面強調實事求是的科學精神,以及尊重他人知識產權的道德誠信。”葉志明說。

更多學習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