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學點心理學# 【當默里遇上榮格[awsl]】一個人的發展,特別是學術發展,一般具有必然性,例如,接受的是什麼學科專業的訓練,通常就會從事什麼學科專業的研究。然而,也存在例外的情況,有些人的發展,尤其是學術發展,顯得頗具偶然性,例如,一次經曆、一次談話,就足以徹底改變一個人的學科領域或學術取向。在心理學中,默里和奧爾波特就是這樣的——他們的學術轉向充滿傳奇色彩,能夠給人帶來思考和啟示。這里,先介紹默里的情況。

默里(Henry Alexander Murray, 1893-1988)出生於美國的紐約市,其家境很好。小時候,他冬天在城市生活,夏天去長島生活。默里喜歡戶外的體育活動、各種動物,以及他們家後邊的樹林——他過得非常幸福和快樂。

默里9歲的一天,他從學校回來,發現餐廳已經變成了手術室。家人請了一位有名望的眼科醫生,要給默里做手術,切除他眼窩的一些肌肉,因為這些肌肉使默里的眼睛顯得有輕微的問題。

不幸的是,這位名醫切除的肌肉比需要切除的多了一點兒。結果,默里的一隻眼睛就向外了一點兒,他的兩只眼睛不能很好地聚焦了。這使默里在運動方面不適應,更使他成了一個難治的結巴。由此,容易讓人聯想起阿德勒理論中的器官卑劣概念。

默里從未上過公立學校,也幾乎沒接受過正式的心理學訓練。他在紐約市的兩所私立學校讀了6年,後來去一家私立預科學校。默里在哈佛大學獲得學士學位,專業是曆史,成績也低於平均水平。他又去哥倫比亞大學醫學院學習,以最優的成績畢業。後來,默里獲得哥倫比亞大學的生物學碩士學位和劍橋大學的生物化學博士學位。

在劍橋大學讀書時,默里1925年利用復活節的假期,去瑞士蘇黎士拜訪榮格(Carl Jung, 1875-1961),與榮格一起度過了3周。他們在岸邊散步,在湖里劃船。默里自稱,神奇的世界向他打開了大門,他獲得了重生,他體驗到了潛意識。從此,默里全力投身於心理學的學習和研究工作。

榮格不愧為精神分析的大師,他改變了默里——改變了默里的心理結構,改變了默里的學術志趣。默里遇上榮格,是默里之幸,是心理學和醫學之幸。同時,默里的這段經曆和結果,也容易讓人聯想到埃里克森的自我身份(self identity,常被譯為自我同一性)概念。

1927年,默里成為哈佛大學的一名心理學教員,建立了哈佛大學心理診所。默里不僅學習榮格的著作,也學習弗洛伊德的著作。不過,他認為自己不是一個典型的弗洛伊德理論所講的孩子,因為他很難找到自己生活中戀母情結的蹤影,他的訓練分析也沒有發現他對父親的任何壓抑的憤恨。

面對這種情形,默里不認為精神分析理論有問題,而認為潛意識的力量太強大,運用傳統的精神分析技術,可能難以發現個體存在的問題。於是,默里在1935年研制了一種新的分析技術——主題統覺測驗(Thematic Apperception Test, TAT)。他認為個體的人格特點可由他/她的生活主題來反映,而主題則由個體的需要和壓力構成。通過TAT,默里能夠分析個體的需要和壓力。從此,心理學研究和醫學實踐中就有了主題統覺測驗這種測試工具。

默里對心理學研究最大的貢獻是他全面而系統地研究了人類需要。他認為,一種需要可以由內部狀態(比如,饑餓)引起,也可以由外部刺激(比如,食物)引起。需要推動個體尋求或避免特定類型的壓力。運用TAT,通過深入研究,默里開列了20種人類基本需要。它們是支配需要(n Dominance)、遵從需要(n Deference)、自主需要(n Autonomy)、攻擊需要(n Aggression)、謙卑需要(n Abasement)、成就需要(n Achievement)、性欲需要(n Sex)、感覺需要(n Sentience)、表現需要(n Exhibition)、玩樂需要(n Play)、親和需要(n Affiliation)、拒絕需要(n Rejection)、求助需要(n Succorance)、供養需要(n Nurturance)、避卑需要(n Infavoidance)、防衛需要(n Defendance)、抵抗需要(n Counteraction)、避害需要(n Harmavoidance)、條理需要(n Order)、理解需要(n Understand)。

默里用n表示需要(need),同時也自創了若幹詞語,例如,Infavoidance和Harmavoidance。

1962年,默里從哈佛大學退休。1988年去世,享年95歲。http://t.cn/A6MwXjqN

更多學習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