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邦芬談楊振寧:科學家的品位和風格是怎樣形成的?】“為什麼楊振寧先生具有如此巨大的創造性?這與他獨特的風格和品味(taste)有關。”在9月23日舉行的楊振寧先生學術思想研討會上,中國科學院院士、清華大學教授朱邦芬如是說。

何為taste?何為風格?

楊振寧本人曾在書中寫道:“在每一個有創造性活動的領域里。一個人的 taste,加上他的能力、脾氣和機遇,決定了它的風格,而這種風格反過來又決定他的貢獻。”“taste和風格之於科學研究,就像它們對文學、藝術和音樂一樣至關重要,這其實並不是稀奇的事情。”

在此次研討會上,朱邦芬帶來的報告題為《楊振寧先生的品味和風格及對其教育思想的影響》。他通過剖析品味和風格對楊振寧科研生涯的重大影響,重新思考了創造性人才的成長規律和培養之道。

根據楊振寧的觀點,科學品味往往在學習科學知識的時候開始形成,具體而言,與一個人剛接觸物理學時的研究方向、思考方法、過往訓練和自身個性均有關系。在這種“品味”的基礎上,會逐步形成“對他將來的工作會有十分重要的影響,也許可以說是有決定性影響”的風格。

那楊振寧的科學風格是什麼樣的呢?

楊振寧曾用一個數學式子:(D+E+F)/3 來描述自己的風格,其中D代表狄拉克,E代表愛因斯坦,F代表費米,這3位物理學大師都是他心中的偶像。

朱邦芬則將楊振寧的科學風格總結為3點:獨立——極富主見,不受人左右;簡潔——他的文章、講稿甚至PPT,都力求言簡意賅,一針見血;對數學之美的欣賞和對物理之美的追求並存——既是大物理學家,又積極推動了現代數學的發展。

上述三大特點,都能在他欣賞的狄拉克、愛因斯坦和費米3位大師身上找到影子,但楊振寧本人也表現出自己獨到的風格。

楊振寧很小的時候,就喜歡觀察“蝴蝶或者螞蟻搬家等重要事件”,表現出強烈的愛美之心和好奇心。他父親是數學家,他從小便在家里的書架上翻看外文數學書,在西南聯大讀書時,數學、物理、乃至中文閱讀和寫作課均是名師講授。

與生俱來的天性和自小受到的教育訓練為他打下了良好基礎。而更加特殊和幸運的是,他在學術起步階段遇到了吳大猷和王竹溪兩位良師,前者指引他進入物理學中對稱原理領域,後者則把他帶入統計力學領域,楊振寧一生最重要的研究正是圍繞對稱原理和統計物理展開的,這與他對數學之美的欣賞和對物理之美的追求相洽。

在分析過楊振寧的品位、風格及其由來後,朱邦芬進一步談到了這對杰出創新人才培育的啟迪。

楊振寧於2003年回到清華大學,重要使命之一就是為中國培育杰出人才,指導年輕人形成自己的物理品味和學術風格。

這些年來,他多次向清華的研究生、本科生傳授經驗,重點在於如何選擇未來的研究領域,並借此契機形成一個好的科學品味。他提醒學生,最好在領域開始時進入一個新領域,最好不要進入僧多粥少的領域,在研究中“一方面直覺非常重要,可是另一方面又要及時吸取新的觀念修正自己的直覺”。

楊振寧還曾深入分析中美教育理念之間的差異。他認為,英語單詞“educate”系從含義為“養育”、“撫育”的拉丁文單詞衍生而來,而中文的“教育”則是“教導”在前,“撫育”在後。反映在教育過程中,中國更看重嚴格堅實的訓練,而美國的訓練模式相對不那麼規范,更鼓勵廣汎涉足寬闊領域。

楊振寧認為,中國模式對於7、80分的學生比較好,因為基礎打得比較扎實;而美國模式對90分以上的學生更有利,因為這些優秀學生能得到更多的自主空間。在這一教育思想的影響下,朱邦芬等人對學生因材施教的理念也有所轉變。對於特別優秀的學生,他們目前更傾向於減少規定動作,給予更大的自主空間,鼓勵他們自由探索。

“做出創造性成果的研究者,觀察事物往往與別人視角不同,思考問題往往想人之所未想,解決難題往往有‘獨門絕技’,因而,研究者的研究風格和研究品味越與眾不同,越可能產生獨特的創造性成果。”朱邦芬說,“因此,要培育杰出的創造性人才,首先要讓這些人有自己的品味和風格。”

本次楊振寧先生學術思想研討會由清華大學、中國物理學會和香港中文大學聯合主辦,在清華大學大禮堂舉行。

注:曾有人將“taste” 譯為“品味”“愛憎”,楊振寧本人都不太贊同,但由於暫時沒有更理想的翻譯,朱邦芬在本報告中采取了“品味”的譯法。#楊振寧百歲生日# http://t.cn/A6MbCwXi

更多學習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