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學# 【個人構念與心理健康】#心理健康#
從精神分析可以清楚地看到,心理學理論就是心理學家持有的鏡頭,不同的心理學家,持有的鏡頭往往不同——雖然有些鏡頭比較接近,有些鏡頭相差很大。換個角度來看,對於相同的具體問題,不同的心理學家也會有不同的鏡頭。其中,心理學家的關鍵術語最能體現各自的鏡頭。因此,了解不同鏡頭的便捷方式,就是學習相應心理學家的關鍵術語。顯然,掌握這樣的關鍵術語,不僅有助於了解不同心理學家看待特定問題的獨到之處,而且有助於更深刻、更全面地認識特定問題。

心理健康問題受到越來越多的關注,尤其需要透過不同鏡頭來看待。實際上,一些重要心理學家的關鍵術語頗具特色,值得用心體會,例如,阿德勒的虛構目的、羅杰斯的自我概念、希金斯的自我差異,以及凱利的個人構念。

凱利(George Alexander Kelly, 1905-1967)出生於美國堪薩斯州的一個農場,是一個長老會牧師的獨生子,母親比較溺愛他。

1926年,凱利從帕克學院畢業。他主修的是物理學和數學。在做過航空工程師、語言與戲劇教師的工作之後,特別是獲得一筆到蘇格蘭愛丁堡大學的交換獎學金後,凱利決定從事心理學事業。

1931年,凱利在愛荷華州立大學獲哲學博士學位,研究內容涉及解決語言與閱讀障礙的問題。

其後,凱利任教於海斯堡州立學院,並建立了為堪薩斯州公立學校服務的巡回心理診所。開始,他采用精神分析理論,也獲得了一些成功。後來,他逐漸形成了自己的方法,並放棄了精神分析。

在心理諮詢的過程中,凱利發現,其一,他為患者的心理問題虛擬或捏造出一種徹底的解釋時,患者也接受並且病情有所改善。也就是說,如果使患者對自己和自己問題的看法有所變化,就會使病情有所改善。其二,教師所訴說的有關學生的問題,實際上更多的是反映教師自己的問題,而不是學生的問題。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凱利作為一名航空心理學家,在海軍服務。戰後,他在馬里蘭大學短暫工作。隨後的20年,凱利在俄亥俄州立大學工作。1946年,他任該校臨床心理學系的主任。

凱利的一些學生不喜歡他,還有些怕他。這有三個原因:其一,他在與學生交往中過於正式,主要表現在稱呼方面;其二,如果有學生達不到他的(或系里的)高標准,就會被開除;其三,凱利的某些行為很傷人,例如,一名學生請他給自己留言時,得到的是——致一位前途遠大的同學,一位我也不知道會有什麼前途的同學,相信你會在有關領域做出應有的貢獻。

盡管有些學生因為凱利的一些行為而不喜歡他,但是,大部分學生都很喜歡他,對他的才華充滿敬意。他的很多學生認為,凱利是一位杰出的教師,並且,他的很多學生後來也成了著名的心理學家。

1965年,凱利轉任布蘭迪斯大學的講座教授。

對大多數人來說,科學家是與眾不同的,比如,需要經過專門訓練,專注於高深的思想、神祕的程序和未知的奧祕。相反,凱利認為,每個人的行為都很像科學家,即,每個人對自己生活的世界都會產生自己的假設並進行檢驗。心理學家應當努力理解這些獨一無二的個人構念。

所謂個人構念(personal construct),就是個人對周圍世界形成看法、進行解釋和賦予意義的觀念。一個構念就像一個小型的科學理論,個體利用理論來看周圍現實並預期未來事件。如果由構念所產生的預期同經驗相符合,那麼這個構念是有用的。如果與預期不符合,就要修改或拋棄這個構念。一個人的生活總是受到自己創建的個人構念系統的強烈影響。同時,有些人的構念系統比另一些人的構念系統更有效。

凱利假設,每個人都在努力通過持續地界定和闡述其構念系統來增強對世界的理解,每個人的發展也都是圍繞這一努力而展開的。

他認為,個體並不僅僅簡單地對環境做出反應,相反,人們能對環境事件做出積極的、獨特的和系統的解釋,進而利用這些構念來預測事件。他們利用先前的經驗來對可能的新事件產生假設。人們對環境做出反應並非為了獲得快樂和避免痛苦,而是積極地尋求提高預測的准確性。

凱利把發展過程看作個體和環境之間創造性的和動態的交換,同時根據新經驗進行建構和再建構,其目的是增強對環境的理解和控制。這樣,健康的人擁有准確的和有效的構念系統,並對世界持有靈活的觀點。相反,不健康者的構念系統是不准確的,從而也是無效的。

概括地說,凱利認為,人們天生都是活躍的,需要通過准確預期未來,以尋求對環境的秩序感和控制感;對於人們生活的世界,存在許多解釋或解讀方式;為了預測和解釋世界,每個人都產生和檢驗自己的構念,而正是這些個體構念決定著人們的行為;心理健康出現問題,就像一個無能的科學家堅持無效的假設,從而,他/她的預測通常都是不正確的;心理治療,就是幫助患者發現預測未來的更准確的方式。

總之,凱利用個人構念來解釋和解決心理健康問題,令人耳目一新。http://t.cn/A6MqAmRZ

更多學習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