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的成長和曆練:談談我在德國的導師】博士的成長和曆練在於讀博整個過程中的點點滴滴,經過幾年的長期積累,才形成從量變到質變的升級與轉變,這個過程中混雜著興奮、緊張、高興、忙碌、迷茫、甚至暫時的失落。這篇繼續前面幾篇,系統而詳細的記錄我讀博士幾年的經曆。

上次從好幾個方面對比了德國與義大利的不同,包括研究與生活。加下來繼續深度記錄我在德國的科研,要寫的東西其實有不少,這一篇先談談我所在的卡爾斯魯厄理工學院,主要是知道這所優秀學校的人應該不多,其次談談我在德國的導師。

1. 卡爾斯魯厄理工學院

我的博士研究的後半部分是在德國的卡爾斯魯厄理工學院(德語:Karlsruher Institut für Technologie,英語:Karlsruhe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縮寫為KIT)完成的。KIT是德國理工大學九校聯盟成員之一,多次入選德國卓越精英大學計劃,包括2006年首批入選德國9大精英大學,不過 KIT在2012年第二輪競爭中被淘汰,但在2019年第三輪競爭中再次入選。德國的精英大學計劃是為了提高促進德國大學的科技研究和學術創新,加強德國大學之間以及與國際學術機構之間的合作研究。

KIT主要由南北兩個校區組成,南校區的前身是卡爾斯魯厄大學,北校區的前身則是卡爾斯魯厄研究中心,這兩大機構在2006年合並成立了卡爾斯魯厄理工學院。南校區地處卡爾斯魯厄市中心,交通非常方便,而北校區則在十多公里以外的一大片樹林里面,我的研究所地處北校區。北校區最早成立的時候是卡爾斯魯厄核研究中心,德國的好幾個核反應堆在這里建造並運營,我的辦公室就緊挨著一座已經廢棄不用的小型核反應堆。我在這里認識的很多訪問學者和學生的研究領域大部分都跟核有關。

大部分人依然把北校區稱為研究中心(Forschungszentrum),這個研究中心是德國亥姆霍茲聯合會的一員,亥姆霍茲聯合會全稱為德國亥姆霍茲國家研究中心聯合會,是德國最大的科學研究機構,有點類似於中科院,員工總數有42000人左右,每年的研究經費超過50億歐元,主要著眼於德國中長期的國家科技任務。我個人記憶的訊息不太全面,所以這部分的介紹也參考了維基百科的訊息。

這所學校曆史上也出了不少名人,包括奔馳汽車的創始人卡爾·奔馳 (Karl Benz),於1860-1864年間在這里讀書,還有海因里希·赫茲(Heinrich Hertz),在1885-1889年是卡爾斯魯厄大學的教授,並在這里發現了電磁波的存在。

2. 德國導師

我的德國導師收斂自信,沉穩幹練,高效縝密,說起話來還有一些幽默感,同時他也是非常有性格的一個人。很多年前他就在這里讀書,碩士畢業後留下來繼續工作研究,不知過了多少年,才開始一邊工作一邊讀博士,他告訴我他的博士讀得異常艱難,遇到了各種挑戰,有好幾次他都想要放棄了,但最後還是硬撐下來了。

他在這個研究所是一個大研究組的領頭人,整天也非常忙,我去跟他討論問題的時候,經常聽到他的電腦上新郵件一個個進來的聲音。他除了使用自己的手機外,研究所還給他配備了一部工作用的手機,他會在辦公室的門上貼出搞笑幽默的小動物圖畫來表明自己當前的狀態,比如一隻在接聽電話的老鼠,表明他正在打電話不要打擾。

KIT地處德國西部,他卻經常需要去東部的德累斯頓大學上課,往返的長途火車也成了他的辦公場所。他的研究隊伍要比我義大利導師的研究隊伍大不少,經費也更充足,並且跟工業界合作很緊密,所以整個研究組科研做的挺不錯,他在業界也有一些名氣。但是德國的職稱評價體系讓他非常不滿,由於一個研究所只能有一位教授,他的頭銜跟教授遙遙無期,但是以他的學術成果,要是在周圍其他國家的話早就是教授了,所以我沒少聽到他在這方面的抱怨。

他說話的聲音渾厚有力,可以聽出來丹田之氣非常充足,臉色也白里透紅非常紅潤,看起來非常健康。很快我知道他竟然會太極和氣功,而且不是簡單會打的那種。他在工作之余,還經營一家健身館,專門教德國人學習太極和氣功。但是這些都不是在中國學的,而是十多次去日本拜師學習的,他個人非常喜歡日本這個國家和日本的文化,我也是後來發現德國和日本這兩個國家其實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尤其是在質量和細節上面。

我們的這個瑪麗居里項目主要是由我在義大利的導師,德國的導師,還有一位在法國的教授,三個人牽頭把這個項目啟動起來的。項目里面的所有人每年至少一次聚在一起開會,會議期間除了討論學術之外,還經常會有一些非學術的節目,這里面雷打不動的一個就是我的德國導師的氣功或者太極教學節目。他會要求我們早上起床非常早,一般是天蒙蒙亮的時候,他穿著一身太極白衣和一雙黑布鞋,帶我們去海邊或者草地上面,讓大家安靜下來,閉上眼睛天人合一,然後一步一步教大家怎樣呼吸和動作。

他教的日本式的太極跟我在學校的時候學的不大一樣,我跟著學的時候總感覺有那麼一點怪怪的,主要因為是一個外國人在教中國人打太極,就像我在日常工作中經常要修改編輯美國人寫的研究報告一樣。以後若有人說我的太極打得不好,我是不是就可以理直氣壯的說,我的太極是德國人教的,就好像小明的數學是體育老師教的,只是很多人沒有想到,體育老師的數學功底非常了得。

後記:願我這些真實的經曆給在學術路上的同行帶來鼓勵和啟發,博文相關圖片上傳於“學術漫談”公眾號,這里記錄了學術人生的經曆、經驗和感悟。#博士# http://t.cn/A6MLJ2s2

更多學習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