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之谷”怎麼活?用好“3種人4種錢”!】科技成果轉化是世界性課題,也是世界性難題。早在2002年,時任美國商務部部長Donald L.Evans就提出“死亡之谷”概念,用此描述科技成果轉化難的現象。

那麼,“死亡之谷”在哪?

我的實踐體會,這個“谷”就在兩個“門”之間——一個是科研院所的門,另一個是企業的門。

在科研院所,科研經費用完了,成果研發完成後沒有“嫁妝”送出門;在市場,企業沒有“聘禮”來迎進門。門對門之間的距離造成成果轉化脫節,許多成果在這個過程中夭折。

可轉化成果的四項條件

什麼樣的科技成果才具備“有人送有人接”的條件呢?換句話說,滿足什麼條件的科技成果具有轉化價值?我認為至少要具備以下四個條件。

第一,有明確的市場定位。科技成果需要回答“解決市場的什麼問題”,我認為這個問題可以簡單表述為三個字——新、精、廉。

新不新,要看市場上有沒有這類產品;精不精,要看產品的質量是不是優於別人;廉不廉,要看產品是不是比別人更便宜,且便宜20%以上。

第二,技術創新的原理或方法要符合基本的科學原理。上個世紀末,“特異功能”現象在全國鬧得沸沸揚揚。

當時,我聽時任中國科學院院長周光召先生說了一句話:“違背基本科學原理的東西我從來不看、不聽、不信。”

他的這句話讓我一直受用至今:看一個技術的時候,必須遵循前人公認的基本原理。

市場上時有違背科學原理的“技術”出現,有些甚至受到投資者追捧。

比如上世紀末在我國的“水變油”,近年來在美國頗受關注、加州法院正在審理的“滴血驗癌”等均屬此類。

第三,技術具備良好的可重複性(CV值)。在產品質量指標中,科技企業需特別關注產品或技術的變異系數CV值。

CV值指徵著產品的基本穩定性。科技人員往往對“新”感興趣,而忽略科研成果的重複性和穩定性。

第四,具備行業准入資質。科技成果需要具備行業的准入資質,特別是某些行業必須具備專門的許可資質。

技術、產品跟行業的門檻格格不入的成果,應及時放棄。在具有准入資質要求的行業,沒有獲證意識的項目是十分危險的。

用好三種人四筆錢

甄別出具有轉化價值的科技成果後,實現轉化需要充分發揮“三種人四種錢”的作用。

在市場上,有人說缺成果,有人說缺錢。

我認為,具有轉化價值的科技成果固然比較稀缺,但是更缺的是可投資於科技成果轉化的錢,尤其是體系性的結構安排。

科技成果轉化需要一個完善的生態體系,創新不是喊口號,必須看實際和業績。

“三種人”指的是科學家、企業家、投資人。科學家熱衷於創新,企業家專注於成事,投資人著眼於賺錢。

三種人必須形成高度共識,在同一時點上發力,達成合作的默契。

但是,事實上這三種人很難協同,這也是當前科技成果轉化中的一個難點。

“四種錢”指的是政府經費、企業投資、金融機構貸款、保險或擔保。

政府經費是公益性投入,現在國家很重視科技創新,科研經費投入巨大,但是多數科研經費中會缺一部分錢。缺失的這部分錢是什麼?

美國曾出台小企業創新研究計劃,規定年度研發經費超過1億美元的政府機構必須預留出一部分款項(這一比重現為約5%),形成資金池,用於資助科研課題的承擔者回答包括以上科研成果四項條件在內的技術問題。

這就要求,項目在研發階段就必須回答市場上的問題,做科研的時候就做好把成果“送出去”的準備。

企業投資即市場上私有機構的錢。科技成果轉化風險大,投資機構忌憚於高風險往往不敢於投資,所以需要一個分擔風險的機制。

比如,以色列科技領域的種子基金和風險投資基金,其有限合夥人中的60%~70%資金來自於政府;美國也通過小企業投資公司計劃,將國家信用引入科技創新領域的初創企業。

這都會很大程度地激發社會投資者的投資積極性,促進科技成果轉化。

金融機構貸款,典型的代表機構就是矽谷銀行(其主要服務於科技型企業,曾幫助過Facebook、twitter等明星企業)。

在很多地方科技銀行常被理解為投貸聯動,我認為不僅如此,應該是投貸服一體聯動。

保險或擔保是金融服務的另一種存在形式。科研工作和科技成果轉化的投資本身充滿著不確定性,這些不確定性需要保險來對衝。

科技投資保險全方位、全過程、全要素為科技創新提供保險,是推進創業投資、提升自主創新能力的有力保障。

我在擔任國科控股董事長期間,就致力於成立中國的科技銀行和科技保險,目前仍在漫長的路上。

現在我仍然致力於建設科技創新、科技成果轉化的生態體系,我把它表述為“運河體系”,即打造從知識海洋到資本海洋的“運河”,並以充當“挖運河的人”為榮。

因為,只有生態體系建立完善後,科技成果才能實現大量成功轉化。

我也在此呼籲,科技成果轉化不僅是科技人員的事情,也不僅是投資界的事情,需要全社會齊心協力,共同打造科技成果轉化生態系統。http://t.cn/A6MLepKI

更多學習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