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一枝黃花#緣何成“生態殺手”?】#外來物種入侵#今年,加拿大一枝黃花的入侵,引發社會廣汎關注。這種別稱黃鶯花的入侵物種,作為鮮切花被廣汎使用。當這個原本應該出現在溫室的植物來到武漢、鄭州、西安等地的自然環境中時,卻露出了“凶悍”的一面。

相關專家表示,我國已成為受入侵物種危害最嚴重的地區之一。通過更大范圍的科普,引導公眾參與,對於外來物種入侵的標本兼治至關重要。

入侵物種為何如此強勢

11月中旬的武漢,秋意盎然。江隄上,許多一簇一簇的黃色植物,顯得格外奪目。然而,繁花之下卻隱藏著重重危機。據中科院武漢植物園研究員黃偉介紹,上世紀30年代,加拿大一枝黃花作為園藝植物被引入中國,隨後發生逃逸。經過幾十年的潛伏,近年來,這種植物在我國華東、華中地區相繼暴發。

南京農業大學雜草研究室教授強勝團隊長期研究加拿大一枝黃花等植物的入侵機制。研究發現,加拿大一枝黃花的根狀莖發達,一旦根植就很難消除,極易在入侵生境中形成單優勢群落,嚴重排擠本地物種生長,影響當地的生物多樣性。

強勝介紹,在國外,加拿大一枝黃花通常會有其他植物伴生。而在國內,加拿大一枝黃花在生長過程中會分泌化感物質,並抑制其他植物的生長。它的存在將百花齊放變成“唯我獨尊”,嚴重危害當地自然景觀和群落演替。

經過十多年研究,強勝帶領團隊對來自全球471個樣點的2062份加拿大一枝黃花材料進行細胞地理學分析,發現目前入侵我國的加拿大一枝黃花是以六倍體為代表的多倍體。

“多倍化是加拿大一枝黃花最主要的入侵機制,直接導致這一物種的耐熱性增強、耐寒性喪失,使其在我國亞熱帶地區變得更高大和更具競爭力,不斷擴大其入侵版圖。”強勝表示,在北美,當地生長的種群通常以二倍體的加拿大一枝黃花為主,長勢最高不會超過2.5米。而在中國,加拿大一枝黃花的地上部分甚至能長到4~5米,顯示出對環境的高度適應性。

把好檢疫關口防止“漂洋過海”

加拿大一枝黃花只是眾多入侵我國的外來植物的一種而已,據介紹,目前,我國外來入侵植物共360多種,隸屬於67個科,其中以菊科數量最多。

2018年,中科院成都生物研究所在成都(12個中心行政區和4個郊縣區域)開啟了為期兩年的“摸底”調查,對象正是那些“藏”在建築廢棄地、居民樓下、綠化帶邊上或農田等地的外來入侵植物。

如今這個調查項目已告一段落,摸排出了158種入侵植物,一半以上的“家鄉”都在美洲大陸。它們是如何“漂洋過海”來到了“天府之國”?中科院成都生物研究所副研究員徐波表示,外來入侵植物的入侵途徑主要分為兩種,一是自然傳播,二是人為傳播。

“自然傳播主要是通過風、河流等‘傳輸’它的種子,或者鳥類采食其種子後,也有可能將其帶到新的生境,但這是一個逐步傳播的過程。”徐波介紹,人為傳播又可分為“有意”和“無意”。將其作為觀賞類植物或者飼料引進等視為“有意”;而在個人或集體對外交流,尤其在進口貨物運輸時,不經意間攜帶了種子入境,則為“無意”。

對於現階段如何阻斷入侵的風險,徐波表示,主要在於物流口岸把好檢驗檢疫關。

做好調查才能治理

據了解,目前人工種植的加拿大一枝黃花,被廣汎用於園藝上的鮮切花——黃鶯花。花農一般會選擇開花快的二倍體種植,由於其不耐高溫,花而不實,所以24℃等溫線以南地區一般不會導致入侵,而在東北等寒溫帶地區種植,其存在逃逸擴散的風險。

由於自身的生物學特性或傳播特性,入侵植物在不同的環境狀況或氣候條件下表現出的入侵性“有待觀察”。徐波舉例,喜旱蓮子草氣候依賴性低,所以在很多地方都能肆意生長、造成危害。“馬纓丹在攀枝花溫暖的氣候中,繁殖很快,但在成都稍顯濕冷的環境里,就被抑制了生長。”所以,入侵植物是否“入侵”,還得具體問題具體分析。

此外,物種的擴散是逐步發生的,現階段還在“蟄伏”的入侵植物,過幾年說不定就會汎濫成災。“有時隨著氣候的變化,環境會變得適宜入侵植物生長。”徐波說。

正因為入侵植物調查受時間或環境變化,以及地域差異等影響,所以調查並不會局限於某個時間段或某個區域,是一個長期且持續的工作。

多名受訪專家表示,入侵物種對生態環境和生物多樣性的負面影響是顯而易見的。做好治理,首先要進行本底調查。黃偉表示,以武漢為例,當地分布著許多種類的入侵植物,但由於缺乏本底調查統計,很難掌握其分布情況。“只能等到出現大面積暴發,再去治理。”

標本兼治避免“春風吹又生”

危害性強的入侵植物一旦被發現,應該及時鏟除和消殺。徐波介紹,除了運用物理手段以外,針對擴散能力和危害性強的入侵植物,可研制相關生長抑制試劑,達到“斬草除根”的效果。

“有的入侵植物零星分布時,在物理鏟除的同時我們也會根據當地生態系統情況,尋找其他適合栽種的本地物種,占據入侵植物的適宜生境,讓其沒法快速傳播。”徐波說。

專家建議,要完善入侵物種治理鏈條,特別是鼓勵專業機構介入,才能形成有效治理的閉環。

“加拿大一枝黃花是全年都在那里的,到11月開花再去處置,治標難治本。”強勝介紹,目前,針對這一物種的綜合防治技術是有效的,應建立起由政府主導,第三方機構、科研機構共同參與的管理機制,才能形成一個可持續的治理模式。

此外,加強公眾科普,讓公眾科學准確地認識入侵物種,對於治理工作也必不可少。專家呼籲,應加大生物入侵常識的科普力度,澄清一些謬誤。

徐波認為,未來防控工作單憑專業的支撐以及相關部門的投入還不夠,還要依靠群眾的力量。“像此次武漢出現的加拿大一枝黃花,最開始就是被普通市民察覺。讓公眾了解和關注到這類植物,建立完善相關上報和監督機制,勢在必行。”

目前,網上有一種觀點認為,可以通過資源化利用的方式,將入侵物種轉化為經濟作物。對此黃偉表示,通過“吃”並不能把入侵物種變成保護植物。這種看起來一舉兩得的想法,實際存在很大風險。“資源化利用一旦遇到經濟周期影響,可能會導致入侵的擴大,帶來更大的生態災難。”http://t.cn/A6x9gXOj

更多學習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