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秀梵院士團隊:降服禽流感的“緝毒”戰士】從“無雞不成席”到談“禽”色變,禽流感病毒像“幽靈”一般時常在世界各地“為非作歹”,不僅危害家禽養殖業,還引發了嚴重的公共衛生事件。

20多年來,在中國工程院院士、揚州大學教授劉秀梵的帶領下,揚州大學禽流感防控研究團隊始終戰鬥在抗擊、防控禽流感的最前線,並在禽流感病原流行病學研究、致病機制和免疫防控新技術等方面取得了一批重要科研成果,為家禽養殖業保駕護航,在病毒與人類之間築起“防護牆”。

2018年,劉秀梵團隊入選了首批“全國高校黃大年式教師團隊”,今年10月,他們又榮獲了2021年度江蘇省高等學校優秀科技創新團隊稱號。

在“賽跑”中發出預警

禽流感,一般分為高致病性禽流感和低致病性禽流感,前者主要由H5、H7亞型禽流感病毒引起,可引發家禽較高的發病率和死亡率;後者主要由H9亞型禽流感病毒引起,致死率較低,但因其傳播速度快、汙染面廣,大多數養雞場深受其害。

劉秀梵認為,雖然暴露人群中感染禽流感病毒的概率很低,但也必須加強禽流感病毒的監測,以防病毒變異後增強對人和其他哺乳動物的致病性,引發新的流感疫情。

為此,研究團隊依托江蘇省獸醫學優勢學科、江蘇高校“動物重要疫病與人獸共患病防控”協同創新中心、禽流感病毒國家專業實驗室(揚州)、動物生物安全三級實驗室等平台,針對野禽、華東地區活禽交易市場、養殖家禽等開展了大規模禽流感病毒的流行病學調查和研究。

在團隊成員、揚州大學獸醫學院教授彭大新看來,通過加強監測,構建更為豐富的禽流感病毒資源庫和抗原變異圖譜,是禽流感預警和防控的第一步。

為及時精准預警,團隊每個月都要開展監測采樣工作,並對分離到的禽流感病毒進行基因測序,一旦發現新的病毒,便立即對其流行趨勢進行評估,並向有關部門提出預警建議。

2008年,在對華東地區活禽市場的監測中,團隊率先發現了H5N5亞型禽流感病毒,隨後又發現了H5N8等H5Nx亞型禽流感病毒,突破了亞洲起源H5N1亞型禽流感病毒基因組比較穩定的認知。該研究成果被世界衛生組織H5亞型禽流感病毒進化研究小組引用,並作為劃分H5亞型禽流感病毒新分支的重要依據。

2013年春天,一種新型H7N9亞型流感病毒首次在我國華東地區的雞群中流行,並在人群中造成了至少5波流行,1600多人被感染。通過半年的調查,團隊在全國最早系統描繪出了新型H7N9病毒的詳細起源和重配機制,並據此起草了該病毒的防控建議,團隊也因此被授予“全省人感染H7N9禽流感疫情防控先進集體”。

今年6月,我國通報了全球首例人感染H10N3病例。實際上,早在2019年12月,團隊就在監測中發現H10N3病毒,並證實該類型病毒基因組發生重組,獲得了病毒受體結合特性以及在不同動物模型中的致病性和傳播性等關鍵訊息,這為防控H10N3病毒在家禽中的流行,防止再次發生人感染事件提供了科學依據。

“我們要盡量跑在病毒前面,以最快的速度搞清楚它的‘來龍去脈’,盡快切斷傳染源,把危害控制在最小范圍。”劉秀梵說。

夯實禽流感基礎研究

“基礎研究是科技創新的源頭,‘卡脖子’的技術問題需要基礎研究來解決,社會民生也需要基礎研究來保障。”劉秀梵說。

他認為,禽流感病毒在突變和重組過程中會導致病毒的生物學特性發生顯著變化,會增強病毒對宿主和哺乳動物的致病性,危害養禽業和人類健康。

為此,劉秀梵帶領團隊始終站在禽流感研究的最前沿,聚焦高致病性禽流感病毒的致病和免疫機理研究,致力於解決禽流感防控的難題。

通過對2007年至2013年華東地區的部分H9N2禽流感病毒株進行基因型分析,團隊發現重組產生的S基因型H9N2病毒已成為當前H9N2 病毒流行的主型。

“S基因型H9N2病毒內部基因就像一個‘毒源’,可以作為其他病毒內部基因的供體,經過基因重組產生新的病毒。”劉秀梵說。

在他看來,近年來我國新出現的能感染人的H7N9亞型、H10N8亞型及H10N3亞型禽流感病毒都與S基因型H9N2病毒有關。這為從源頭上防控禽流感提供了理論支撐。

此外,他們還發現了高致病性禽流感病毒對哺乳動物致病性增強的分子靶標,揭示了H5亞型禽流感病毒HA蛋白糖基化位點缺失對哺乳動物致病性增強的機制,闡明了病毒毒力調節蛋白PA-X加速H5、H7亞型禽流感病毒的流行及其相關分子機制,有力提升了我國禽流感研究的國際影響力。全文:http://t.cn/A6xN9EVs

圖為劉秀梵指導團隊成員做實驗

更多學習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