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熱潮來臨,如何前瞻未來治理?】2021年,元宇宙“元年”來了。從“元宇宙第一股”登陸紐交所、公眾花費幾十萬在虛擬世界買房,再到企業開出百萬年薪招聘元宇宙人才,元宇宙從默默無聞變身為“年度C位”。

當熱潮來臨之時,在相關治理理論、實踐、技術抓手都不完備的情況下,如何才能進行元宇宙前瞻治理?

在12月5日舉辦的2021人工智能合作與治理國際論壇“元宇宙未來治理前瞻”主論壇上,與會專家認為,目前需要重新審視分散但有聯系的各個虛擬空間對現實世界的衝擊,構建一個公正、開放、負責任、向善、可持續的虛擬世界已經成為共識。

審慎看待元宇宙概念

論壇上,聯合國開發計劃署助理駐華代表張薇展示了一份由清華大學人工智能國際治理研究院和聯合國開發計劃署共同提煉、發起的“元宇宙治理N問”公眾調研問卷。結果顯示,有超過7000人參與調研,其中男女比例約為4:5,絕大多數參與者為90後及00後,但不乏 50歲以上的參與者,元宇宙概念已經得到了廣汎關注。

中國社科院哲學所科技哲學研究室主任、科學技術和社會研究中心主任段偉文認為,人類目前為自己構建的技術世界建立在賽博物理空間之上,不論是否稱為元宇宙,下一步如果繼續以訊息和數據作為構建世界的關鍵路徑,將會是整合多種新技術而產生的新型虛實相融的互聯網應用和社會形態。

段偉文表示,元宇宙的構想與構建具有超越性,可能會把人類帶進一個超曆史空間。這個空間不僅僅涉及現實、虛擬及擴展現實等感知體驗世界,更是一個超越現實與虛擬體驗,涉及符號/象徵、想象等觀念和意義創造的世界。

元宇宙實現了對時空的拓展,但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人工智能倫理特設專家組成員、中國國家新一代人工智能治理專委會委員曾毅則認為,元宇宙相關的若幹概念目前在科學上十分不清晰並有誤導性,應當“善用虛擬/增強現實,遠離元宇宙”。

在曾毅看來,現實通過虛擬和增強進行擴展和輔助人類對現實的認知,因此在善用的理念下適度使用是合適的。元宇宙在字面上表示有“宇宙的宇宙”“超越宇宙”之意,如果認為需要去塑造元宇宙,就應當與現實世界高度關聯並不能完全脫離現實世界,一旦失去了這種關聯,元宇宙就失去了根基。

實現發展與治理相平衡

元宇宙帶來的顛覆性想象,社會各界有了眾多展望,與此同時也帶來了利用新概念、新技術、新模式“帶節奏”的現象。

清華大學新聞學院新媒體研究中心執行主任沈陽認為,當前元宇宙整體發展處於初級階段,技術應用還處於低級層次。對於元宇宙的治理,可以采取邊調研邊發展邊治理,確保不出現重大風險,又能積極推進元宇宙產業發展。

“未來元宇宙治理需建立在充分調研的基礎上,經過多元主體的社會大討論,實現發展與治理的平衡,避免一刀切式的治理框架。要在發展過程中發現問題、分析問題、解決問題,實現精准式的動態治理。”沈陽說。

隨著元宇宙概念被廣汎關注,迫切需要從各個角度全面審視元宇宙可能引發的未來治理問題,包括政治經濟、國際關系與全球治理、倫理、立法、監管等。

段偉文指出,對元宇宙的監管和治理應有前瞻性的考量,未來可能是一個多維整合的技術體系——多樣化的元宇宙共和國或多種微世界的聯合體。

段偉文強調,在涉及符號/象徵和想象層面時,要賦予充分的自由創造空間,不應急於出台一套標准化的制度體系,而應強調在自我意識基礎上的自主管理和自我控制。同時應該看到,不論元宇宙以何種技術路徑實現,都發生於地球、社會和人自身之上,因此促進人的可持續性、社會的可持續性、自然的可持續性應成為元宇宙治理的基本價值訴求。

“還要對元宇宙可能導致的顛覆性社會價值倫理衝擊展開深入研究,在當前的技術路徑下,最為突出的問題是數據正在替代訊息成為新的技術世界的基礎設施。數據就是人的行為,這亟待我們從自然、社會和個人的維度對此技術路徑展開反思和討論,以形成包括元宇宙在內的深度科技化未來的新的社會契約。”段偉文指出。

元宇宙應強化現實世界

目前,全球尚有37%的人口沒有接入或使用互聯網,相較於元宇宙的治理問題,數字化的加速和顛覆性技術帶來了更迫切、更現實的挑戰。

微軟(中國)首席技術官(CTO)韋青表示,元宇宙應該以人為本,應該用來強化現實世界,而非替代物理世界,不能讓人們沉迷於虛擬世界。在數字社會發展過程中,數字鴻溝是一個很大的挑戰。“我們的技術向前邁進的同時,不能落下一部分人。面對新技術,我們需要有足夠的信心認為技術能夠為人類的美好生活做出貢獻”。

《元宇宙通證》作者之一余晨認為,虛擬空間需要秩序,也需要治理。原則上技術是中立的,但技術是人性的“放大器”,對新技術的治理應該是動態的過程。

“元宇宙不是物理宇宙的替代品,數字藝術也不是物理藝術的替代品,基於數字孿生的新文化在元宇宙中大有可為。元宇宙使得藝術家可以與全世界的同行們交流,不受地理的限制,希望產業界能夠繼續開發可編程的、具有拓展性的藝術空間,從而使元宇宙能夠賦能人的創造力,而不是減少創造力。”人工智能和區塊鏈藝術家宋婷表示。

曾毅強調,當“元宇宙”相關基本概念、願景和應用仍然看似有重大風險時,尤其不應當將青少年推向這個未知的空間。在虛擬平台進行共治,文化互鑒和互信是重要的“基礎設施”。

“當我們許諾給全球公眾和政治系統概念的時候,在提出經得起科學推敲的基礎理念前提下,要考慮技術可行性和社會應用合理性,完全脫離真實世界重塑的新概念會將人類帶向真正的生存風險。”曾毅說。http://t.cn/A6xjmhou

更多學習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