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植物園:幾代植物學家的夢想# 日前,國務院批複同意在北京設立國家植物園,依托中科院植物研究所和北京市植物園現有相關資源,構建南、北兩個園區統一規劃、統一建設、統一掛牌、統一標准,可持續發展的新格局。

國家植物園的設立經過了長期推動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中,植物學家作出了怎樣的努力?當前北京南北兩座植物園的格局是怎樣形成的?國家植物園體系的設立有何重要意義?帶著這些問題,《中國科學報》梳理史料並採訪了相關專家。

香山腳下,香頤路邊

建設一個具有國際先進水平的國家植物園是我國幾代植物學家的夢想。

中科院廬山植物園研究館員胡宗剛多年來一直從事中國近現代植物學史研究。他告訴《中國科學報》,從20世紀20年代靜生生物調查所和北平研究院植物學研究所成立起,胡先驌、劉慎諤等植物學家就在為創建中國自己的高水平植物園而努力。

1934年,靜生生物調查所與江西省農業院合作創建了廬山森林植物園,即如今中科院廬山植物園的前身。而北平研究院植物學研究所就在所址所在地西郊公園,即今日北京動物園內開辟了一個小規模的植物園。

1950年,靜生生物調查所與北平研究院植物學研究所合並,成立中科院植物分類研究所。當時,西郊公園被北京市政府接收,其中的植物園則被中科院接收。於是中科院與北京市政府合作,擬將先前的植物園予以擴大,中科院植物分類研究所與西郊公園管理委員會商定具體辦法,其後西郊公園更名為北京動物園,隸屬於北京市園林局。

“當時,雙方商議在北京動物園里多劃出一片地建設植物園。然而,當初步意向達成後,植物學家還是覺得地方太小,要重新找地。尋找新園址的任務就落到了植物分類學家俞德浚的身上。”胡宗剛說。

1950年,俞德浚放棄英國愛丁堡植物園的優厚待遇毅然回國,就是為了建設一個代表國家水平的植物園。1951年,他在《科學通報》上發表了《世界各國植物園概況》一文,1955年又編著出版了《植物園工作手冊》。

“圓明園、清華園附近都找了,最後找到了香山那邊。”胡宗剛說。

1954年,中科院植物分類研究所已改名為中科院植物研究所,該所的王文中、董保華、胡叔良、孫可群、吳應祥、張應麟、閻振蘢、黎盛臣等青年科研人員就植物園建設問題上書中央,信中提出“首都今後一定要有一座像蘇聯科學院莫斯科總植物園一樣規模宏大、設備完善的北京植物園”。這個建議得到了中央領導的高度重視。

1956年,由中科院與北京市聯合上報國務院的“籌建北京植物園建議書”很快得到批複,“批准設立北京植物園,由中國科學院植物研究所和北京市人民委員會園林局共同領導”,並撥經費560萬元,用於第一期建園工作。

北京植物園由此在香山腳下香頤路邊誕生。

南北兩園格局形成

自1956年起,由於政治、經濟等因素的影響,北京植物園建設工作時續時停,經曆了艱難曲折的過程。

1957年,中科院植物研究所和北京市園林局共同組成了“專家規劃設計委員會”,對北京植物園進行了總體規劃設計。這個規劃以蘇聯科學院莫斯科總植物園為藍本,滿足科研和科普兩方面的需要。規劃明確香頤路以南為植物園的試驗區(後來被稱作“南園”);香頤路以北是植物園的開放遊覽區(稱作“北園”)。這個規劃為北京植物園的建設描繪了基本框架,建園工作也開始啟動。

然而,到了1960年國家經濟困難時期,建設專款被凍結,建園工作暫時停頓下來。路南中科院植物研究所逐漸將工作囿於原苗圃試驗區內,路北展覽區的工作則僅限於對栽植樹木的養護。路南和路北的植物園自然形成兩個獨立的單位,即“南園”和“北園”。改革開放後,南北兩園均獲得了長足發展,各具特色。

2003年12月26日,侯仁之、陳俊愉、張廣學、孟兆禎、匡廷雲、馮宗煒、洪德元、王文采、金鑒明、張新時、肖培根11位院士聯名給中央寫信,提出“關於恢復建設國家植物園的建議”。

他們提出,“作為世界植物寶庫的中國,理應建立一座具有國際先進水平的國家植物園,以全面搜集和展示中國豐富的植物資源,保護生物多樣性,並開展科普教育,提高國民素質。”他們認為,“如果能夠在北京建成具有國際先進水平的國家植物園(北京植物園),必將能夠向全世界全面展示中國豐富的植物資源及其研究成果,顯示我國在可持續發展方面的杰出成就,不斷提高國民的文化和科學素質。建立國家植物園的天時地利具備。”

2008年12月,又有若幹知名科學家再次聯名給中央寫信,希望早日啟動北京國家植物園建設。如今,這些呼籲收獲了切實的進展。

國家植物園體系建設新階段

隨著國務院批複同意在北京設立國家植物園,我國國家植物園體系建設進入新階段。

中科院西雙版納熱帶植物園研究員陳進介紹說,目前世界上不少國家都有自己的國家植物園,而形成網路化國家植物園體系的並不多,有代表性的如南非。“如今我國要建設國家植物園體系,一是因為我國把生態文明、生物多樣性保護放在了重要位置,二是我國幅員遼闊、氣候類型比較複雜,建立單個國家植物園無法完全解決問題。北京國家植物園首先啟動建設,接下來可能還會在其他地方建立國家植物園。”

對於國家植物園體系建設,陳進建議,應當根據我國氣候和植物多樣性分布的特點,結合已有的植物園基礎,形成由若幹個大型國家植物園和一些區域性植物園組成的完整網路。“由國家層面自上而下進行選擇、認定或評比,建立比較規范的工作流程和標准,進行相對統一的管理。”

目前,我國已有植物園近200個。陳進表示,這些植物園歸屬於不同的系統,缺乏統籌協調,工作側重點和運作方式也不盡相同。“通過國家植物園體系建設,強化整體協調統一,同時也可以帶動全國植物園事業的發展。”

對於國家植物園的功能,陳進介紹說,其首要任務是遷地保護,對就地保護形成補充。“遷地保護是有針對性地將那些受到威脅的稀有、特有植物的種子采集回來,進行人工繁殖,在植物園中栽植、研究、觀察,同時擴大繁殖,以後有條件時再將它們回種到野外。國家植物園體系首先要以自上而下建制化的系統、全覆蓋的方式完成這樣的任務。”

同時,國家植物園體系還承擔著其他重要的功能,比如科普。“科研上的保護是一方面,全民參與同樣必不可少。在提升公眾的保護意識,爭取公眾的關注、參與和支持上,國家植物園將是很好的生物多樣性保護教育場所。”

陳進補充說,國家植物園將在植物研究上做更多工作,可以為就地保護提供科研支持,比如幫助監測野生植物物種動態、開展調查研究、發現新種,還可以為我國植物資源的可持續利用提供科研支撐。“國家植物園體系的建立,一方面能更好地完成遷地保護任務,另一方面將使我國植物園的功能得到進一步強化,發揮更大的作用。”陳進說。http://t.cn/A6iApz1w

更多學習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