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野“福爾摩斯”每年發現一個以上新物種# 早上七點多,是許多鳥類覓食的時間。李新偉也開始收拾裝備,為上山做準備。“從事植物學分類研究,出野外是家常便飯。高峰時期,一年有一半以上的時間都在山上跑。”

李新偉主要在湖北的山林間活動。早上八點,李新偉在當地村民的帶領下,上山開始一天的工作。

“只有真正上山,才知道什麼是山路十八彎。即使是自己曾發現的新種,有精確經緯度的GPS點,但遇到起霧下雨,也可能找不到。因此,當地向導十分重要。”

通常,李新偉要到天黑才下山。一天9-10個小時的戶外工作,登山裝備顯得更加重要。在他的雙肩包里,相機、標本裌、放大鏡等裝備都是常規配置。

“上山的裝備要盡量輕,但整個包總重量都是10斤起步。因為要預留空間攜帶淡水,一般要帶2瓶,像雲南那種濕熱環境,就要翻倍。”20多年的植物分類學經驗,讓李新偉積累了不少野外生存技巧。

在他看來,在野外工作體能要先跟上。“爬1000米的山,相儅於爬300層樓高。”李新偉表示,山路上的石頭很滑,荊棘也很多。通常一天最遠可以走25-30公里山路,但體力消耗並不是城市里散步可以比的。

在山上,每當遇到要穿越竹林,是他最痛苦的時候。“山上的竹林很茂密,又悶熱。走山路容易出汗,竹葉落在身上很癢,又不能打赤膊。”而這種情況,在鄂西、重慶周邊的考察中,卻是再尋常不過。

趕路是為了更好的發現。一天的工作中,拍照、數據采集、壓制標本等都是重頭戲。如何在複雜的環境下,發現植物與眾不同的特徵,格外考驗眼力。

“有些物種很好辨認,比如盛蘭鳳仙花。第一次見到的那株,有3米多高。株型和莖杆的顏色和已知的物種都不同,辨認起來就相對容易些。”2020年,李新偉發表了在湖北竹溪發現的新物種盛蘭鳳仙花,是目前我國鳳仙花屬植株最高大的一種。全文:http://t.cn/A6XiLFlD

更多學習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