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方(還消瘦露骨),毛濃,常年吃外賣,+橫眉冷對

1929年,魯迅每月工資500元,任大學院特約撰述員,每月300元,北晰書局稿費,北大、北師大、教育部共收費200元。魯迅給朱安和母親魯瑞每月固定110元,老太太每月零用錢,5元、15元、20元,還有訂閱報刊費用。朱安每月零用錢5元,10元,兩個保姆每月分別2元。還有他自己的家,基本每月他自己都沒有什麼錢了。
 
雖然苦了自己,但他還是堅持供養朱安,因為這是他的誓言。既然母親送給他的禮物,但也要做到最大程度上的善待。更何況朱安又是那麼婉順的一個女人,給不了愛情,那就給物質,他理應承擔起照顧朱安的責任。
 
魯迅不僅對朱安負責任,對於她的娘人也是以禮相待,能幫則幫。
 
1922年,朱安娘家賣掉了房子,朱家就此敗落,而朱安從此無娘家可回。
 
而魯迅更是多次向朱安弟弟匯學費、匯錢、一百、八十、五十。所以朱安娘經常寄紹興土特產,作為答謝。而朱安也時常勸說弟弟,盡量不要麻煩魯迅。
 
在魯迅心里,即使沒有感情,但還是一家人,所以盡量出力,而這一切朱安也非常感激。
 
朱安不知道魯迅的喜歡吃什麼樣的菜,她每次是通過從飯菜剩余量,來判斷魯迅的喜好。每次都等魯迅吃完飯,她吃剩菜,省怕他吃不好。

有一天魯迅的學生常維鈞來家玩,那天天很熱,扇著扇子還出汗,可朱安竟然泡了兩杯熱茶,還端來熱的藕粉點心,那麼熱的天叫人怎麼吃呢?魯迅也只能尷尬圓場,湊合吃吧,反正天也熱。
 
每一次朱安都非常賣力地表現自己,希望丈夫看到,可每一次都會弄巧成拙。
 
就如許廣平寫的《中流》講述婚姻的本質一樣:那言語不能通,志向不同,本來並不在的,硬說:“佳偶”。最終是道不同,不相為謀。
 
朱安的付出雖然沒有成為魯迅的妻子,但成為婆婆的兒媳,得到供養,也是另一種圓滿。
 
當時有幾位好友曾直言不諱地勸過魯迅:“既然沒有感情,就送她回娘家,負擔她的生活費,這是很客氣也很合理的辦法。”
 
魯迅做不到像胡適那樣“吾之就此婚事,全為吾母起見,幫從不曾挑剔為難。(若不為此,吾決不就此婚)今既婚矣,吾力求遷就,以博吾母歡心”。
 
胡適和江冬秀的婚姻,獲得很多人的贊許。
 
一方面,魯迅做不到用恩愛的外表來掩飾自己真實的內心;另一方面,做不到拋棄朱安。

所以,魯迅選擇一輩子供養朱安,如果沒有遇到許廣平,也許兩人這樣狀態能耗一輩子。
 
而遇到許廣平恰巧讓拯救了,舊時代痛苦婚姻的生活# 魯迅誕辰140年##v光新星#

ñ307
32
25

更多命理風水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