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基建方案針對中國步步為營
美國總統拜登2.3萬億美元基礎設施計劃在全美掀起了一場大辯論,這場辯論的背後關系著一股強大的外國力量:中國。
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規模2.3萬億美元的基建計劃在全美掀起一場大辯論,這場辯論的背後關系著一股強大的外國力量:中國。

拜登團隊將該計劃視作一個信號,表明美國打算從更強勢的定位出發與中國展開經濟競爭,並希望中國也能如此看待該計劃。該基建計劃再次表明,對美中長期競爭的擔憂正開始左右美國兩黨的各種政策動向。

誠然,該計劃的核心是一項國內政策舉措,在拜登政府看來,該舉措將創造數以百萬計的就業機會並改善經濟狀況。但上周末,共和黨人大肆抨擊該計劃,認為這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份隱藏在基建偽裝之下的漸進式願望清單,通過上調公司稅為該方案提供資金將會扼殺就業。

然而,該方案中有很大一部分內容目的明確,即試圖讓美國站穩根基,與中國及其對基礎設施和關鍵行業的巨額投資一爭高下。拜登政府希望此舉引起北京方面注意。他在公布這一計劃時曾六次提到中國,有一次他說:“美國和中國及世界其他國家之間的競爭重點就在于此。事關一個基本問題:民主國家還能為人民創造福祉嗎?”

就在拜登宣布基建計劃之前,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和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Jake Sullivan)曾在阿拉斯加會見中國高級官員,當時他們特意對談話做了安排,議程上的第一項便是介紹美國國內的行動和計劃。這讓他們得以告訴中方,拜登政府正采取什麼舉措來抗擊新冠疫情,以及打算采取什麼舉措來強化美國的競爭地位。美國官員擔心,中國會認為長期而言美國的地位在下降,並將據此采取相應的行動,或許還會魯莽行事。他們急于防止中方產生這種印象,該基建方案則是這一努力的關鍵部分。

“這是我們國家安全戰略的核心,”沙利文接受采訪時說。“核心,必不可少,是我們國家安全戰略的基礎。”

誠然,與中國的競爭也為拜登政府的基建方案提供了一個趁手的賣點。而該方案中的一些條款——比如讓醫療補助(Medicaid)下的長期護理服務惠及更多人,或者拓展工會的組織權——對于強化美國在國際經濟競爭中的地位的確不是必須的。

不過,該方案的其他內容顯然是為了更好地與中國競爭而擬定的,而且在方式方法上得到了兩黨的普遍支持。

——為半導體製造和研究提供500億美元。這項提案將為國會兩黨在去年晚些時候推進的一項名為“CHIPS Act”的國防法案中提出的倡議提供動力和資金支持,以授權開展研究和提供補貼,增加國內的半導體製造,並減少在計算機芯片方面對中國的依賴。現在這些芯片對各種產品都至關重要。

推動扶持半導體產業的國會領袖包括阿肯色州參議員Tom Cotton,他是一個保守派,極少同意拜登政府的觀點。目前困擾美國汽車業的芯片短缺問題,支持了基建計劃中涉及芯片行業的觀點。傳統保守派反對聯邦“產業政策”,即由政府選擇特定的產業,給予支持從而推動這些產業,而芯片行業是在面對中國的進步之際,保守派摒棄其反對意見的幾個領域之一。

——撥出1,800億美元聯邦資金用于研發。政府資助純研究被普遍認為是正當使用政府資金,中國在這一領域的行動也更快。中國目前在研發支出方面位居世界第二,並一直在縮小與仍處于世界領先地位的美國的差距。

美國兩黨無法就拜登研發提案的所有細節都達成一致,特別是為氣候變化倡議劃撥巨額研究資金的內容,但這個想法已得到廣汎支持。從某種意義上說,這項提案標志著十年前為強製限製聯邦支出而啟動的“自動減支”(sequestration)預算機製最終出現逆轉;此機製曾迫使一些聯邦資助的實驗室裁減研究人員,甚至在某些情況下還關閉了設施。

——在美國商務部新設一個辦公室,預算500億美元,致力于把供應鏈從海外遷回美國。新冠疫情暴露出的許多問題讓美國人感到震驚,比如揭示出美國對中國產醫療用品的依賴程度。醫療衛生用品還只是其中的一個領域。

因此,需要運用一些聯邦激勵措施,促使公司將這些供應鏈遷回國內,這也提供了2021年兩黨合作的新契機。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