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悲]//@洋務先驅張之洞:這一會兒妹撅著一會兒你撅著,我一南方人差點兒給看激動了[憧憬]//@新土豆君_:我撅著還是撅著正宗點//@露噓:妹撅著我說話有口音啊

【東北人才是社交牛逼症的天花板】

最近有個名詞非常火,叫社交牛逼症。

顧名思義,社交牛逼症,就是說談吐能力極為專業、心理素質極為過硬、臨場反應極為發達等一系列行為。

如果你仔細思考兩下就會發現,社交牛逼這四個字的背後,就是簡簡單單的兩個大字:
東北。

/
東北人的社交牛逼症,基本上是靠語言來實現的。

東北人會嘮嗑這個事,是全國公認的。從一個字上你就能看出來。它就是:
咱。

牛逼的獵人,都是以獵物的方式出現。牛逼的社交,都是用親人的方式交往。

在東北,你的就是咱的,我的也是咱的,上到舞台下到市井,從親哥倆到陌生人,一個“咱”字都能代表一種無條件的接納。

向別人介紹自己家的孩子,從來不說我家的,而是直接來一句:這是咱家你大侄兒。
第一次見到朋友的父母,上來就得問候一句:咱爸媽身體真硬朗。

早餐吃得開心了,抬頭就問老板:咱家這店一天能賺多少錢啊?
如果這老板是個外地人,恐怕就會愣住一分鐘:咋了,這就想當合夥人了?

但這種擔心大可不必,因為說這種話的人往往還一口一個“咱東北”,也沒見他們真的做什麼。只有喝多了之後,他們才明確的表示:東北,那是咱們地兒。

不管你我他她它,東北人就一個字,咱。“咱”字一出來,原本是遠鄰就成了近親,原本是路人就成了家人,原本是陌生就成了老鐵。

就算是再生氣再暴躁,東北人也會說這麼一句——
咱倆出去嘮嘮?

/
社恐患者最大的問題有兩個:一是不敢開口,二是開口之後就冷場。
但東北人有種獨特的語言技巧,完美解決了這兩大難題。

他們往往會用一個疑問句做開場白,一問一答,聊天的氛圍就有了。

你穿件漂亮衣服走在街上,保不齊就會有人拉住你然後問一句:這衣裳老好看了,哪買的?
你開了輛新車等紅燈,突然就會看到旁邊司機把車窗搖下來問你:這車全下來多少錢呢?
你正興致勃勃地吃著飯,旁邊點餐的客人突然會伸過頭來:這啥菜呀,好吃不?

所以,和其他地方的人聊天,往往是“,。,。,。”,但和東北人聊天都是“??!??!”這樣的。

而且更關鍵的,他們的這些問號里,不光有好奇的激情,還有你擋都擋不住的熱情。

比如,東北人正在吃東西而你沒吃,對方會毫不猶豫地把食物伸到你面前,問你:“要不要整點?”
還有一位外地朋友來東北玩,給一位老大爺讓座,老大爺為了表示感謝,直接遞過去一顆煙,還問一句:“大妹子抽煙嗎?”

人文主義濃郁,關懷氣息熱烈,總而言之,在東北,人人都是社交牛逼氣氛組。

人人都問號,不管和誰,不管何處,都能問上幾句話嘮上幾句嗑,在這種氣氛下,你很難不社交牛逼起來。

打開局面後嘮起嗑來,東北人真正的殺手鐧是解構語言的“高級感”。

一旦沒有了高高在上的感覺,社交自然也就如魚得水了。

辣椒有多辣?嗷嗷辣!水果有多甜?嘎嘎甜!零食有多好吃?杠杠好吃!

你要是在家沒收拾,別的地方最多說一句:亂糟糟的。
但到了東北人這里,這就是哐哐的嘎嘎的長篇大論:瞅瞅你這外屋地造的,皮兒了片兒的。毛巾也不洗跟個粑粑褯(jie)子似的,趕緊給我酘(tou)嘍,不酘我當抹布擦地了啊。

別的地方也說曡詞,吳儂軟語說起來婉約又嗲,巴蜀方言說起來可愛又萌,但只有到了東北這里,你就感覺很親切很生活。

你看東北的這些詞,嘎嘎的,嗷嗷的,哇哇的,都很生活化。有鴨子叫的,有小孩哭的,有狗叫的,都是從生活中來到生活中去,讓你不由自主地想和對方好好嘮嘮。

他們有自己的一套語言體系,再書面的表達,到了他們那旮旯,都能很徹徹底底地給口語化了。

“這沒用”聽起來有點生硬,“這不好使”就有點勸慰了。
“他拉我”聽起來有點敵對的意思,“他扒拉我”就舒服了,讓人感覺想被扒拉兩下。
甚至一句帶有命令的“不讓釣魚”,說成了“咱們這不樣釣魚”,聽起來就舒服多了。

你看,東北人的社交牛逼症就是這麼神奇。無論是中氣十足的嗓門,還是抑揚頓挫的音調,你都能感覺到如沐春風的親切。

/
其實,東北這個詞吧,本身就很社交牛逼症。

東北的最北端是漠河,最南端是大連,黑吉遼三省和東蒙古都算是東北,南北相距一千六百多公里。
這個距離大概相儅於從北京到福建,或者四個江蘇省從南到北的長度。

而從那里出來的人,在別人問起老家是哪里的時候,都會回一句:“我東北的。”

什麼叫出生自帶社交牛逼症光環?這就是了,幾個省上億人都能當成老鄉,還有誰不能當自己人呢?

還記得疫情那會一個新聞——
當時衛健委公布了第一批馳援湖北的醫護人員名單,共計11921名。

這其中,東北三省的醫護人員足足有2340名,約占全國馳援醫護人員的五分之一。

就連捐贈物資留言的時候,東北人都是一如既往的社交牛逼症,輝山乳業的牛奶箱子上還特意寫了兩句話:牛奶是捐的,隨便喝;醫生是借的,還回來時一個都不能少。

物資成噸成噸地捐,醫生一飛機一飛機地送。這就讓每一個人都真切地感覺到,東北真是咱們的,咱們也是東北的。

當然,東北人從不覺得自己自帶社交牛逼症,在他們眼里,讓社交現場不那麼冷是一種本能,就像說普通話一樣。
“因為社交牛逼症被大家夥兒稀罕,我們也是真昧想到啊。”

ñ4.5萬
2563
6163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