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商報

媒體認證
2021年1月20日 19:13

【#離職騰訊入職位元組跳動被判賠143萬#】近年來,互聯網行業的競業限制案件呈多發趨勢,高賠償額逐漸成為常態。1月18日,中國裁判文書網公開了一則騰訊前員工與騰訊的勞動合同糾紛一審民事判決結果,騰訊前員工唐某因違反競業協議,深圳市南山區人民法院判令唐某返還競業限制補償以及支付競業限制違約金共159萬元。

判決書顯示,唐某於2017年10月入職騰訊科技(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騰訊」),任音視頻技術研發。2018年唐某與騰訊簽訂了《競業限制協議》,約定離職之後的兩年內為競業限制期,限制期內不得與阿里巴巴、百度、奇虎360、位元組跳動(今日頭條)等公司及關聯公司建立勞動關係、勞務關係或其他任何形式的服務。如果唐某違反該協議,就要賠付騰訊24個月的平均工資,按離職前十二個月平均工資5.9萬元來算,就要賠付超過140萬元。

除了任職的公司有限制,競業協議還約定唐某需要每月以郵件的方式告知騰訊人力資源部離職后的情況,如果唐某隱瞞信息或提供虛假信息,也要承擔違約責任。

2019年3月,唐某因個人原因從騰訊離職,騰訊公司稱,離職後唐某沒有按照約定報備就業情況,公司多次電話要求其反饋就業情況,唐某接通后以開車為由拒絕反饋,其餘電話均不接聽。

據騰訊公司調查,唐某離職后入職了位元組跳動(今日頭條)公司,天眼查APP顯示,今日頭條科技有限公司的股東為位元組跳動,正是跟騰訊有競爭關係的公司。

騰訊還向法院提交了部分視頻及截圖,根據拍攝視頻顯示,唐某在出入今日頭條的辦公場所時,持有門禁卡進出。隨後唐某辯稱去今日頭條的辦公場所是去拜訪朋友,了解行業動態,並且表示騰訊公司的拍攝屬於違法取證,但確認了被拍的對象就是自己。

唐某辯稱他從騰訊離職后沒有與其他公司建立勞動關係,一直處於失業狀態,僅通過北京眾合天下管理諮詢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51社保)代繳五險一金。

經過深圳市南山區人民法院的審理,唐某未按照約定告知騰訊公司其實際就業情況及競業限制履行情況,該行為構成了違約,也違背了誠實信用基本原則,並且唐某不能對其在上班時間頻繁進入競爭公司的行為作出合理解釋。

最後法院認定,唐某作為負有競業限制及保密義務的高級管理人員,違反了競業限制協議應依法承擔違約責任,需要向騰訊公司返還已領取的競業限制補償金約15萬元,並按競業限制協議的約定支付違約金約143萬元,此外還要繼續履行競業限制義務。http://t.cn/A65LTT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