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aking# 天啊,超模 Natalie Westling 宣布成為跨性別者,改名 Nathan Westling。

以下是 CNN 這次專題報道的全文翻譯:

當我問 Nathan Westling,鏡子裡的自己有什麼變化時,他說那是一個“更男性化的自己”。他的紅發被剪短,聲音更低沉,輪廓更硬朗… 盡管他比之前胖了二十磅。(22 歲的他說,“但是我看起來蠻棒的,我在逐漸適應成年男性的身體”)

他失望的是,自己還沒長出胡子,除了這點,他和聖莫妮卡的那些滑板少年也沒什麼兩樣——除了身上超凡脫俗的美。

直到最近,你翻開任意一本時尚雜志,都能看到他的身影。2013 年還叫 Natalie Westling 的他在 Marc Jacobs 秀場出道,從此之後模特事業逐漸走向輝煌。他曾經為 Louis Vuitton、Versace、Prada、Chanel、Dior 與 Alexander McQueen 等品牌拍攝廣告,登上過多個版本的 Vogue 封面。

去年四月,Nathan 的人生重心從模特事業轉移到了自己身上。在接受了十年時間的抑鬱症藥物治療與心理治療後,他終於決定勇敢面對那個潛意識裡自己一直明確知道的,一切病痛的真實原因。

“到了臨界點,我甚至厭倦活著,一切都歸因於我當時的生活和生活方式。我一直都很疑惑,為什麼其他人一起床就感覺良好,可以做任何事,我做不到。”

“轉變路上並不全是陽光和彩虹。最開始的兩個月很難, 之後我看到了身體上的改變,精神狀態上的改變,我好像終於醒來了,開始真正的過活。我很開心。我無法想象再過回以前的日子了,那是真正的黑暗時光。”

到今天為止,Westling 已經服用睾酮素六個月了,他非常樂觀,還跟我們毫無戒備心地分享自己要去做手術,重塑胸部的構想。他想搬去紐約,想跟跨性別群體建立聯系… 當然,他還想回到時尚界繼續工作。(去年十月份巴黎時裝周後她就沒有工作了)

他還談了在 Arizona 的 Scottsdale 長大的感覺。那裡的人們“看(跨性別者)我們這種人,或者 LGBTQ 群體的眼神,就好像在看怪物。那是因為他們無知,沒有受過教育。” 在他就讀的那所三千多人的高中裡,Nathan 只見過一個公開出櫃的男生,這讓他覺得,自己無法安全地向別人傾訴性別焦慮症帶來的困擾。

“我到現在都還記得學前班的時候,我在操場上跟女孩子們說話,覺得自己無法融入她們,根本無法跟上她們的思維邏輯與談吐節奏,我們的肢體語言也不同。後來跟男生聊天,一切才變得順利許多。這就是我(質疑性別)的啟蒙時刻。隨著時間推移,我慢慢長大,到了青春期,身上的一切矛盾和自我懷疑更顯著了。”

Westling 十六歲時,媽媽看到越來越高,越來越瘦的他,想到了自己未竟的夢想,於是她逼著 Westling 進入了模特行業——哪怕他自己非常反對。(“我是跟模特業完全相反的那種人,我活在滑板上!)Westling 提到這段模特生涯時說,在時尚界工作幫了他,讓他與自己的跨性別身份達成了和解。

他說:“做模特很酷的地方是,我能夠一直地扮演角色。在不同的造型和妝發下體驗不同的人生,也幫助了我去了解自己,讓我得以看到如此多樣的自我,也幫助我發現,這才是我應該成為的人,這才是我應該去走的路。”

跨性別模特在時尚界幾乎是空白的存在。六十年代攝影大師 David Bailey 拍了英國模特 April Ashley的 Vogue 大片,1971 年 Tracey Norman 在得到攝影大師 Irving Penn 的喜愛後也拿下了 Vogue 內頁大片… 但是在兩人坦白跨性別者身份後,他們的模特生涯戛然而止。

現在 67 歲的 Norman 說:“時尚就是幻象。這一扇門曾經向我打開,我勇敢地走了過去,緊接著,這扇門又被狠狠地關上了… 門關上後,我就再也不是一個女性了,也根本得不到身為女性應得的尊重。那些曾經叫我“她”的人也改口叫“他”了——這不是我,也不是我認同的我。就好像我這個人,從來沒有存在過一樣。”

直到上個十年,跨性別模特才得以在高端時尚界嶄露頭角。2010 年巴西模特 Lea T 成為了第一位拿下頂級時裝廣告的公開跨性別者。五年後,Jean Paul Gaultier 的繆斯 Andreja Pejic 登上 Vogue …之後跨性別者的職業待遇才得到改善,包括 Teddy Quinlivan、Hari Nef、Dara 在內的跨性別模特得到了更多工作…

女模的日子越來越好,與之相對的是,公開的跨性別男模在時尚界非常罕見。Nathan Westling 回到時尚界的那天,他一定會成為最頂級的跨性別男模。他和經紀人已經與許多過去的客戶做了溝通,得到了非常多積極的反饋。我們采訪的前一天,他剛剛拍完了一本大刊的封面(但是他不告訴我們是哪本),盡管不想披露細節,他還是告訴我們,那些曾經非常親密的設計師好友,這次都堅定地站在了他的身邊。

但除了這張封面,Nathan 覺得自己模特生涯的前路並不明朗。“我們得等著看看這個故事會怎麼影響時尚界!我沒有擔心,我覺得這能帶來一些積極的改變,我很興奮,非常非常興奮。”

現在,他享受著被叫“先生”的樂趣,珍惜朋友與家人們的陪伴。“我感覺我這輩子都戴著面具生活。終於拿開了面具,我感覺… 不知道。我不再活在不屬於自己的軀殼裡了。我不用再表演,不用再假裝自己是別人了,也不用再卡在 in-between 的人生狀態裡了。”

“這是一段很棒的旅程。我非常開心自己這麼年輕就能走上這條正確的路,這是我的福氣啊。”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