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文為迪拉寫在金音獎之前
印證了「所有的安排都是最好的安排」最句話[酷][酷][酷]
-->照片為國蛋11月憑【嘻哈囝】獲得金音獎 最佳嘻哈單曲獎
---------------------------------------------------------------------------------------------
我是迪拉
恭喜紙博士 國蛋 以「嘻哈囝」入圍最佳嘻哈單曲,對於不斷與創作格鬥的人來說,每次公布入圍獎項之際,很可能都有種「時空跳躍」的感受,放下正在近身肉搏的作品,跳回當初製作這些音樂的那一刻,而我還記得,為了顏社當時籌辦的嘻哈囝計劃,我委託了國蛋製作一首貫穿整個計劃的主題歌曲,一首代表我們台灣嘻哈孩子的歌。
錄音當天我發現,寫出來的歌遠遠跟我計劃的層次不一樣,國蛋總是用另外一個空間的次元刀,不從正面下刀,卻切出一塊肉你沒想象過的紋理,吃起來卻超乎你想象,這就是這款肉原本該有的味道啊。
從三四年前,國蛋開始自己研究做beats,一開始我覺得太過簡樸單調,到了嘻哈囝這首歌,終於有種他找到自己的風格了啊,一種綿綿無盡韻味悠長的特別風格,一種你即使拿手機或者最差的計算機揚聲器播放,完全無損其魅力的特別風格。詞曲相得益彰,在當時華山的嘻哈囝展覽會場單曲連續播放了幾天,不但策展人員們人人都被圈粉,當時也在網路上聽到很多人偷偷用手機側錄,每天留言問我們什麼時候會釋出正式版本的現象。
這是一首在對的時間出現的歌,台灣嘻哈從幾代人的努力綻放出花朵的時刻,本地嘻哈很可能今後也得走一回美國老大哥那趟大量粗製濫造商品充世的老路,但希望每當這首歌的前奏響起,我們都還能一起記得曾經純凈又輝煌的年代,就像今年的金音獎嘻哈獎項入圍名單一樣。
至於佑佑也入圍了最佳嘻哈單曲和嘻哈專輯,我知道瘋魔如他,此刻心中想的完全是未來的事情,這孩子從不戀棧過去,我無需恭喜他,當年和他一起製作甘蔗人的回憶並不如甘蔗那麼甜,可能需要過個幾年才能好好寫出來,此刻需要的是把我的老命跟他拼上,幫他把未來要發生的事情干到淋漓盡致就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