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7月8日 16:24

好難熬

貓病專家 2020年7月8日 12:55

昨晚傾盆暴雨,半夜十二點多120送來一個車禍病人,肇事者是一名外賣騎手,光著一隻腳在醫院跑來跑去,我一看他腳上都是傷,問他為什麼不穿鞋,他說傷了好幾天了一直沒處理,根本穿不了鞋。病人又是失獨老人,據肇事者說這些天送外賣每天看見她一個人在那條街上遊盪,猜可能是流浪街頭,她從事故后一直昏迷不醒,沒辦法聯繫到親屬,住進ICU之後生死未卜,現在所有治療費用肇事者都必須承擔。從頭到尾溝通下來他沒有任何推脫,只是很懊惱地跟我說:你知道嗎,昨晚雨真的太大了,我根本看不清路。
那一瞬間我突然被一股巨大的悲傷打倒了。有人在考場上奮筆疾書,有人在洪水中掙扎呼救,有人在屋檐下苦苦等待一個答覆,有人一頭撞進始料未及的生死未卜,這場雨真的太大了,真的太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