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去法院告都沒用,法院的人會告訴你,別瞎折騰啦,浪費時間的,我特么的就說一句,告就完啦,初級不行就中級,中級不行就高級,行政單位最怕你告他(親身體驗啦)

劉新征 2019年5月11日 19:57

看到女兒被同班男生霸凌,父親捅死男生的案子,當時心裏嚇了一跳,還以為前兩天找我傾訴的大學同學做了傻事。。。和案子里一模一樣,我同學家的兒子因為被學校霸凌,得上了應激障礙症,被迫退暫時休學,更讓他難以接受的是學校的態度,學校第一是否認,第二是相關監控視頻拒不提供(前兩天我還發微博求助要視頻的辦法),找當地派出所,得到的也是推諉,我同學最後開始走上訪路線,可能實在是憋屈,找不到人聊,跟我微信上聊了很久(實際上我們也十幾年都沒聯繫了),還被我數落了一頓,我說你也是憤世嫉俗半輩子的人,沒想到臨了還相信上訪,跟TM中年閏土似的,這點事兒要的不是賠償,而是你的兒子受到了這麼大委屈,你一個當爹的竟然不能fuck回去,你兒子對這個家怎麼看,你連堵校門的勇氣都沒有,連讓霸凌人的熊孩子及其家長感到麻煩的勇氣都沒有,他跟我說,如果鬧大,怕是校長和班主任都要麻煩,怕擔心孩子將來,我說我想不到那麼遠的未來,你這麼說,是準備讓孩子為了將來把委屈吞下?你的屈服會被霸凌方當做你深明大義,還是軟弱可欺?後來也覺得自己說得有點多,就自己閉嘴了。沒想到一周以後,在其他地方就出了這個悲劇。。。我不止一次在微博表達過,如果我的孩子被這等霸凌,我是不會去找什麼公共機構尋求公道的,我只要霸凌者本人同態代償,同時完全接受公權因此做出的處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