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來也就不說話了,喜歡把事情放在心裡慢慢發酵,所有的沉默都成了自我保護的獨家武器,面對再熱烈的人情與世事都難以感動。突然發現,我的孤獨與他人無關。」 ​​​​